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7章 终于叫她一声妈妈!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77章 终于叫她一声妈妈!

她抬头盯着天花板,保持了这个动作一刻钟,然后撑着床,想要坐起来。 可是,当她发现旁边沙发上的一幕时,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—— 思奇和小米糍彼此抱着对方,歪着头睡在沙发上。 思奇睡相大大咧咧的,一头西瓜皮式的乌发下,一张白嫩的小脸染着红晕,粉红的小嘴微微开着,打着轻微的鼾。 而小米糍歪倒在他的肩头上,一只小手被思奇紧紧地握着,他的另一只手臂则环绕在小米糍背后,形成一个保护她的姿势。 两个小家伙真是太可爱了…… 蓦地,沈如画又想起晕过去之前,隐隐听见一声小男娃喊‘妈妈’的声音,难道那时候她听见的声音是思奇的? 正思忖着,病房的门在这时候吱呀一声被推开。 转头看到护士进来,沈如画下意识地做了个嘘的动作。 护士看看沙发上极具萌态的画面,又瞧瞧脸色憔悴的沈如画,抿着嘴轻笑,走到床边,压着声音对她说:“那是你的娃吧?” 沈如画浅笑着点点头,每当这个时候,是她最感到自豪的。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,就听见护士一阵感慨羡慕:“你儿子太懂事了,他才那么小,怎么那么独立啊,而且胆子特别大,做什么事情都条理很清楚。知道先让妹妹在你身边守着,然后自己跑去挂号,还晓得去哪里缴费什么的,实在是太能干了!” 说完,护士又是一阵啧啧称赞:“长相这么俊俏,又这么独立乖巧的儿子,真是让人羡慕死了!哦对了,还有你女儿,也是乖巧得很,硬是守着你哪儿都不肯去,生怕把你弄丢了,真是太可爱了。” 护士一边说着话,一边替沈如画拔了针管,又歆羡地瞅着两个小娃说了一会儿话才离开。 沈如画穿上鞋下床,到沙发边蹲下,不禁弯起嘴角,低头仔细打量起酣睡中的思奇和小米糍。 尤其是在看着思奇的时候,目光定焦了许久,长而翘的睫毛在他的小脸上投下扇形阴影,说不上来的惹人怜爱。 为了让妹妹睡得更舒服一些,他小身子是歪着的,显得很别扭,看起来就睡得很不舒服,沈如画看着心疼,就小心翼翼地将小米糍从他怀里抱出来。 谁知,这么轻轻一碰,思奇就醒了。 也不知道这孩子的睡眠到底是有多浅,亦或又是随了他的亲生父亲厉绝,所以才会这么轻轻一碰,就醒了的。 “你醒了?”思奇揉了揉眼睛问道。 自从住进了沈宅后,思奇的饮食起居都是跟着小米糍一起的,沈如画和厉绝对他的关爱也没有少半分,但不知道怎的,他就是不肯叫他们一声爸爸妈妈。 有好几次,厉绝都忍不住想要叫一个心理医生来看看儿子了,可沈如画却说:“这是孩子的一个适应过程,让他适应适应就会好起来的。” 事实证明,她的话是正确的。 思奇一天天变得开朗,也越来越有一个当哥哥的样子,不再排斥小米糍和她这个妈妈的靠近。 如果不是她幻听的话,就在刚才,她在幼儿园晕过去的时候,还隐隐听见思奇着急地喊她一声‘妈妈’…… 心头不禁划过一抹暖流,沈如画伸手轻握住思奇露在外面的脚丫,厚厚的脚板又滑又软,还有些冰凉。 “为什么要脱鞋,这样很容易着凉的。”她皱了皱眉,嘟囔着,一边轻揉着他的小脚,试图替他暖和起来。 思奇显得很不好意思,抽出自己的脚,说:“我不冷。” 顿了顿,他又抬头看着沈如画,像一个小大人一样,质问道:“你为什么下床了呢?你应该回去躺着的。” 沈如画微微一愣,不禁笑了:“思奇,你这是在担心妈妈吗?” “……”思奇一噎。 他抿唇不语,耳廓处却晕染上了一圈淡淡的粉色。 沈如画抬手轻轻地揉了揉他的额发,半是央求半是撒娇般地说:“思奇,如果你担心我,想让我回去躺下,就叫我一声妈妈吧?” 思奇双手纠紧着,很为难的样子。 若是放在平时,沈如画一定不会为难他,可今天她偏偏拧了这股劲儿,趁着自己生了病,又看出来思奇担心她,才故意逼他一下。 “就叫一声试试吧?嗯?连一声多不肯吗?”沈如画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哎,妈妈好难过。” 忽地,一道怯怯弱弱的声音从思奇嘴里逸出:“妈妈……” 沈如画身形一僵。 那一瞬,心口悸动不已。 “咳咳!”她强压下激动的心情,清了清嗓子,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见。思奇,可以再大声一点吗?咳咳咳,哎,我真是天底下最悲催的妈妈了,儿子都这么大了,连一声妈妈都没叫过,哎……” 思奇憋坏了,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,大声地喊了一声:“妈妈!” 沈如画眼前一亮,那一道脆生生的‘妈妈’听在耳朵里,比任何漂亮话都还要好听。她一个没忍住,扑上去就紧紧地拥住了思奇。 “太好了!你终于叫我妈妈了,你知道吗?思奇,妈妈盼望着这一天已经好久好久了。”沈如画哽咽着,眼眶里急速地充溢着泪水。 她紧紧地拥着思奇,扣着他的后脑勺,来回摩挲着。 思奇被搂得喘不过气来,憋得脸色涨红,好不容易推开她一些,断断续续说:“妈妈……我难受……你抱我抱太紧了。” “哦,对不起对不起,妈妈是太高兴了。” 沈如画连忙松开他,将他拉离怀抱,看着他的小脸,她忍不住抬手去轻抚他的脸颊。 这时候,被遗忘在沙发上的小米糍忽然揉着眼睛醒过来:“妈咪,我好饿,我好想吃东西,有东西可以吃吗?” 沈如画揉了揉她的额发:“小米糍,你真是个小吃货。” 小米糍嘟着嘴,“我才不是小吃货呢!” “哥哥都没说饿,你就说饿了,还说你不是小吃货?”沈如画故意逗她。 小米糍拍了拍肚子:“那是哥哥的肚子比我大,你看我的肚子,都饿扁了。” 闻言,沈如画和思奇都忍不住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