第469章 道出实情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69章 道出实情

沈如画心头咯噔一下。 雪姨怎么会知道小米粽的事情? 刘婶至今不知道小米粽的事情,只当江雪是在开玩笑,便说:“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,赶紧给我滚!滚得越远越好,别来破坏我们家小姐的好日子!” 想起沈宅在五年前经历的那些事,刘婶就气得发慌,索性去捡树枝要赶江雪走。 却听见沈如画喊了一声:“等一下!” “小姐……” “刘婶,”沈如画阻止刘婶,朝她颔首,说道,“你先进去吧,我有些话要跟雪姨谈一谈。” “可是……” 刘婶觉得很不可思议,怕江雪又胡说八道些什么,惹得沈如画不高兴。却见沈如画朝她笑了笑,示意她‘我没事’的眼神。 她只好点了点头,朝里走去。 始终放心不下,一步一回头地朝沈如画看上几眼,并且没敢走太远,守在远处悄悄张望着,只等一有不对劲就可以冲上去拦下江雪。 沈如画开了门,让江雪进了屋,却没将她请进客厅里。 “雪姨,不好意思,不能让你进屋里说话了,我家小米糍还阿诺都在,有些话说出来不太方便,我们去后院的凉亭吧。” “行。” 沈如画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江雪到底想要说些什么,却又怕上了雪姨的当,所以故意压着速度。 等到了凉亭,她这才问道:“雪姨,你今天来,到底是想说什么的?你可知道我现在的身份,如果你有说一句假话,知道你会担负什么样的后果?” 沈如画脸上看似平静无波,可天知道她心头紧张极了,双手紧紧揪住,一颗心早就悬在了嗓子眼里。 江雪听出沈如画话里的警告之意。 默了默,她说:“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你放心,如果今天我有说一句假话,天打雷劈!我……” 沈如画对她发的毒誓丝毫不感兴趣,摆了摆手,说道:“雪姨,你直切主题吧。” 江雪深呼吸了一口气:“有一件事,我藏在心里已经整整五年了。我承认,我之所以瞒着,全都是为了我们家天音。她喜欢赵晨枫,我就帮她嫁给他,可那家伙忘恩负义,根本就不值得天音对他好。就在今天,赵晨枫那个烂人还跟我们家天音摊牌,说他要跟她离婚。既然都这样了,我也就没什么可瞒着的了。” 话题到此,才真正引入主题。 她抬起头来,“那天我给你打电话,说天音为了赵晨枫患了不孕之症,这一点不假,只是还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。” “到底是什么事,你快说!” “天音不是最近得的这个病,而是在五年前,就在沈宅那场大火后不久。那天火势太大,我跟天音都被困在别院里,眼看着大火就要烧上来了,我不得不带着天音从二楼跳了下去。” “……”沈如画捂嘴,掩饰不住脸上的震惊。 怀着孩子跳下二楼,那肚子里的孩子不就? 江雪轻嘲一笑:“你猜的没错,那之后天音就流产了,身体很虚,或许是老天有意报应,还害得天音落下了个不孕之症。知道自己怀不上孩子,她哭得很伤心,那孩子对赵晨枫是一片痴心啊,说怀不上孩子,以后就没办法跟赵晨枫在一起了。”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,即使江雪再狠,对自己的女儿倒是不坏。 江雪叹了口气,继续:“我心疼她啊,这个时候却让我无意中看见了你。你大概不知道,我有个亲戚是涪天市人,那次去走亲戚,就正好遇见你住在一家很偏僻的招待所里。” “……” 听到这里,沈如画再次讶然,原来江雪一直都知道她的下落。 讶然之余,有发觉不对劲。 等等,如果沈天音是五年前那场火灾就落下不孕之症,那么思奇那孩子是怎么得来的? 蓦地一个激灵,难道,思奇其实是…… 看出她眼底的迷惑,江雪给出了答案:“你大概应该想到了……为了让天音有个孩子,并且还能瞒过赵晨枫,我就偷偷守在你家周围,就是为了等你生下孩子后,好抱走孩子拿去交给天音……我没想到我运气那么好,能遇上你怀了一对龙凤胎,而且你身边没男人,就只有一个年纪还小的阿诺,我才顺顺利利抱走了思奇。” 沈如画听她断断续续说着,脑子却是清晰的。 那一刻,连呼吸都停滞了。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江雪那张脸,无法想象这个恶毒的女人怎么会为了自己的女儿,而抢走她的孩子,既然她也是个目前,就应该知道失去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,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! 心头一阵阵抽痛,好不容易缓和过来,她想到了思奇…… 思奇,思奇就是她的小米粽! 难怪看见那孩子的第一眼,就觉得特别亲,而且他和小米粽也合得来,原来这些都是有原因的! “江雪,你太歹毒了!好歹我也算是你的继女,你怎么能对我这么狠?”沈如画眼睛都红了,胸腔里充满了火气。 “你知不知道这些年,因为思奇的走丢,我自责了多少次?还有阿诺,他一直认为是他弄丢了思奇,这些年他待在我身边,小小年纪就担负着爸爸的角色,你知不知道他有多辛苦?!” 沈如画说话的语气很重,这还是她头一次这么对江雪,‘思奇就是小米粽’的消息刺激得她一颗心砰砰跳着,剧烈得要跳出来。 “如画,我错了,我知道我错了,我对不起你。真的很对不起,就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罪孽太深,所以才来告诉你一件事。如画,我知道我们娘俩对不起你,但是看在养了思奇这么多年的份上,你能不能……” “不要说了!你闭嘴!” 沈如画忽然大喝出声,整条街的人几乎都能听见她的怒吼了。 前所未有的严厉语气,令江雪的脸色都白了,但想到思奇,她又壮着胆子说:“如画,你恨我怪我,我都知道,这些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赵晨枫他已经知道思奇不是亲生的,我担心他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