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1章 是不是又怀上了?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81章 是不是又怀上了?

小米糍想了想,又点点头,表示赞同:“我也想要个弟弟。” “为什么?”思奇反问道。 “因为这样的话,我就是家里唯一的小公举啦。” 沈如画从厨房里走出来,听见两个小家伙的一番对话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她还没说要生三宝呢,这两个孩子就开始讨论这些事情了? 真是够了! ……………… 送孩子们去了幼儿园,沈如画想起自己跟厉绝提过要去办理孩子户口的问题,就给他打了个电话,结果是关机状态。 她不放心,给秦卫拨了个电话,秦卫告知她,“厉总去B市出差了,约了顾总,难道他没告诉您吗?” 原来是约了顾墨琛,可为什么没听厉绝提起过? “对!他是提过,被我给忘了。” 沈如画忙撒了个小谎,放下手机后,人有些怔怔的,心想厉绝怎么会没给她提起这件事呢? 正思忖着,裴佩的电话就来了。 裴佩因为工作的问题,又去了一趟涪天市,还带了一些当地的土特产,那些东西据说都是福利院的陆院长给准备的,说是让她转交给沈如画。 也正好,两人可以约上吃顿晚饭。 她从C大出来后,去接了一对宝贝,然后由阿标开车将她送去了约定的地点。 看到紧跟在沈如画身边的两只小拖油瓶,裴佩忍不住上前,抱了抱小米糍,又抱了抱思奇。 这还是裴佩第一次见着思奇,看见他黑亮的大眼睛,跟沈如画如出一辙,裴佩就忍不住感慨。 “天啊,如画,小米粽长得跟你好像啊,而且他长得好漂亮,好像女孩子。你看看他的眼睛,又大又亮,好萌啊!” “阿姨,我不是女孩子。” 思奇提出抗议,皱眉擦掉脸上的口水,“我最讨厌被人说我漂亮了。还有,我是我妈的儿子,当然长得很像啦,这有什么好惊讶的。” 听了思奇的吐槽,裴佩当场石化。 好半晌,才看向沈如画:“呃,这性格……看来是随了厉总啊。” “噗嗤——”沈如画乐得笑出声来。 裴佩已经先点好了餐,服务员上菜,一盘海瓜子搁到沈如画面前,一闻到那个味道,她蹙眉,捂着嘴把头转向一边,控制不住地干呕起来。 “怎么了?”裴佩讶然。 思奇和小米糍也紧张地看脸色不好的沈如画。 “妈咪,你没事吧?” 沈如画喝了口水,幸好没当众吐出东西来,捂着胸口摇头:“大概是上次感冒还没痊愈,把胃炎给整出来了……” 裴佩却突然提高了声音:“如画,你这反应,不会是又怀上了吧?!” 怀上了?沈如画的手下意识搭在肚子上,有片刻的怔忡,她上个月的例假好像是没来。 裴佩看她愣愣的,知道自己十有八九蒙对了,又惊又喜地,冲她眨眼:“在这个小雨伞满天飞的时代,你们两个居然……看来还是厉总的那个什么东东生命力太过顽强,连小雨伞都阻挡不住它在你身体里扎根发芽!” 一旁,小米糍拽了拽裴佩的衣角,问:“裴佩阿姨,小雨伞是什么?为什么小雨伞会满天飞呢?” 沈如画:“……” 皱了皱,她作势要捶裴佩一记粉拳:“有小孩子在场呢,不许乱说话。” “嘻嘻,我这是太高兴了嘛。不过话说回来,你们两口子真是太厉害了,我这还没脱离单身呢,你就马上要有二胎了!我看哪,市政府下次还可以给厉总颁个奖项了,至于奖项名嘛——” 裴佩一双黑眼珠滴溜溜地转了转,灵光一现,道:“嘻嘻,积极响应国家二胎政策奖,怎么样?这名字不错吧!” “不错个头!”沈如画白了她一眼,吐槽道,“我现在已经儿女环绕,哪还用得着想二胎的事情。” 裴佩吐了吐小红舌,活宝一般凑近身边的小人儿,摸了下思奇的脸颊,悄悄说:“小屁孩,你马上就要有妹妹了!” “我才不是小屁孩呢。” 思奇扭头,不满地撅了下嘴:“说不定妈妈怀的是弟弟呢。” “生女儿,你妈没那么累。” “我喜欢弟弟。” …… 眼见着这个话题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向,沈如画赶紧出声道:“打住!打住!都还不能确定是怀孕呢,你们就瞎猜猜什么?说不定是我感冒没痊愈,伤了胃,诱发胃炎了呢。” 裴佩说:“我觉得你还是去医院做做检查吧,万一是呢,你这样瞎猜,也不是办法。” “再说吧。”沈如画不以为意地说。 之后,她又分别夹了两只虾饺,到小米糍和思奇的小碗里。 小家伙们自顾自地吃着东西,小吃货的性情展露无遗,沈如画眼里全是一对可爱的儿女,完全将怀孕这个话题忘到九霄云外。 裴佩看了一眼她苍白的脸,又看了一眼她扁平的脸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 这天傍晚时,沈如画才接到厉绝打回来的电话,告诉她,自己在B市出差,原本是想赶回来的,但临时有些事耽搁了,就回不来。 之前还因为厉绝没有告诉她要出差的事情,而隐隐有些担心,这会儿沈如画才稍稍松了一口气。 趁厉绝不在家,她在附近药店里买了三根验孕棒。 怀揣着复杂的心情,沈如画回到主卧室里,准备验孕时,一颗心还七上八下的。 但没想到,裴佩的预测是对的,几分钟后,三根验孕棒都齐刷刷地出现了两道红色的杠杠,说明她是真的怀孕了。 很显然,她确实怀孕了。 明明做了防范措施,沈如画都不知道那颗小蝌蚪是怎么钻进去的。 还有,这段时间,她在饮食和生活方面都没太注意,半个月前还生了一场大病,输了液,昨晚上她和厉绝还那么激烈地…… 沈如画突然很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,心头忍不住嘀咕:裴佩,你个乌鸦嘴,这辈子是女巫婆转世吗?! 晚上,沈如画孤独地坐在床头,抬头望向天外。 夜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,但空气中却充溢着不安分的灯火跳跃闪亮着,想纷乱的光焰把黑夜弄得缭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