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0章 妈咪从来不打我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80章 妈咪从来不打我

“不用医生,那就给你重新泡一杯柚子茶。” 厉绝说着,已经开始动手替她泡起了柚子茶。 还别说,柚子茶的味道比牛奶好闻多了,沈如画喝下之后,胃里舒服了许多。 上楼回到主卧室,她发现厉绝已经将思奇抱回了儿童房,正在替他掖被子呢,她便回到主卧室里,洗了个热水澡。 浑身更是畅快了许多,难受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。 从浴室里出来,沈如画刚拧开门把手,忽然手腕一紧,下一秒后背贴上了男人结实的身体。 熟悉的男性气息一下子扑进了她的鼻息间,厉绝的体温明显要比她高出一些,透过睡衣布料,还是那么清晰地感受到。 他弯下头,薄唇磨蹭着她的耳根皮肤,她最怕痒的地方就是那里了,所以根本经不起撩拨,下意识地就缩着自己的脖子。 可是后背抵着石壁,她根本退无可退,只能被他欺压着往他怀里钻。 沈如画有些站不稳,碍于地点不对,她闪躲着,想要别开自己的脸,却怎么也避不开,他的胡茬戳着她脸上的肌肤,有些刺痛,又有些痒。 她低声求饶道:“厉绝,很晚了,我们睡吧……” “嗯,我不是正在睡?”厉绝抬头,往儿童房里看了一眼,然后反手将房门锁上了。 他几乎是半拥半抱,直接将她带往靠窗的那张桌上。 “等等,你……你不去那边吗?” 她指了指套间里的那张席梦思。 “嗯,我们今晚换个地方。” 她的脸色轰地一下子红透了。 不是吧,他的意思是要在这张桌子上…… 四月的夜晚,气温依旧很低,沈如画被动地坐在书桌上,光着的后背时不时地摩擦玻璃窗,在透明的玻璃上印下一道道的痕迹,两人沉重的呼吸交织在一起,凌乱,而又疯狂…… 厉绝忽然攥住她往下一扯,在她的脚尖着地时,将她翻了过去。 她的双手下意识的撑住桌边,他重新覆上来,大手绕到她的身前,她受不住他给予的力道,趴在了桌上,抑制不住地想要发出声音…… 结束的时候,有汗水从额角沿着脸线滑下,沈如画的心跳不断加快,濒临窒息后,是重生的畅快淋漓。 直到,彻底晕眩过去。 第二天早上,沈如画感觉到脸上麻麻痒痒的,还是是什么小虫子在咬她似的,她皱着眉,下意识地去挠。 冷不丁地,好像摸到一只肉嘟嘟的小手。 然后,耳边传来两个小人儿的说话声—— “嘻嘻,她一定是醒了。” “还没有吧,你看她眼睛还是闭着的。” “我猜她是假装的,嘻嘻,妈咪是个大懒虫,竟然赖床。” “小米糍,你不怕待会儿妈妈起来,打你小屁股啦?” 一阵沉默,小女娃逞强地说:“不怕,妈咪从来不打我。” “那我去给爸爸告状,就说你吵醒妈妈睡觉了,他回来一定会打你的小屁股。” “不要啦!” 听到这么一段可爱的对话,沈如画怎么可能还睡得着,早就醒了。她缓缓睁眼,果然看见小米糍和思奇都趴在旁边。 小米糍看见她睁眼了,眼前一亮,然后又嘟了嘟嘴:“妈咪大懒虫,这么晚了还不起床!” “很晚了吗?”沈如画撑坐了起来,勉强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石墙上的时钟:“天啊,竟然都九点了!” 九点了?天啊,怎么就九点了呢?为什么没人叫她?她还要送孩子们去上学,她也还要去学校听老教授们上课的啊! 沈如画抓了抓头发,边埋怨边起来,慌慌张张地套拖鞋去洗漱:“快说!思奇,小米糍,是不是你们俩把我的闹钟给我关掉了?” “才不是嘞,是爸比关掉的。” “你爸比?”沈如画愣了半秒,“你确定?” 小米糍像一条小尾巴似的跟在她身后,思奇则十分绅士地守在外面,说:“爸爸说你昨天晚上累到了,让管家奶奶别叫你,他还帮你跟学校请了假。” 顿了顿,他又像个小博士一样,对任何未知的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,追根究底道:“妈妈,你昨晚上做什么了,为什么会累到早上起不来?” 沈如画嘴角一抽:“呃……这个嘛……” 她心虚地看了一眼一旁仰着脑袋望着她的小米糍,讪讪地笑了笑,说:“当然是因为学习啦。” 清了清嗓子,她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跟你们说哦,以后千万不要像妈咪这样,年轻的时候不好好学习,现在才来重新学,多累啊,是吧?所以说呢,你们一定要从小好好学习,学好了成绩就会好,长大了才不会这么累……” 还不等她把话说完,忽然看见小米糍撅了撅嘴,嫌弃地看着她,吐槽:“难道不是因为昨晚上你和爸比啪啪啪了吗?” “……” 外面传来思奇的追问:“小米糍,什么是啪啪啪?” “哥哥,你不知道什么叫啪啪啪?哎呀,当然是指爸比妈咪做爱爱的事情啊!” “做爱爱的事情又是什么事情?” 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小米糍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憋红了一张小脸,一个激灵,说道,“你只要知道,不用多久我们就能有小弟弟或是小妹妹了。” 沈如画已经风中凌乱。 她支支吾吾搪塞道:“小米糍,你够了昂!不是你想的那些,昨晚上妈咪就是画画,画得太晚了……真是的!到底是谁跟你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?” “是裴佩阿姨啊,上次我问她,我是怎么来的。她说是你跟爸比啪啪啪生出来的……” 沈如画嘴角再次一抽。 心里一阵腹诽:那个该死的裴佩!下次见了她的面,可得好好教育教育她,她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女人,到底跟小孩子说了些什么啊! 吃早饭的时候,这个话题还在继续。 小米糍嚼着牛角面包,喝了一口鲜奶后,忽然瞅着思奇,问;“哥哥,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?” 思奇想了想,说:“弟弟。” “为什么?” 思奇挑了下好看的眉毛,说:“这个问题很简单啊,因为我已经有你这个妹妹了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