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6章 沈如画病倒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76章 沈如画病倒

她瘪了瘪嘴,说:“照顾自己的儿子,有什么累不累的。就是因为这些年没有照顾到儿子,所以这才回到家几天,就让他病倒了。” 说到这里,沈如画脸上划过一抹歉疚的表情,深深地自责起来。 儿童医院规定晚上只允许一个大人留下来陪夜,但是厉绝和沈如画都舍不得走,直到秦卫打电话给厉绝谈公事,他才被沈如画赶着离开了。 沈如画下楼送他到医院门口,上车前他突然回过身来:“我让刘婶或是小琪来换你吧,你回去休息休息。” “真的不用,我担心思奇在医院睡不好,想陪着他。” “……那好吧。”厉绝点点头。 沈如画望着夜色里他英俊的眉眼,在他打开车门时往前跨了一步。 厉绝听到动静转过头,一个吻落在他的右脸上,他抬眸看过去时她已经退到原地,双手背在身后,神色有些许的赧然。 “回去路上注意安全。” 厉绝莞尔,抬手轻握了握她的手,然后这才上了车。 目送厉绝离开后,沈如画这才坐上了车,回到病房里,看见思奇身上的被褥不知道什么时候掀开了,她便小心翼翼地替他掖好了被褥。 又生怕吵醒了他,动作极其缓慢,最后见他睡得还算安稳,她这才松了一口气。 看着思奇那张略显苍白的小脸,沈如画忍不住低头,轻轻啄了他的额头一下。 “小米粽,你知不知道,其实这五年来妈咪没有一天不在想你。你和小米糍是孪生兄妹,妈咪怀着你们的时候,就替你们俩都准备好了衣裳。可我想不到,竟然在你出生后不到一个小时,就让你被人给抢走了。” “那之后妈咪一直很痛苦,很自责,怪妈咪自己没有保护好你,害你这么多年受了苦,都是妈咪的错,妈咪对不起你。不过,你千万不要以为是妈咪不想要你,妈咪是真的很爱很爱你。” 沈如画轻声说着,说到动情处,有些哽咽了。 她赶紧抹了下眼泪,又深深吸了口气,这才继续:“妈咪保证,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,我会保护你,照顾你,直到你长大成人,不让你再离开妈咪身旁一步。” 说到这里,沈如画再也忍不住,声音有些抽噎了。 她怕吵醒了思奇,赶紧起身去了外面,离开时随手扯了几张纸巾。 待她离开不多久,床上的小人儿就睁开了眼睛,望着背对着门口的沈如画,眸底起了一片淡淡的雾色。 ……………… 一连几日来为了照顾思奇,沈如画都没好好合过一次眼。 她太想把这几年时间里,欠缺思奇的爱全都一夜间给补回来,可惜身体却强烈地跟她唱着反调。 这天下午,她照例去幼儿园接小米糍和思奇。 如今小米糍最高兴的事,就是能和哥哥思奇一起睡觉,一起起床,一起吃饭上幼儿园,还有一件事就是每天都能和思奇一起回家。 想到一对乖巧的儿女,沈如画脸上就溢出了笑容。 只是,在下车后的那一瞬,脑袋有些晕晕的,她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,感觉到温度有些反常,不禁皱了皱眉。 好像有些感冒,看来待会儿回去的路上,要记得买点感冒药来吃了。 她比平时早到了那么几分钟,熟识的一名幼儿园老师偷偷将她带进了园区内,她守在教室外面,偶尔偷偷朝里面看一眼。 当看见一对乖巧的儿女后,她的嘴角又不自觉地翘了起来。 每当这个时候,是最幸福的时刻了。 “厉太太,你的脸色这么难看,是不是病了啊。”认识沈如画的一位幼儿园老师,一眼就看出她的不对劲。 沈如画摇摇头:“我没事。就是这几天家里有点事,比较累。” 就是这么一摇头,脑子里突然就袭上来一阵晕眩感,她赶紧撑住墙壁,站着好一会儿,等那一阵晕眩感过去后,这才找个位置坐下。 不一会儿,孩子们放学了。 孩子们一个个从教室里走出来,沈如画左手牵着小米糍,右手牵着思奇,往幼儿园门口走去。 小米糍就是个小话唠,拽着她的手,就津津乐道地说:“妈咪,我们今天上了珠算课,可好玩了。我跟你讲哦,思奇哥哥他好厉害,老师讲的题,他全做对了哦,而且还是全班第一个说出答案的呢!” 说起自己的孪生哥哥,小米糍那张乖巧的脸色洋溢着骄傲的神采。 而思奇却是有些不好意思,但看得出来,他心里也是高兴的,只是比较老成,比较害羞,不像小米糍那样善于表达。 沈如画乐坏了:“思奇真棒,小米糍,你可要向思奇哥哥学习,知道没?” “我知道啊,不过妈咪,我的英语也很好的啦。你不能总是表扬哥哥,这样我会不高兴的。” 小米糍假装生气的样子,嘟了嘟嘴。 “好啦,妈咪知道你也很棒。” 牵着两个小人往幼儿园门外走,这时候忽然有个冒冒失失的大班小盆友闯了过来,沈如画惊了一下,下意识地侧过身,却没能躲过这一撞。 那小盆友力道不小,这一撞,竟然撞得沈如画整个脑袋晕眩不堪。 顿时,她大脑里有瞬间的空白,小米糍和思奇的说话声听在她的耳朵里,竟然变成了嗡嗡的吵杂声。 然后,她眼前一黑,身体因为惯性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。 沈如画想要站起来,可是脑袋却格外沉重,胸口像压了块大石喘不过气来,手指微微动了动,却提不起一点力气,她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,影影绰绰的身形不停在跟前晃动。 “妈妈!”一道稚嫩奶气的男孩叫声灌入她的耳膜。 沈如画缓缓地眨了眨眼,她好像看到思奇跪趴在地上,推搡着她的身子,他的神情显得很紧张,而他的身旁,小米糍吓白了脸,双手捂着脸呜呜哭泣着。 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才重新睁开眼来,首先看到的是白茫茫的墙壁,还有鼻间充斥着的消毒药水味。 头疼得到缓解,但喉咙还干干地,整个人软绵绵地没力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