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8章 臭小子,手放哪儿呢?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78章 臭小子,手放哪儿呢?

厉绝忙完工作赶到医院时,看见的一幕场景竟是—— 沈如画睡在病床上,身边躺着两个小娃,小米糍睡在她的左边,思奇睡在她的右边,两个小娃把她抱得紧紧的,沈如画微微也睡得很沉,只是大概被两个小娃抱得太紧,所以睡得并不是很舒服,一双淡淡的柳眉轻蹙着。 再仔细一看,只见思奇侧卧在沈如画腋下,小脸红彤彤的,小手臂横跨在沈如画的胸口处,恰巧枕着她胸前的绵软。 顿时,厉绝那张俊脸就黑沉了下来。 “臭小子,手放哪儿呢!”他不高兴地嘀咕了一声,恨不得上去就给儿子屁股上一巴掌。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,他才舍不得打儿子呢,只是小心翼翼将一对思奇和小米糍抱了起来。 这一动,就惊醒了沈如画。 “你来了啊?”她揉了揉眼睛,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 “就刚才。” 厉绝一边说着,一边将思奇和小米糍抱下来,并轻放到沙发上,拿了一床被褥将两个小不点的身子盖起来。 沈如画想起之前的事情来,迫不及待分享道:“对了,刚才思奇叫我妈妈了呢。” “他终于肯叫你了?”厉绝微微一怔,旋即又走回来,挪了一根板凳在她面前坐下,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。 见他好像不高兴的样子,沈如画哭笑不得,“你该不会是因为思奇没有叫你一声爸爸,所以吃醋,不高兴了吧?” 厉绝没说高兴,也没说不高兴,只是默了默,突然说道:“我发现有儿子也不是什么好事。” “额?” 厉绝没好气地努了努嘴,朝思奇身上扫了一眼,说:“那臭小子刚才睡觉抱着你的胸。” 噗—— 沈如画险些笑出声来。 “不是吧,他是我儿子,抱着我睡觉有什么了,他要是小时候在我身边,我还得喂他吃奶呢。” 厉绝又是一怔,旋即说:“嗯,我决定,下一胎还生女儿。” 沈如画嘴角微微一抽:“……这又不是你能决定的。” 真是服了他,这样也能跟儿子吃醋?真是无语了! 反应过来后,忽然又觉得不对劲了。 她脸颊一红,瞪他一眼:“谁跟你说我要生二胎了,现在带这对宝贝我还忙不过来呢。” “有刘婶和小琪帮你,不会让你累着的。” 沈如画蹙了蹙眉:“可是思奇才刚回家,我想多陪陪他,还不想这么快就怀上了二胎,以至于疏忽对他的照顾。厉绝,你知道的,我对思奇是又爱又愧疚,我想把这五年里缺少给他的爱全都补回来,难道你不想吗?” 她的口吻有些急切,漂亮娇美的脸蛋儿微微泛着红晕,柳眉微微蹙紧,厉绝看出来她是真的很担心思奇,便抬手轻摸了摸她的脸颊。 “别紧张,我不会那么着急再要个孩子的。你记住,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,一切顺其自然就好。”他把声音放得极轻极柔,就是想安抚沈如画的情绪。 她果然冷静下来,点点头,轻吁了一口气。 见她情绪平复下来,厉绝又坐到了她的床边,说:“我来了,正好还有件事要跟你商量。” “什么事?” “孩子们都已经五岁了,明年九月就到适学年龄,你不觉得是时候该给他们上户口了吗?只有上了户口,我才好给他们俩安排学校。” 厉绝思维缜密,凡事都习惯考虑周全,孩子才五岁,他就已经想到给孩子们安排上户口和解决上学问题了。 “嗯,我都听你的。” 沈如画点点头,忽然又想起什么,蹙眉问:“对了,上户口的话,得给思奇改名吧?” 厉绝说:“不用改,就改个姓就行。赵晨枫别的不行,但‘思奇’这个名字时取得不错,不可思议的奇迹,思奇能平安回到我们身边,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奇迹。以后,他就叫厉思奇。” “厉思奇?” 沈如画喏喏地重复这个名字,也觉得很不错,点头说:“那好,以后就叫儿子厉思奇,小名就叫小米粽好了。” 两人的说话声吵醒了沙发上的小米糍,她一边揉着惺忪睡眼坐起来,一边打着哈欠问:“妈咪,你和爸比在说什么呢?是在说哥哥吗?” 小家伙的好奇心比普通小孩子要深,尤其是她最喜欢的哥哥,只要一丁点与他有关的事情,她就想多知道一些。 思奇也在这时候醒过来,看见小米糍的袜子掉在地上了,就弯腰拾起来,主动帮妹妹穿上袜子。 小米糍打着小报告:“哥哥,我跟你说哦,刚才爸比妈咪在说你的悄悄话。” 思奇愣了愣,抬起头看向沈如画,又看了一眼厉绝。他对沈如画已经亲近了许多,但对厉绝还是有些畏怯的。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他感觉好像爸爸不像妈妈那样喜欢他,他们在说他什么?难道是因为他表现不好,所以在商量要把他送走吗? 他轻咬着嘴唇,脑袋又习惯性地耷拉下来。 沈如画轻捏了一下小米糍肉嘟嘟的脸颊,说:“胡说什么呢,哪是说哥哥的悄悄话呢,我跟你爸比在商量,给你思奇哥哥重新上户口,要给他把姓改回厉。” 思奇倏然抬头,眸底充满了闪亮的神采。 那眼神充满了期待,沈如画朝着他浅浅一笑,说:“以后啊,思奇就不叫赵思奇了,就叫厉思奇,是真真正正成为我们厉家的一员了。” 小米糍不乐意了,“那我呢,我为什么不姓厉,而姓小?” 噗嗤—— 沈如画乐了,抬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梁:“小傻瓜,你也姓厉好不好,只是平时爸比妈咪还有小舅舅都习惯了叫你小米糍,所以就这么叫着了。但其实,你真正的名字是厉筱慈。” 筱和慈,分别取至‘小’和‘糍’字的谐音。筱,既心灵如绿竹般纯清怡然,而慈,则爱也,既指父母对她的爱。 当初这个名字也是厉绝决定的,沈如画听后立即拍板称好了。唯一的缺点就是,恐怕等到小米糍以后学写自己的名字时,恐怕会比较困难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