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3章 终究还是你赢了……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73章 终究还是你赢了……

这一声轻唤,着实令赵晨枫除外的其他人,紧捏了一把汗。 只见思奇用一双小手轻轻拽了拽赵晨枫的手臂,又问道:“爸爸,我们是在玩游戏吧?是不是打仗的游戏?看起来好好玩的样子,还有好多叔叔呢,耶,怎么还有小米糍的妈咪?” “思奇……”沈如画一时语遏,脸色都白了。 就是这么一点点的停滞,厉绝眼疾手快地朝一旁的阿标使了个眼神,只见暗地里冲出几道暗影,利落地从他脚边抱走了思奇。 见手里没有了砝码,赵晨枫回过神来,疯了一样冲向厉绝:“厉绝,我得不到的东西,你也别想得到!我会让你陪我下地狱!” 沈如画见他拿着刀冲向厉绝,几乎是一瞬间的本能反应,冲过去挡在了厉绝面前。 “赵晨枫!”她尖叫起来,“住手!” 看见沈如画扑过来,赵晨枫也吓了一大跳,手腕偏转了方向,锋利的刀刃从厉绝的手臂上划过。 立刻地,他的手臂上就被划开长长的一道伤口,鲜血四溅。 可他根本顾不得自己手上的伤,忙将沈如画推开:“谁让你来的,赶紧走!” “不!你的伤……” “阿标!快带她走!” “是!” 混乱中,沈如画被人拽住了胳膊,她想挣扎,却怎么也挣脱不开,只见厉绝跟赵晨枫扭打了起来。 思奇看见厉绝手上流了血,意识到这不是在玩游戏,害怕得哭起来:“呜呜呜……” 沈如画心疼得很,忙过去抱住他的脑袋,将他拥入怀里,不让他去看现场的混乱:“别哭别哭,孩子乖,没什么好怕的。” 天知道她多想叫他一声乖儿子,叫他一声小米粽,可她知道,思奇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还被蒙在鼓里,不能吓到他。 她将思奇带到了安全的地方,却一心挂念着厉绝,不敢走得太远。 此时,厉绝和赵晨枫打得难舍难分。 但厉绝带了伤,体力不断透支,他渐渐失去了优势,出招不再像之前那么有力,眼看着就要输了,却见赵晨枫一个不小心绊倒了一个大石块。 他的身体也随之往后倒去。 而他身后,就是数层楼的断崖,下面堆着的全是废旧的建筑材料,从这里摔下去必会肠穿肚烂,死状惨烈! 千钧一发之际,厉绝扑了上去,用他那条受伤的手臂抓住了赵晨枫的手! “坚持住!”厉绝回头朝阿标他们喊,“快,阿标,过来帮个忙!” “你……为什么……”赵晨枫瞪大眼,不可思议地看着厉绝,他不明白厉绝为什么要就他? 明明这一摔,他必死无疑,厉绝也少了一个死敌,可为什么他要救自己? 赵晨枫定定地看着厉绝,一双赤红的眼睛慢慢黯淡下来,幽幽地说:“厉绝,你果然是厉绝,呵呵,在这种时候,竟然也要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耍帅……” “胡说八道什么!赵晨枫,你给我振作一点!阿标,你们在干什么,赶紧过来帮忙!”厉绝忍着手臂上的剧痛,厉声喊道。 “没用的。我知道是没办法赢你了,下辈子吧,下辈子我再来打败你,这辈子我是注定无法翻身了。厉绝,你还是赢了……” 赵晨枫脸上灰败苍凉的神色令厉绝一惊。 “快!抓住我另一种手,快呀!赵晨……” ‘枫’字还未喊出口,厉绝只觉得手中一空,赵晨枫已经主动松开了他的大掌,身体如石块儿般极速坠落而下。 沈如画看见这一幕,下意识地喊出声来:“晨枫学长——” 只听见‘咚’的一记闷响从地面上传来,她捂嘴惊瞪着一双大眼,一颗心仿佛跟着赵晨枫坠到了地面。 她艰难地抬头看向厉绝,却蓦然间天旋地转,眼前望出去,只剩下沉沉的一片雾气…… 或许是赵晨枫坠楼的那一幕印象太深刻了,沈如画这一觉睡了极长的时间,仿佛梦境能逃避什么似的,她并不愿此刻醒来。 梦里她和赵晨枫又回到了年少,那时候他们的关系很单纯,纤尘不染如一层白纸。 好像是下了雪,白茫茫的一片世界中,她仿佛看见一道清瘦的身影,他回头喊她:“如画,这边!这里的雪多到可以堆雪人了!” 眼前的少年也不过才十一二岁,那是她第一次和赵晨枫见到雪的场景吧?洁白无瑕,青春年少时的情景,她一直以为自己遗忘了,却又在此刻重现。 然后画面一转,雪白的世界骤然变成了一片红色,赵晨枫倒在血泊中的画面被不断放大,如同电影里的情节一般…… 终于还是没能挽回悲剧的发生。 “妈咪,妈咪,你怎么哭了?”小米糍的声音软软的,长发蹭着沈如画的脸,像是一只讨乖的小猫。 沈如画慢慢地睁开眼睛,看到小米糍紧张地盯着自己,她的身后,是独属医院病房的白色。 她愣愣地瞪大眼睛,好一会儿才分清楚了梦境和现实。 小米糍见她终于醒了,忙转身跑出去:“爸比,妈咪醒了!” “醒了?”厉绝三步并作两步走进来,人未到,已先出声问道。 “他呢?”明知道是白问,声音也嘶哑得厉害,可沈如画还是将这句话问出来。无疑,她问的是赵晨枫。 厉绝沉默地看着她。 沈如画闭了闭眼睛,控制不住地,眼角有泪水滑落下来。 “殡仪馆已经将他的尸体抬走了,也就是这两天就要火化。”默了默,他道,“你……还是别去看了。” 从那么高的楼层摔下去,下面又是密密麻麻的建筑钢材,死状有多难看,不用想也猜得到。 沈如画默默地流着泪,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。 厉绝走上前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良久之后,才转移话题道:“思奇就在隔壁,只受了一点点轻伤。” 沈如画点了点头。 小米糍趴在床边,小心地替她擦掉眼泪,像个大人一样安慰她。 “妈咪别哭,打针不痛的。” “嗯。”沈如画吸了吸鼻子,抹掉脸上的泪水,侧头问小米糍,“可以带妈咪去看看思奇吗?” “当然可以啊!” 小米糍点点头,牵着她的手,朝隔壁病房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