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章 身体,竟然在一瞬间亢奋起来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7章 身体,竟然在一瞬间亢奋起来

她连忙飞奔出去,在花园里找到那几株小苍兰花,深深的嗅个满肺,让苍兰花的清香淡雅冲填满自己的身心脾肺…… 随后,她取出手机,从各个角度拍下这一株小苍兰花。 找到最后的角度后,她又多拍了好几张,这才回到画室里,坐在画架前,仔细观赏着照片里的小苍兰。 几分钟后,她恬美一笑,连忙在画架上铺好画布,对着照片,开始画起来。 ……………… 不知道画了多久,沈如画画累了后,就趴在窗边睡着了。灯光下,她纯美的小脸微微侧着,睡得正静好。 这是一道极美的风情,一种能够净化世俗喧嚣的安然。 在没进门之前,厉绝还有些懊恼,从酒吧出来后,不知道怎么的就稀里糊涂来了这里,却无意间撞见如此美好的一幕。 这个时间她早就该回去了,但她还在,而且就在画室里睡着了。 他松了松领带,轻步走到画架前,目光落在画布里只完成一半的图案上,看不出是什么品种的花,但莫名地觉得好看。 再看向倚靠在是石墙上就能睡着的小女人,厉绝的唇角,不自觉地勾起一抹浓郁的笑意。 他厉绝在商场上一向都是冷酷的,尤其是对待敌人,从来不留情面,对自己想得到的东西,更是不择手段的掠夺。 可对她,他却是屡屡做出连自己都觉得反常的行为。 他不自觉地变得温柔,哪怕是在吻着她的时候,他就像是捧着一尊易碎的陶瓷品一般,生怕重一分,就会弄伤了她。 思及此,厉绝原本感觉到疲惫的身体里,竟然在一瞬间亢奋了起来。他走到她身边,脱下休闲外套,轻轻的披在了沈如画的肩膀上。 带着体温的衣物一旦盖上,就惹来沈如画一声不经意的轻哼。 完全是毫不自知的,无意识的,在睡梦里才会发出的声音,却轻易地勾起了厉绝身体的火焰。 霎时,那股火,疯狂地想身体的某个部位呼啸而去! 不知道用了多大力气,才终于压制住了那股躁火。 看着仍在熟睡,毫不自知此时的自己是多诱*人的沈如画,厉绝是哭笑不得,他无奈地笑了笑,决定抱她去里屋睡一会儿。 厉绝轻轻地将她的身体勾进自己怀里,随后打横抱起她,动作尽量温柔,小心翼翼地将她轻放到席梦思床上。 说实话,这个举动其实挺为难厉绝的,他在酒吧喝了酒,这会儿正犯晕,要把她抱进去,还要轻手轻脚,着实有点难。 果然,放她在床上时,不小心力道重了点,沈如画一下子醒了。 她扭了扭身体,极不情愿的睁开睡意朦胧的眼。 忽然看到厉绝那张放大数倍的俊脸時,沈如画吓了一大跳,有些惊慌失措,“厉……厉先生……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 问出口后,沈如画自己都黑线满额了。 这里明明就是厉绝的别墅,他当然随时都可以来。 沈如画闻到呼吸里满满的酒气,猜到他大概是刚刚喝了酒,不禁脱口而出:“你是不是喝了酒?” 厉绝皱了皱眉,转身往浴室的方向走。 但刚走几步,脑袋就有些犯晕,看他的样子像是要摔倒的样子,沈如画赶紧起身抱住他的胳膊:“厉先生,你没事吧?” 一股好闻的甜香味儿蹿入鼻息里,令厉绝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。 他轻轻拧了拧眉,拂开她抱住自己的手:“离我远点,否则,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!” 说着,他跌跌撞撞往前走去。 一个不慎,脚下绊倒什么东西,他的身子就往一旁栽去。 “小心!” 沈如画大骇,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他结实的腰际,两人双双倒下来,厉绝的身子重重地撞上她的,顷刻间覆盖住她的身体。 后脑勺也被撞得生疼,一时眼冒金星,沈如画痛得闷哼了一声,紧接着唇上又是一痛,竟是被生生咬了一口。 她惊魂未定,睁大了眼睛,对上的却是一双炙热如火的黑眸。 厉绝喉间动了动,皱眉盯着她,好半晌才吐出几个字:“傻瓜!让你离我远点儿的,为什么不听话?!” “……”她不敢说话,眨巴着一双如小鹿般精灵的大眼睛,显得那般的无辜。 他为什么要生气?她做了什么他生气的事吗? 噢,对了,难道是因为她不小心睡着了? 她闪动的明媚眼睑,就像一把撩人的刷子,厉绝看着她,一股急火涌了上来。 下一秒,不由分说,就重重地吻了下去。 他的速度太迅猛了,啄住她的唇,就反复缠卷着,她感到害怕,本能地挣扎着,却听见厉绝嘶哑的低喃声。 “别动!那天你让不速之客闯进我家,小小的惩罚一下,是必须的!”他的口吻又气又恼,还有点像是在撒娇。 原来,他还在气恼生日趴那天的事…… 真是个记仇的家伙! 吻,变得温柔起来,带着舌尖的勾缠,在她芬芳的口一遍遍地舔刷着。甚至,她能感受到他舌头上的粗糙纹理。 慢慢的,身体有了异样的暖意。 心神俱醉的感觉占据了全身,充斥整个头脑,让沈如画无法思考,无法挣脱,只能在他的温柔旋涡中沉陷…… 直至最后,唇上忽然一凉,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。 接着,身上的压迫感似乎比之前减轻了许多,而厉绝紧紧钳制着她的双手,也慢慢松懈下来。 沈如画缓缓睁开眼,静静的看着歪倒在一边呼呼大睡的男人:挺直的鼻子,清冽的轮廓,线条柔和的唇…… 傻瓜!让你离我远点儿的,为什么不听话?! 真是一种独特、霸道、却又透着体贴温柔的表达方式。 他身上是一股浓重的酒味,就这么放着他不管也是不妥,沈如画转身去屋外,打算叫个人进来帮帮她。 可出去后才发现,他是一个人过来的,连车子都没开来,估计是叫的计程车。 她便掏出手机来,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,真糟糕,连充电器都没有带,这该怎么办? 她想给秦卫打电话,哪知道在厉绝身上搜了半天都找不到手机,不知道是不是他酒醉以后丢了。 沈如画撇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厉绝,不禁叹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