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2章 我替他跪!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72章 我替他跪!

沈如画目送小米糍和刘婶去了后院,这才赶紧出了门,她没交上保镖,而是叫了一辆计程车。 车子很快抵达欢乐谷,里面太大,她上哪儿去找厉绝和思奇? 忽然,有路人经过身旁:“刚才看见那个最近在新闻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渣男,就是那个姓赵的,好像是贾斯汀还是什么建筑事务所的负责人,被人拍到带个小孩在欢乐谷里呢,这人也真是脸皮厚……” 沈如画一惊,下意识地返身去拽住那人的胳膊:“等一下!请问你说的那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 “好像是往那边走了。”对方指了个方向。 沈如画扭头,远远看去那地方好像还在建中,四周还被封了起来,看起来的确很适合藏人。 “谢谢了。”她二话不说,赶紧往那个区域走去。 来到那栋楼前,四周都是废墟,外面看不到什么人,只隐约听见从楼上什么地方传来人说话的声音。 一定是在楼上! 沈如画拔腿就往楼顶走去。 她在四周转了一圈,才在房间一侧找到了一个旋转阶梯,大约是通往楼上,于是就小心翼翼往上走去。 渐渐地,能看到两个人影。 就在不远的地方,她看到赵晨枫铁青到近乎狰狞的表情,而厉绝背对着自己,一贯从容不迫地站立着。 他的声音清冷,带着些微讽刺:“赵晨枫,孩子是无辜的,你对一个孩子也下得去狠手?” 沈如画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密密起了冷汗,他们在说什么?难道,赵晨枫真要对思奇动手了? 不!那是她的小米粽,她还没有和他相认呢! 双腿一阵发软,险些站不住双脚,沈如画用力掐了自己一把,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。 “孩子孩子孩子个屁!他又不是我的孩子,我只要一想到白白替你养了五年儿子,我就觉得是人生一大屈辱!” 赵晨枫冷冷的声音传来:“不过也正好,趁你儿子还在我手里,厉绝,你必须听我的!否则,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来!” 只见思奇就在墙角下,而赵晨枫杵在石墙前,右手边就是一处断崖。 阿标和手下们就埋伏在四周,见此阵仗都恨不得冲上去制服住他,厉绝暗中做了个手势,让他们不得打草惊蛇,更不得擅自行动。 阿标等人只得退下来。 厉绝显得很平静,问道:“好,我听你的,你想让我怎么做?” “我要你给我下跪!”赵晨枫一字一眼地说道。 阿标在外围听着,按耐不住,骂道:“你个混账东西,敢让谁……” “阿标!退下!”厉绝突然大喝了一声,狠狠瞪向他,“你给我下去!” “厉少,您不会是……” 厉绝再次怒吼道:“我让你退后!” 阿标只能硬生生强压下心中的火气,往后退了几步。 看着这一幕的沈如画,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,手脚冰凉,大脑里一片空白。她知道厉绝是一个多么骄傲的男人,就连她都没有见过他下跪的样子,更何况是赵晨枫。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,赵晨枫竟然让他下跪,太可恶了! 她看着厉绝直立的身子一点点弯曲下来,然后是曲起了左腿,慢慢地再是右腿……最后一秒她再也看不下去,从玄关处冲了出去。 “不要跪!要跪也是我来跪!” 沈如画朗声说道,并直直地冲到了两人之间,一把推开厉绝,噗通一声跪在了赵晨枫面前:“我替他跪!赵晨枫,只要你肯放了思奇,让我跪多久都行!” 厉绝并不知道沈如画竟会此刻出现,惊讶之下,被推开了一米多远,竟说不出话来。 而同样惊怔住的还有赵晨枫,他想不到,沈如画竟然愿意代替厉绝下跪。 他原本是想羞辱厉绝的,然而此时此刻,看着这副画面,却让他的心脏揪痛不已,他想不到沈如画爱厉绝爱到如此地步,竟肯为了他,做这种屈辱的事。 沈如画直挺挺地跪在地上,手心冰凉,出了一手的汗。 她声音低低的,像是祈求:“晨枫学长,我只求你放了思奇,看在我们曾经的情分上,不要伤害他好吗?” “丫头,你给我起来!” 厉绝大喝,怎能容忍自己心爱的女人做这种事情,该在此刻站出来保护老婆孩子的是他,而不是她,他不允许她做这种羞辱自己的事! 他瞪视着沈如画,深邃的眸色下情绪涌动,既心疼又恼怒。 该死的女人,她怎么那么傻,如果不是他做这种事,赵晨枫能解气吗?这个傻瓜! 下一秒,厉绝走过去要扶起她。 却被沈如画再次推开:“你走开!我偏要跪在这里!” “丫头,你别犯傻!”厉绝再次大喝。 赵晨枫看着这一幕,简直嫉妒得发狂。 他的眼睛赤红,隐约还带着一分疯狂,心脏也似乎有片刻停止了跳动,在他眼中,看到的是厉绝和沈如画的恩爱,这让他更觉得折磨,更感到狼狈。 蓦地,身后的小人动了动,像是思奇醒了。 赵晨枫扭头看去,一双鹰隼的眼睛忽闪了下,蓦地眸底划过一抹冷光。 “都他妈给我住口!”赵晨枫忽然发狂般大喊道,声音嘶哑低沉得可怕。 厉绝和沈如画正推搡着,听到这一声大喝后果然顿住了手中的动作,回头看去,彼此都倒抽了一口冷气。 只见赵晨枫不知何时从身上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来,抵住思奇的颈脖,“都不许动,谁他妈再动,我就让他丢了小命!” 四周在骤然间安静下来。 谁都没想到,赵晨枫发疯到这种地步,竟然真能对自己养育五年的孩子出手。 别说是阿标的那班手下,就连厉绝和沈如画,都僵住了身体,彼此脸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。 “厉绝,这是你自找的,你毁了我,我就要毁了你的儿子!” 赵晨枫疯了一样地说着,脸上的表情阴测测的,似笑非笑的表情极其鬼魅,令所有人心中不禁一凉。 正当他抬起匕首,要划向思奇的颈脖时,忽然一道稚嫩清脆的童声怯怯地问:“爸爸,我们是在玩游戏吗?”

上一篇   第471章 救思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