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1章 救思奇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71章 救思奇

正是这一声声‘爸爸’二字,越发叫赵晨枫感到耻辱。 大概是被赵晨枫凶神恶煞的神态给吓到了,思奇果然不再哭闹,但隐隐还是有抽噎声从喉咙里发出,即便是电话那头的厉绝也能听得到。 厉绝只觉得一阵脑子充血,脱口逸出:“赵晨枫,有本事跟我斗,拿孩子撒气有什么意思?!” “好!我就找你!”赵晨枫一字一眼地说着,每个字都透着恨意,“这里是欢乐谷,丑话先说在前头,不许叫警察,否则你儿子就没救了!” 电话被他挂断,话筒里传来嘟嘟嘟的急促声。 厉绝瞪着手中的手机,恨不得狠狠砸出去以泄心头之火,可他知道这根本不抵用,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赶紧救思奇! 他第一时间叫上阿标,带了一小部分人手赶去了欢乐谷。 ……………… 欢乐谷,摩天轮上。 赵晨枫挂断电话后,一直在怔怔地发呆。 思奇怕高,却又更高此刻的赵晨枫,尤其是他刚才那句‘给我闭嘴,我不是你爸’,吓得他连气都不敢出了。 他不明白爸爸在说什么,爸爸就是爸爸,怎么会突然不是他的爸爸了呢?爸爸到底是怎么了,他一向很好,也很爱他,还给他买很多的玩具,为什么爸爸会突然变成另一个人呢? 想到刚刚爸爸吼他的样子,他就不禁瑟缩了下脖子。 但视线往旁边一扫,就又吓了一大跳。 好高啊! 小不点吓坏了,下意识地站到赵晨枫身边,又怕惹恼了他,就小心翼翼地伸手抓住他的衣角:“爸爸,我怕……” 赵晨枫依然僵直着身体,直到思奇又一声怯生生的呼唤,这才回过神来。 当他看到思奇眼中那一汪眼泪后,心脏似乎有片刻的跳动了,这次他没能强硬起来,翻滚的思绪渐渐沉淀下来。 他深呼吸,“等着……一会儿我带你下去,你跟着我,不许到处乱跑。” 见他脸色好了许多,思奇以为爸爸又变回了那个爸爸,眼泪一下子就止住了,双手抱住他的胳膊:“爸爸放心,我会很乖的,绝不乱跑。” 赵晨枫咬了咬下颌,心情说不出的复杂。 摩天轮速度很慢,几分钟后才能到达地面,思奇一双小手就这么紧抓着赵晨枫的手臂,一开始还微微有些发抖,后来慢慢就好些了。 到达地面后,他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。 “爸爸,我想吃冰淇淋!” “爸爸,你能带我去玩飞船吗?” “爸爸,我想吃那个粉红色的棉花糖。” “爸爸,你敢去玩鬼屋吗?跟你讲,我敢哦。” 赵晨枫看着眼前毫无戒心的思奇,一时间心乱如麻。 但很快,他想到之前在市政大楼里失利时的场景,他在所有人面前被丢尽脸面的画面,心头一点点变得黑暗。 而此时,似乎也有人认出了他,正朝着他指指点点。 “诶,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新闻里报道的贾斯汀前负责人啊?他不是被警察带走了吗,怎么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?” “那个是他儿子吧?知道他是那种下三滥的人吗?要是我的话,根本就不好意思带儿子出来,那还敢出来丢人现眼啊。” 那些人看似压低了嗓音,其实都能听见,赵晨枫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表情很不好看。 他拽住思奇的手,就朝另一边无人的区域走去,那地方大概还在扩建,根本就没几个人经过,赵晨枫一眼挑中这个地方作为谈判的最佳场所。 于是想也不想,直接带着思奇往一个旋转阶梯拾阶而上。 到了这时候,思奇见到不对劲了,仰头看向他:“爸爸,你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?这里什么玩的都没有。” 赵晨枫回头看向思奇,什么话都没有说,只是抬起右手,忽然一个快手刀砍在了思奇的颈脖间。 只见思奇像一张纸片人一样,头一歪,就倒在了赵晨枫的怀里。 赵晨枫弯腰将思奇抱起,并将他小心轻放到一旁的角落,起身后掏出手机来,拨通了厉绝的电话号码。 “喂,厉总。” ……………… 沈如画在家里等得坐立不安,最后实在是受不了等待的煎熬,于是拨通了林静的电话号码。 她知道,秦卫和阿标是一定不会告诉她厉绝的去向,她只能从侧面入手,而这最好的人选就是林静。 她是厉绝的秘书,虽然是替他处理公务的,但说不定能知道他的踪迹。 电话很快接通,沈如画匆匆地问:“林秘书,厉绝呢?” 林静的声音微微有些惊诧:“厉太太?额,厉总不在公司。” “我想问问他现在在哪……”沈如画踌躇了一会儿,“我知道他肯定是和秦卫还有阿标他们出去了,能告诉我他的去处吗?说不定我能帮上忙。” 林静讶然。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厉绝在忙些什么,只是看见秦卫和阿标带着一队人马跟在厉绝身后出去了,而且每个人脸色都显得很凝重,似乎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。 她打电话给秦卫,没想到秦卫连她都要瞒着,硬是不说去做什么,只是说去一趟欢乐谷,要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。 她当时就觉得很纳闷,见什么客户,竟然去欢乐谷见?难道厉氏也要开发游乐场了? 犹豫了好一会儿,林静才说:“我只知道他们好像去了欢乐谷,但具体是去做什么,我并不清楚。” 欢乐谷?! 沈如画心头一凝,带孩子去,欢乐谷的的确确是最好的选择! “好,我知道了。谢谢你。” 挂了电话,她牵着小米糍的手,将她交到刘婶手里,并叮嘱道:“要听话,不许跑出去,一会儿小舅舅就回来了,让她陪你玩会儿。” 小米糍眨了眨眼睛,响亮地答应:“知道!” 转过头,她就拉着刘婶的手,大声说:“管家奶奶,我想去给馒头喂些吃的,好不好?” “好是好,不过我们先说好,不能喂它吃太咸的东西。” “哦。” 小米糍很乖巧地点点头,浑然不知沈如画要去办很重要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