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4章 多了一个哥哥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74章 多了一个哥哥

小米糍一边拽了拽沈如画的手,一边问:“妈咪,爸比和我说,思奇和我是龙凤胎,他就是我的哥哥,是真的吗?” 沈如画微微一愣,没想到厉绝那么心急,就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小米糍,于是说:“爸爸说的没错,小米糍,你以后就多了一个哥哥哦。” 忽然,她手里拽着的小手滑了出去。 沈如画愣了下,回头一看,小家伙竟然双手蒙着眼睛,瘪嘴哭起来:“我不要做思奇的妹妹嘛,我长大了还要嫁给他呢。” 小米糍哭得那叫一个伤心。 为什么她最最喜欢的思奇,一下子变成了她的哥哥呢?她才不要呢,她要思奇做她的白马王子,让他保护她呢。 呜呜呜,妈咪爸比坏坏,为什么要把思奇变成她的哥哥嘛! 沈如画哭笑不得,小不点以前还说要嫁给她小舅舅沈诺呢,现在又说要嫁给思奇了。 她蹲下身来,抱住小米糍的小身子,安慰道:“小傻瓜,你多一个哥哥疼你还不好吗?哥哥也能保护你照顾你,还能陪你一起玩呢。啊对了,以后思奇就可以跟你一起睡觉、起床、吃饭、上幼儿园,这样多好啊。” 这个安慰果然有效,小米糍忽然止住了哭声,抬起一双水萌萌的大眼睛。 “真的吗?思奇真的可以跟我一起睡觉、起床、吃饭,上幼儿园吗?”这对小家伙可是极大的诱惑啊,以后她就不寂寞了,有思奇陪她了! 沈如画乐了:“当然是真的。这样你见到思奇的时间,可就比以前多多了。” 小米糍眨巴眨巴眼睛,这才抬手擦了擦眼泪,点点头说:“那好,我就要思奇做我的哥哥了。” “那我们一起去看看思奇。” “嗯。” 小米糍这才屁颠屁颠地跟着沈如画去了隔壁病房。 此时,隔壁病房里,思奇坐在床沿边上,护士正在替他上药。 他耷拉着脑袋,情绪显得很低落,肩头隐隐颤抖着,似乎是在隐忍地哭泣。 他喜欢的爸爸竟然不是他的亲爸爸,妈妈也变成了他的姨妈,外婆也不是他的亲外婆了,以后就不会再有人对他那么好了。 最最糟糕的是,他喜欢的小米糍竟然变成了他的妹妹,她的爸爸妈妈也变成了他的爸爸妈妈,他们会对他好吗? 他好像已经预见到了将来自己悲惨的一幕:穿着破棉袄、枯黄着小脸、拎着个破篮子、坐在街道角落里卖火柴…… 想到那副场景,思奇的眼泪又哗哗地往下流,他以后好像跟孤儿差不多了。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对粉色的小皮鞋,思奇一个抬头,就看到小米糍站在床边怯怯地看着他,“思奇……哥哥。” 看见小米糍的第一眼,思奇的一双眼睛一下子澄亮起来。 但很快眸底又黯淡下去,他别开脸赌气似的说:“你来做什么?我不想看见你!” 看见小米糍后的反应,就是她的爸爸妈妈就要变成他的爸爸妈妈了,而且思奇亲眼看见赵晨枫从厉绝手中摔落在楼下,潜意识里既害怕又忐忑,所以才会把小别扭发到小米糍身上。 小米糍觉得很委屈。 但她还是鼓起勇气,上去轻握了下他的手:“思奇,你不要生气好不好?” 思奇很不客气地甩开她的手,气鼓鼓地瞪着她,却不说话,只是这么瞪着她,这让小米糍感到很害怕,她眼泪汪汪地回头望向身后的沈如画。 “妈咪,思奇不理我……” 沈如画叹了口气,走过来揉了揉小米糍的额发:“没事儿,思奇身体有些不舒服,等他好一些了,你再来看他好不好?你先去爸爸那边,妈咪跟思奇谈一谈。” “嗯。” 小米糍乖巧地点了点头,回头又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思奇,这才转身回去隔壁病房。 沈如画这才轻轻走到思奇身旁,与他保持着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,这个距离能让思奇不抗拒,同时又感觉到安全。 然后这才缓缓说道:“思奇,感觉怎么样?身上还有哪里痛吗?” 思奇愣了下,眨了眨眼睛,还是摇了摇头。 “我知道你很难过,如果可以的话,让小米糍多陪陪你好吗?她也是担心你,关心你。”沈如画一边说着,一边轻握住思奇的一只手。 她心疼地看着他手背和手臂上的擦痕,大概是赵晨枫推他到石墙上去时,不小心给他划伤的。 伤口虽然不深,但那一片全是水泥和石块,小孩子皮肤娇嫩,一点点小小的摩擦也能蹭破一大片皮肤,看着就难受。 思奇红着一双兔子眼,感觉到沈如画正牵着自己的手,不禁皱了皱眉。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沈如画的场景,那时候他跟小米糍都被坏人抓走了,后来小米糍的爸爸救了他们,小米糍的妈妈也赶来了。 他们俩紧紧地将小米糍抱在怀里的那一幕,在他脑海里出现了很多次…… 那个时候他觉得好羡慕小米糍,她的爸爸高大又帅气,妈妈也很漂亮温婉,而且他们都那么疼爱她…… 相较之下,他的爸爸妈妈就…… 他也很迷惑,同样是夫妻,为什么他的爸爸妈妈看起来很疏离,经常动不动就吵架,可小米糍的爸爸妈妈为什么感情那么好? 也因此,思奇曾幻想过:如果小米糍的爸爸妈妈也是他的爸爸妈妈就好了,他、小米糍、她的爸爸和妈妈,他们是一家人,一家四口坐在一块吃饭聊天玩耍,那该是多么美好幸福的一幕啊。 但现在,当他得知自己真的和他们是一家人,小米糍的爸爸妈妈也就是他亲生的爸爸妈妈时,他除了惊恐和不安,再也没有其它想法。 怎么会是这样呢? 如果他真的是他们的孩子,为什么当初他们不要他,却只要小米糍?是不是因为他们不喜欢他?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? 无疑,这是最困扰他的一个疑惑,在他小小的胸腔里不断冲撞着,没有答案。 思及此,他又有些抗拒地蹙了蹙眉。 将小手从沈如画手中抽出,怯怯地仰起头来,看向沈如画,“我……我能……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