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2章 沈诺不是我的儿子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82章 沈诺不是我的儿子

她轻抚了抚小腹,深呼吸了一口气,心头说不出为什么,这本该是高兴的一件事,却莫名地觉得忐忑不安。 身体里亿万个细胞,似乎都在呐喊: 好想好想他…… 到底还是个女人,即使再坚强,到了这种时候,也还是会矫情起来,想要向自己心爱的男人撒撒娇,告诉她自己的心事。 这么想着,她回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手机。 她想给厉绝打电话,但是又觉得这种事情应该亲自给他说更为妥当,况且这个时间点,万一他正在应酬怎么办? 如果他真要是接了,而她也说了自己怀孕的事,恐怕厉绝公事都不办了就直接回了C城,那她不就又做了一回红颜祸水? 思来想去,最后她还是忍住没给厉绝打电话。 ……………… 翌日,送小米糍和思奇去了幼儿园后,沈如画回到家取了画具和包。 正准备去C大上课,谁知就接到了江雪的电话,说是有事情想跟她谈一谈,于是约在了C大附近的一家咖啡馆。 赵晨枫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,沈如画真没想到江雪还要找她谈什么。 “如画,你来了?”江雪起身朝沈如画打了声招呼,并挥了挥手,面上带着笑。 今天她穿了一件紫色裙子,稍稍收敛了那股尖酸刻薄的精明女人气场:“如画啊,冒昧让你出来,我知道你要照顾两个孩子挺忙的。” “也还好,不算太忙。”沈如画跟她寒暄道。 江雪问她要不要一杯咖啡,沈如画摇了摇头,只要了一杯热的红枣茶,江雪抬头看她,别有深味的一眼。 “雪姨,你想谈什么,就直说吧。” 沈如画一向习惯了江雪的尖酸刻薄,偶尔她的一次客客气气,倒是令她感到背脊骨发寒了,总觉得她有什么套要她往里钻。 江雪讪讪地笑了笑,这才开口。 “如画,其实我今天来找你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 没什么大事,你大费周章让我出来,是几个意思? 心里这么吐槽者,但沈如画并没吭声,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。 没多久,侍应生端着一杯拿铁和一杯红枣茶过来,沈如画接过,说了声谢谢。 江雪望着对面一身休闲装的沈如画,乌黑的齐肩短发是时下流行的波波头,显得更青春洋溢,虽然自家女儿沈天音只比她大了一岁,但看起来却比沈如画世俗风尘了许多。 难怪当初厉绝选了沈如画,何况她还替他生养了两个孩子,而自己的女儿嫁的不好也就算了,还一个孩子也没生出来。 这么一对比,江雪心里的羡慕嫉妒恨就越发浓郁了。 她强忍着那股妒忌,喝了一口拿铁,放下杯子后问道:“我听说你最近又重新在C大读书了?” “……嗯,也就这个月开始的事情。”沈如画说。 “不得不说,像厉绝这样的男人,这世上可能也再数不出第二个了。哎——”言语中尽是艳羡,叹了口气,她又看向沈如画,“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。” 沈如画心想,你找我来,不就是有事要说吗? “那天我来找你,跟你说思奇的事情,其实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知道我们家天音跟赵晨枫是彻底完蛋了。天音这辈子过得不好,也可以说是我造成的,你说的没错,是我太自私了。不过——” 江雪盯着沈如画白净清秀的五官,“我也是没办法,我这后半辈子,能依靠的就只有天音这一个女儿。” 沈如画瞪着江雪,心头一阵阵恼意涌了出来。 什么叫能依靠的只有天音一个女儿?阿诺难道不是她的儿子吗?! 江雪端起咖啡杯,轻轻抿了一小口,抬眼,“如画,这么多年来,你难道没有怀疑过吗?为什么你爸要让我带着阿诺住在别院,不让你们接触他太多,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阿诺根本就不是你的弟弟。” “你胡说八道说什么?!” 沈如画心中大骇,不是很明白江雪说这话的用意。 “你应该也早就看出来了,阿诺这孩子跟我不亲,或者说,是跟我和天音都不亲,他的性格根本就和我不同,甚至和你爸也是大相径庭。” “儿子不随父母的情况,这世上大有人在!”沈如画心中警铃大响,下意识地打断江雪的话,“雪姨,你今天说这些,到底是几个意思?!” 然而,江雪却端坐在位置上,又抿了一口咖啡后,自顾自地继续道: “其实这么多年了,我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秘密,但这个秘密,其实是你爸逼我瞒着的。当年我答应他,只要替他守住这个秘密,他就会娶了我,就能让我们家天音,过上大小姐的生活。” 沈如画听到江雪这么说,双手揪紧了衣服布料。 胸腔里,心脏忽地咯噔一跳,然后又迅速蹿升到了嗓子眼处。 “原本我是想替你爸守着这个秘密,一直到死的。可是……” 微微一顿,江雪看着紧咬下唇的沈如画,说:“可是你爸这么多年都没有消息,而眼下我跟天音,恐怕也没办法再跟你们做一家人了。所以,我不得不把这个秘密说出来。” 沈如画瞪大了眼,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紧紧地揪住。 江雪盯着她瞪大的眼,顿了一顿,幽幽地道:“其实,阿诺不是我的儿子。” 沈如画全身一软。 怎么可能呢?! 不是雪姨跟爸的儿子,那是爸和谁生的儿子?是外面带回来的私生子吗?不可能!爸爸怎么会是那种人?! 她忽然想到什么,说:“雪姨,你骗人的吧!我记得当初我爸接你回沈宅的时候,你还大着肚子呢!我爸还专门为了你,建了一座别院!你现在居然……” “如画。” 江雪出声打断她,道:“电视剧里那些演大肚子的演员,你以为她们是怎么演的?” “……”沈如画脸色一白。 她放置在桌下的一双手,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小腹。 “不!不可能!你肯定是在撒谎!雪姨,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你是不是想要一笔钱?如果是,我让厉绝给你一笔钱就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