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6章 我们一家人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86章 我们一家人

“怎么了?”厉绝发现她脸色不对。 “噢,没什么。” 沈如画赶紧敛去思绪,回头朝厉绝笑了笑:“我去给孩子们洗手。”说着,若无其事地走向孩子们,从沈诺手中接过思奇和小米糍。 “走,跟妈咪去洗手,准备吃晚饭了。” “欧耶!吃晚饭了!”小米糍摸着小肚子,夸张地张大了嘴说,“我肚子好饿啊,妈咪,我饿得能吃下一头牛。” 酷酷的思奇冷不丁插了一句:“我饿得能吃下一头大象。” “我饿得能吃下一条鲸鱼!” 两家伙在‘谁能吃得更多’这个问题上你争我抢着,逗得沈如画直乐。 厉绝深深地看了一眼沈如画,然后看了看思奇和小米糍,没说什么,只是在转身去餐厅之前,说了一句:“走吧,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。” 沈如画给小家伙们整理衣服,思奇忽然抬头看着她:“妈妈。” “嗯。”沈如画莞尔,捏紧了他的小手。 思奇垂着长长的睫毛,伸手,摸着她平坦的肚子:“真好,我就要有弟弟了。以后我的身边,就有弟弟妹妹陪着我玩儿了。” 沈如画闻言,莫名地鼻子一酸,眼眶一热。 她抱紧思奇的小身子,说:“以后,我们一家人,幸福快乐的在一起。” “嗯。”思奇重重地点头。 然后伸手牵着沈如画的手,跟她一同往餐厅走去。 饭桌上,厉绝郑重其事地提出了两个要求。第一,不许孩子们动不动扑向妈咪的肚子,第二,晚上不许跑到大人们的房间里压着妈咪。 小米糍听完后受到巨大打击,第一个表示自己的不开心。 “我不要我不要嘛,我最喜欢玩蹦蹦床了,以后都不能玩蹦蹦床,我不要了啦!” 为了表达出自己极度的不满,她还搬来救兵,“哥哥,你快说啊,你也想去妈咪的床上玩,对不对?” 不等思奇回答,厉绝就瞪了一眼小米糍,故意板起脸来。 “厉筱慈,你要玩蹦蹦床,我给你去游乐场里办一张年卡就行了。但是主卧室里的床,是你们妈咪休息的地方,不是用来玩耍的,听见没?!” 小米糍还是第一次见到厉绝这么凶巴巴的样子,顿时被吓到了,小嘴瘪了瘪,下一秒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。 “呜呜呜,爸比不喜欢小米糍了,还凶小米糍,我好可怜,呜呜呜……我也不喜欢爸比了,哼!臭爸比!” 厉绝额头上立刻显出三道黑线,沈如画也是哭笑不得,真没想到小米糍这孩子发起脾气来也是够倔,真不知道是随了谁。 思奇就显得懂事了许多,伸手轻握住了小米糍的手。 “小米糍,哥哥也觉得家里的床不比真正的蹦蹦床好玩呢,你是没有玩过真正的蹦蹦床,下次哥哥带你一起去玩,好不好?” 这句话果然引起了小米糍的兴趣,她停下哭声,眨巴眨巴了一下眼睛,放下手来看向思奇:“哥哥,你是说真的吗?” “当然是真的,哥哥不骗你。” 思奇一边比划着,一边说,“我玩过一种很好玩的蹦蹦床,可以跳到这么这么高,爸爸妈妈卧室里的床,才跳不出那样的高度呢。” “哇塞,好好玩啊,哥哥,下次你一定要带我去玩那种能跳很高很高的蹦蹦床。” “好啊。” “爸比,这周我就要和哥哥一起去跳蹦蹦床!” “没问题。” 小米糍高兴坏了,厉绝含笑看了一眼身旁的思奇,用眼神给与他赞许。 虽说儿子只比女儿早生出来那么几分钟,却懂事许多,一点儿也不娇生惯养,哥哥范儿十足,很有男子汉的担当,这让厉绝感到十分欣慰。 吃完晚饭后,沈诺忽然说道:“姐,姐夫,这周末我不回来了,我们学校要搞春游活动。” 这段时间已经正式进入春季,很多学校都在举行春游活动,想起小时候自己最期待的也是春游,沈如画就忍不住问道:“去哪儿春游啊?” “大漠农庄,学校在那边包下了一整个农场。” 沈诺一边夹菜,一边说,“听说是前一天下午就到,先是去草莓园摘草莓,晚上搞联欢活动,第二天是体验农庄生活,下午就回来了。” 沈如画听了眼前一亮:“比我们那时候爬山赏花什么的好玩多了呢。对了,需要零花钱吗?需要多少,姐给你准备一点。” “不需要,平时你给我的零花钱我攒着呢。” 沈诺吃饭一向很快,没几分钟就把碗里的饭菜吃干净了。 虽然吃得快,但是他的习惯养得很好,饭桌上没掉下一粒米饭,而且吃完了以后,很自觉地收了碗筷。 “姐,姐夫,我吃饱了,你们慢慢吃。” 看见身旁两个小家伙的碗里还堆着满满一小座山似的饭菜,他笑了笑,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额发。 然后,故意吓唬他们俩,“快点儿吃!吃最后的,小心刘婶罚你们俩洗碗!” 两个小家伙一听,赶紧呼哧呼哧埋头吃起饭来。 沈诺乐了,抛下一串爽朗的开怀大笑,年轻的脸庞上洋溢着青春阳光的笑容。沈如画看着这样阳光沈诺,不禁再一次失神。 晚上,沈如画躺在床上发着呆,怎么都睡不着。 厉绝洗完了澡,一出来就看见她满腹心事的样子,便问:“你今天怎么了?感觉你总有心事的样子。是因为担心怀孕的事,觉得心里有压力?” “那倒不是。” 沈如画摇摇头,到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,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 “那是因为什么?” 厉绝随手将干毛巾往一旁的沙发上丢去,然后坐到床沿边上,抬手盖住她的小腹,一下下轻轻地摩挲着。 “是因为肚子还不舒服?”他拧着眉,极有耐心地替她揉着腹部。 沈如画心头一暖,徘徊在心头一整天的话,终于忍不住,还是排解了出来:“厉绝,我今天见了江雪一面,她……跟我说了一些事。” 厉绝一双好看的眉宇更加纠紧起来,难怪她看起来一整天心神不宁的样子,原来是见了江雪。 “她跟你说了什么?”他低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