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3章 我要五百万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83章 我要五百万

“我……”江雪嘴唇动了动。 两秒后,豁出去道,“没错,我是为了钱,却也不全是。我承认,我这个后妈当得失职,但我还是有良心的。” 良心?呵呵! 她现在来跟自己谈良心,沈如画只觉得可笑至极。 看沈如画冷冷地嗤笑自己,江雪面子上挂不住,说:“如画,你信也好,不信也好,总之我没骗你,阿诺就是你爸带回来的私生子!” “雪姨,别再胡说八道了!” 沈如画霍地站起身来,深呼吸了一口气,强压下自己胸口翻滚的难受,说: “我回头就让厉绝开一张支票给你,但还请你给我爸和阿诺留点口德。好歹他们是和你共同生活了多年的亲人,你这样背后说他们,不觉得太过分了吗?!” 江雪起身拽住她的手臂,也是急了:“如画,我知道你接受不了,可我说的都是实话啊……你要是不信,可以去做一下DNA测试!” “雪姨,你直说吧,你想要多少钱?!” “如画,你信我,我真的没骗你。” “够了江雪!” 沈如画忽然毫不客气地打断,并直呼了江雪的姓名,“趁我还没改变主意,还能替你争取,你就直说吧,你到底想要多少钱?!” 看她是真的发怒了,江雪也不敢再继续说下去。 蠕动了嘴角,她最后伸出五个手指头来:“五……五百万……” “好!就五百万!我回头就去找厉绝要!” 沈如画气得甩开江雪,身边却忽然站出来一道身影,将她和江雪分开来。 她扭头看向一身西装革履的楚之衍,脑子里有些懵,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里,想要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 楚之衍什么话也没说,径直拉起她就走,江雪‘诶’了一声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出咖啡馆。 从咖啡馆出来后走了一阵子,沈如画的脑子还有些懵,直到楚之衍站定后,松开了她的手,她这才回过神来。 “刚才……”她不晓得该解释些什么,最后只能吐出来一句,“谢谢了。” 明知道她不肯说,但楚之衍还是追问道:“刚才是怎么回事?那个女人跟你说了什么,让你受这么大刺激?” “……没什么。” 看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明显不像是没什么,而是很有些什么不对劲。 皱了皱眉,他又追问道:“你老公呢?他平时不是一直把你保护得很好吗?这个时候他去哪里了?” “他出差去了。” 原来如此。 楚之衍点点头,看她脸色不太好,有些担心,“我给你闺蜜打个电话吧,让她来接你。” 如果叫来裴佩,她一定会刨根究底的追问,裴佩又是个大嘴巴,万一事情还没弄清楚,就传到了阿诺的耳朵里,那可就糟了。 “不用了,我没事。” 楚之衍始终皱着眉,表示怀疑:“真的没事?” “嗯,真的没事。”沈如画点点头,忽然想起什么,抬头看向他,“对了,楚先生怎么在这里?你还没回涪天市吗?” “我可能短时期内不会回去了。” “不回去了?”沈如画愣了下。 怕她误会,楚之衍又解释道,“不过你放心,我之所以留下了并不是因为你,而是因为一些公事。如果你不信,可以去问裴佩的。” 沈如画愣了下,噗嗤一声笑出来:“我有说我在担心楚先生吗?” 她这么一说,倒是让楚之衍不好意思了。 “我……”他挠了下后脑勺,“我是怕你误会。” “听起来,你好像和我闺蜜更熟呢。” 楚之衍皱了皱眉,脑子里莫名其妙浮现出裴佩那张娇俏的圆脸来:“也不算太熟,不过……最近的确是和她走得比较近,但都是因为开画廊的一些事。” 完全没听裴佩提起过这些事,看来是有猫腻。那妮子一向是有奸情,都守口如瓶的,等到‘东窗事发’才来马后炮。 思及此,沈如画嘴角划过一抹笑,心情少许好了些。 两人就这么站在马路边上闲聊了一会儿。 自两人说开后,楚之衍就已经想通了,而这段时间亲眼见证她与厉绝的结合,使他更感欣慰,看来当初自己的成全是对的。 他对沈如画更多的感情是欣赏,而非爱情。 看清这一点后,他的心情再无遗憾,而是豁然开朗了。 这段时间他和朋友计划开一家画廊,因为看中了某个地址,一直在考察中,就索性在C城租了一间酒店,打算看好地址后,再回去处理涪天市的事情。 要开画廊还需要做很多准备,这其中必定要用到C大艺术学院的资源,这天早上他约了一位老教授,没想到送走了老教授,却撞见了沈如画。 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,楚之衍不禁有些担心起来,问道:“方便告诉我,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吗?” “是……我的继母。” “她跟你要钱?” “嗯,所以发生了一些口角。”沈如画没敢做详细的解释,楚之衍也看出她的不方便,也就不再继续追问。 之后,楚之衍看着沈如画进了C大的校门,这才离开。 至于沈如画,却是始终有些心神不宁,虽然她认定江雪是为了那五百万而撒的谎,可心里总有些惶惶的。 ……………… C城,国际机场。 “嗯,我刚和厉总下了飞机……晚上?晚上应该没什么事……你有事?好,待会儿下班后直接见面说吧。” 秦卫坐在轿车后座上,透过挡风玻璃,看到厉绝从机场出来,便立刻把车停了过去。 另一侧的侧门开了,厉绝坐进车来,他的身材修长,一时间,车内的空间立刻变得逼仄。 “对了,厉总。刚才跟林静通电话的时候,听她说您没有告诉厉太太,您出差的事情?”秦卫说,“林静说她好像有什么心事。” “嗯。”厉绝一边开了手机,一边降下车窗,点了一根烟,“我昨天傍晚的时候已经跟她说了。” 他皱了皱眉,心想昨天跟她通话的时候,不像是有心事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