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5章 我要照顾儿子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75章 我要照顾儿子

见他终于肯开口对自己说话,沈如画强压下心里的激动,微笑着问:“嗯,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。” 抿了抿唇,犹豫了又再犹豫,思奇终于问出了口。 “你,你们以前……为什么不要我?” 一滴眼泪还挂在思奇密密的眼睫毛上,在灯光下晶莹而脆弱,沈如画心疼得很,抬手想要揉一揉他的额发。 他没再像刚才那样反感地推开她,但依然有些防备地别开脸,沈如画的手尴尬地杵在半空,最后还是收了回去。 她的脸上故意露出伤心的表情:“看来是被思奇讨厌了啊。不过没关系,思奇再怎么讨厌妈妈,妈妈也喜欢你。” “……” 见他低着头不说话,沈如画依然不放弃,继续道:“至于刚才那个问题,妈妈很确定地告诉你,不是爸爸妈妈不要你,是妈妈不小心弄丢了你。至于怎么弄丢你的……我想今天不适合跟你讲,等你伤好了,妈妈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,你好不好?” 思奇低头沉默了会儿,才妥协地点点头。 沈如画静静地望着思奇的小脑袋,眼圈有些泛红,她知道要思奇接受她和厉绝,还需要一段时间,毕竟对他来说,他们多只算是陌生人。 深呼吸一口气,她轻拍了拍思奇的肩头,“你先休息一会儿,待会儿我和爸爸就来接你回去,我让管家奶奶给你准备些好吃的,好不好?” 思奇没有说好或是不好,只是默默地耷拉着脑袋。 不一会儿刘婶就来了,带来一些男孩子穿的衣物,给思奇穿上之后,将他和小米糍一同接回了沈宅。 大概是有小米糍在的缘故,思奇的情绪好多了。 虽然他还是故意板着一张小脸,可小米糍偏偏就是要故意逗他,她机灵开朗的个性在这个时候倒是发挥了功效。 她不是做鬼脸就是唱逗趣的儿歌,还时不时扭着小屁股,有好几次逗得思奇想笑却又憋着笑,一张小脸扭曲着,看起来逗极了。 等回到沈宅,小米糍就拉着他的手,楼上楼下地跑。 还不时跟他介绍:“思奇,这里是我的房间,我跟你讲哦,妈咪答应以后让你跟我睡一个房间,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睡觉、起床、吃饭,还可以一起玩游戏了。” “思奇,这里是我爸比妈咪的房间,是不是很大?我跟你讲,他们的床好像蹦蹦床,你要是想跳蹦蹦床,我可以带你来这个房间玩。” “思奇,还有这里,这里是我妈咪的画室,你看看我妈咪是不是画得特别特别好?” 到底还是小孩子,对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,被小米糍这样带着四处玩耍,思奇很快忘掉了心里的不愉快。 再加上有管家奶奶的大餐伺候,回到沈宅的第一天算是愉快地度过了。 这天晚上,思奇睡得特别香。 梦里,他跟爸爸妈妈还有外婆挥挥手,被小米糍牵着,两人一起来到厉绝和沈如画面前,他们四个人手牵着手,开心地笑起来…… 翌日,城南的殡仪馆人很多,居中的那间灵堂里哀乐缓缓,人群排成队,慢慢地按顺序进去,表达哀思。 沈如画手里捧着一束白色的百合花,站到队伍的尾端,结果分发的白色纸花别在胸襟。厉绝和她肩并着肩站着,伸出手臂揽住她的肩头。 小米糍和思奇也牵着手,一起来到灵堂前,各自献上一束百合花。 沈如画往厉绝怀里倚了倚,轻轻点了点头,“厉绝,谢谢你替晨枫学长安排了这么一场出殡仪式。” 他的手指微微用点力,在她肩上握了握,“傻话!虽然他却是做了不少错事,但一场出殡仪式还是该有的,这是对死者起码的尊重。” 另一边,沈天音哭得稀里哗啦,脸上全是泪水,江雪守在她身边,双手揽住她的肩头,不住劝慰着。 思奇也抽噎着,肩膀颤抖不已,小米糍一直紧紧地抱着他,倒不像是妹妹,而更像是一个爱护弟弟的姐姐了。 沈如画出来前就打定主意不哭的,但是见到这个场景,泪水还是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。 她把百合花摆放到赵晨枫的灵柩旁边,默默地站立,默默地哭泣。 走出灵堂后,沈如画直接坐上车,垂头呆坐着,久久无法回神,这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,叫人心悸…… 厉绝坐上车,将她拥入怀里。 “别想了,这又不是你的错。” 恰是这句话,令沈如画一个忍不住,泪水冲进眼眶,她哽咽着抱紧厉绝,死死倚进他温暖的怀抱里。 这一整天,沈如画的情绪都十分低落,根本吃不下饭。 大人尚且如此,更何况是小小的思奇,傍晚时分,他就开始发烧了。躺在医院病床上,他难受地哼哼,一张小脸红得异常,小嘴唇也因为缺水干干的。 “孩子身体很虚弱,情绪也很差,你们是怎么当父母的?” 厉绝沉着脸,揪紧着双手站在床边看着病怏怏的思奇,沈如画虽然自己也不怎么舒服,但面对医生的训斥,还是默默点头承认失责。 医生瞧了眼厉绝,又打量沈如画,这个妈妈年纪好像小了点,夫妻俩看上去也有一定年龄差距,别是后妈吧? 如果真是这样……医生抿了抿嘴,不再多说,吩咐了几处注意事项就出去了。 沈如画坐到床边,调慢输液速度,厉绝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,病房里开了暖气,思奇扎着针的小手不算凉,但她还是小心地用被子掖着。 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噩梦,小家伙突然惊醒过来,一双大眼睛暗淡无光,看了她一眼就又睡过去了。 到晚上九点多,沈如画趴在床边昏昏欲睡,旁边位置突然一沉,她睁眼就瞧见厉绝回来了。 “要是困了就回去休息。” 他抬起的手像是不经意地拂开她脸颊上一缕头发。 沈如画揉揉惺忪的眼皮,说道:“不困,我要照顾儿子。” 厉绝那双冷峻深沉的眼眸,此刻多了温柔,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夹在其中,“真的不困?我看你都快累倒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