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9章 又是这个臭小子!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79章 又是这个臭小子!

小米糍歪着脑袋,看了看思奇,又看了看爸爸妈妈,嘴里念念有词道:“厉筱慈?厉思奇?厉筱慈……厉思奇……” 忽然一双大眼睛瞪得大大的,小脑袋一扭,生气道:“爸爸妈妈偏心,我的名字没有哥哥好听!我要跟哥哥换!” 沈如画噗嗤一声笑出声来:“小傻瓜,厉思奇可是男孩子的名字,你确定要跟哥哥换?” “对!我就要换,我比较喜欢哥哥的名字!”小米糍竟然耍起脾气来,小嘴嘟得像个茶壶嘴。 沈如画和厉绝都乐了。 或许是思奇终于融入了厉家的生活,沈如画的病情也痊愈得很快。 厉绝仍然是早出晚归,但不管多忙,他都会坚持回家,第二天早上亲自送两个孩子去上学。 而厉绝也总会忙里偷闲,掏出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,或是发发短信,如果是不能回家吃晚饭的时候,也是一定要沈如画用手机跟他视频的,趁此机会就可以多看几眼孩子。 这天晚上,沈如画瞧见思奇没在被窝里,而是趴在桌边画着什么。 思奇和小米糍不同,大概是遗传了她身上的基因,很喜欢画画,总喜欢手里拿着一支笔,涂涂画画,到哪儿都是如此。 担心他着凉,沈如画走进去摸了摸思奇的小手:“思奇,怎么还不睡呢?今天太晚了,就别画了吧。” 思奇没有抬头,只是说:“妈妈,再等一会儿,我马上就要画好了。” 沈如画低头一看,看见桌面上那幅画是一张全家福,里面有她,有厉绝,还有小米糍和思奇,他们四个坐在沙滩上,晒着太阳,看起来很惬意。 她心头一软,故意装着看不懂的样子问:“思奇,这画的是什么呀?” “画的我们一家啊。今天幼儿园的美术老师布置了作业,让我们画一幅全家福。” 原来如此。 她揉了揉思奇的额头,说:“思奇,你画的真棒!” 思奇还是第一次听到沈如画的表扬,脸上露出一丝不太自然的表情。沈如画看着他萌萌的样子,忍不住凑上嘴,在他额头上又亲了下。 “思奇宝贝,已经很晚了,你该回去睡觉了。你看看小米糍,她都在打呼噜了。”沈如画说着,指了指床上的小米糍。 两个人都不禁笑了起来。 但是,思奇没有动,并没有回到床上去,而是抬起头来,用水萌萌的大眼睛盯着沈如画,问道:“妈妈,今天晚上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?” 沈如画想说不可以的,可是在看见思奇那双水萌萌的大眼睛后,就心软了,她揉了揉他的额发,妥协道;“好吧。” 没想到,思奇黑亮的眼珠转了转,又提了个新要求:“妈妈,我还想听睡前故事。” “呃……好吧。” 虽然她已经很困了,但儿子的要求,她是有求必应,于是立刻拿了一本儿童故事书,抱着他来到主卧室里。 她拍了拍身边原本属于厉绝的位置,说:“来,到这里来睡下。” “嗯。”思奇高兴坏了,立刻像一只小猴子一样,爬上了床,找了个很舒服的位置躺了下来。 “妈妈,我们开始吧。”思奇很期待地抬头看向沈如画。 之前总是听小米糍讲,说妈妈会给她讲睡前故事,他也很想体验一下那是什么样的感受。要知道,他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呢。 谁曾想,他听着听着,就睡沉了过去…… 低头看着睡过去打着小鼾的思奇,沈如画的手指轻轻地,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他的脸颊,软滑细嫩,从指尖一点点地传递到她的心坎里。 她关了旁边的落地台灯,偌大的主卧里,只亮了两站光线微弱的壁灯。 不一会儿,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出现在外面长廊上,不用脑袋猜,沈如画已经听出来,那是厉绝的脚步声。 担心厉绝进来时吵醒了思奇,她忙又打开了微弱的壁灯,在厉绝推门踏进来的时候,她抬手做了个‘嘘’的手势。 “这孩子怎么又在你这里睡下了?”厉绝脸色不悦地说。 儿子三番两次霸占了他的地盘,这让他感到很不爽。 看他一副吃醋的样子,沈如画忍俊不禁,“你不会是又在吃思奇的蹙吧?你够了昂,别说出去让人笑话。” “我理解你想弥补他的心情,但有时候也别太惯着他,要不然母爱变成了溺爱,会给他养成一些坏习惯的,对他没什么好处。” 沈如画不以为然地挥挥手:“好啦,我知道了。思奇就是想听听睡前故事,这一点小小的要求,我总不能拒绝吧。” 厉绝默了默,没说什么,只是斜眼瞄了一眼床上的思奇,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声‘臭小子’。 沈如画反倒是没什么困意了,趁厉绝洗澡的时候,起身去了楼下,在厨房里热了一杯牛奶喝。 杯沿刚碰到嘴唇,闻到牛奶的味道,她忽然捂嘴跑到洗碗槽前面,一阵恶心涌上来,忍不住吐了又吐…… 厨房的灯突然亮了。 她正打开水龙头漱口,听到“啪嗒”一声,回头,厉绝已经站在厨房门口。 抹去嘴边的水渍,她双手扶着流理台,“你怎么下来了?” 厉绝走过来,拿起那杯牛奶看了看,才皱眉望向她:“牛奶过期了?” “应该不是。” 刘婶不可能买快过期的牛奶,沈如画的声音有些虚:“可能是之前感冒还没痊愈,肠胃还没缓过劲来,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。” 说话间,窗口透进来的风灌入了她睡衣的领口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赶紧将衣襟拢了拢。 厉绝看在眼里,走到她面前,伸手,把她最上面的一颗纽扣合上:“晚上温度低,虽然你是在家里,但出了卧室,也还是要穿上外套才行。” “嗯。知道了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”她嘟囔了一下,恹恹的。刚刚才吐过,胃里还不太舒服。 厉绝看着她,越发担心起来:“要不要让家庭医生过来一趟?” “不用。”沈如画摇了摇头,“就是胃不舒服而已,哪用得着麻烦家庭医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