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7章 苏薇狱中自杀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87章 苏薇狱中自杀

沈如画将之前和江雪在咖啡馆里对话,一一复述了一遍给厉绝。 听完以后,厉绝的脸色也微微暗沉了下来。 如果江雪只是为了拿到一笔钱,大可以直接找他要,要钱的理由也可以很简单,譬如养育了思奇五年,这个理由足够拿到一笔丰厚的报酬。 但为何她偏偏找到如画,还提到了完全不相干的沈诺。 难道,这其中真的另有隐情? 思索了片刻,厉绝并没有就这个问题纠结太久。 “不排除她想趁此机会大捞一笔的打算,江雪这个人信不得,这一点你应该最清楚。再说了,你也听说过‘鳄鱼的眼泪’这个典故,就不应该因为她的话而胡思乱想。” 他如此安慰沈如画,并抬手轻捏了下她的脸颊。 “行了,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处理,量她江雪胆子再大,也不管糊弄我厉绝。你呢,就暂时别想其他的,明天去做个全身检查,如果确诊是怀孕了,就好好在家养着。” “嗯。”沈如画点点头,心情好了些。 ……………… C城某区女子看守所。 四楼110号房里,忽然传来一道凄厉的惨叫声,继而传来女人们惊慌失措的尖叫声:“快来人啊!4113自杀了!来人啊!” 不一会儿,几名狱警冲进了110号里。 只见房间内,一名长相漂亮身材高挑,但面容消瘦憔悴的女人倒在血泊中,她的左手腕处被利刃划出了一条又长又深的血口,大股大股的殷红色血液从血口子里涌出来。 而她的另一只手里,则握着一块锋利的刀片。 “赶紧救人!”其中一名看似为首的狱警喊道。 立即有人去查看血泊中的女人的伤势,然而情况很不妙,一番查探后,最后那人朝为首的狱警摇了摇头。 狱警暗自低咒了一声,回头对另一名狱警说:“去,通知苏家。” 十分钟后,苏家。 管家匆匆拿着手机赶到书房,还没来得及敲门,就远远地,急切地喊道:“不好了,先生,看守所那边传来的坏消息!” 苏海东正在练书法,听说看守所传来了坏消息,他手中的毛笔倏然一顿。 抬睫看向匆匆推门而入的管家,蹙眉问:“什么坏消息?” “是小姐!小姐她……她在狱中自杀了!” “什么?!” 心中咯噔一跳,苏海东手里的握笔端不住,啪嗒一声轻响,掉在了一张崭新空白的宣纸上,顿时宣纸上被染了几道墨汁。 好半晌的僵怔,苏海东从回过神来。 巨大的悲痛苍凉袭上心头,顿时老泪纵横,哽咽不止,“薇薇……我的女儿……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……爸爸保证会救你出来的,你怎么就这么死了……” 蓦地,一股仇恨的烈火在他那双鹰隼的老眼中迸射而出:“是厉绝!都是姓厉的那小子害的,现在薇薇死了,我要他全家都替她陪葬!” ……………… “阿嚏——” 早上,沈如画刚吃了一口小笼包,忽然打了个喷嚏,随后一阵恶心感就涌上来,她赶紧丢下碗筷,起身跑去了洗手间。 “爸比,妈咪生病了吗?”小米糍听到沈如画在洗手间里大吐特吐的声音,忍不住好奇地问道。 “嗯,你妈咪是有点不舒服。” 小米糍听厉绝这么一说,就赶紧滑下板凳,跑去了洗手间,蹲在沈如画身边,一阵阵替她轻拍着后背。 “爸爸,听说女生怀孕就像妈妈这个样子,是这样吗?”思奇也歪着头看向洗手间,担心地拧起眉头。 “嗯,差不多吧,不过现在还不能确诊就是怀孕,所以待会儿我要带你妈去一下医院。” “那你现在就带她去啊,她看起来好难受的样子。”思奇催促着自家老爸。 厉绝微微翘了下嘴角,果真起身去了洗手间。 沈如画已经吐得连摇头的力气都没了,也不知道是还不是心理作用,之前明明没这么大反应的,怎么一旦怀疑自己怀孕,就开始大吐特吐起来了? 她懊恼地低咒了一声。 厉绝看她脸色苍白的可怕,干脆地一打横,直接把她抱了起来:“看来是不行了,现在就送你去医院。” 沈如画才刚刚好了些,这会儿被他猛地这么一抱,立刻头晕目眩,恶心的感觉又袭来,一时没忍住,刚张开嘴就吐了出来。 “妈咪,你还好吧?!”小米糍吓到了,惊呼起来。 厉绝低头,看着自己身上的污秽,却顾不得去擦拭,抱紧拧着眉的沈如画,对刘婶道:“把我的车钥匙拿过来。” 刘婶连连点头,跑去拿了车钥匙给他。 厉绝把沈如画抱进副驾驶座,替她系好安全带。 身上沾了污秽物,他却好像没看见,脸廓线条紧绷着,摸了摸沈如画苍白带汗的脸,关了副驾驶车门上车,之后给阿标拨了通电话。 “阿标,你待会儿负责送小米糍和思奇去幼儿园,我现在要去一趟医院,如画身体不舒服。” 言毕,他就挂了电话,匆匆坐上了驾驶座上。 沈如画浑浑噩噩着,一阵猛吐后,整个人像是要晕过去一般,头晕脑胀还胃难受,她感觉自己快死掉了似的。 之后车子开始行驶起来,颠簸中脑袋晕晕乎乎的,她渐渐睡了过去。 梦里她听到婴孩咯咯的笑声,转头后,看到了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宝宝正坐在地毯上玩着。 那孩子很可爱,白白胖胖的小身子,咧着小嘴,露出粉嫩的牙床,举着玩具汽车,仰高了脑袋,又黑又大的眼睛笑弯了。 再仔细一看,那男宝宝的五官竟然跟思奇极为相似,简直是一模一样,沈如画心头一软,忍不住伸手要去捏他胖嘟嘟的可爱脸蛋儿…… 然而捏住的却不是那孩子的脸蛋儿,而是成人的手掌,温暖而宽厚,随着她的紧捏也反过来紧紧拽住她的手…… 沈如画缓缓睁开眼来。 原来,坐在旁边的是厉绝。 “醒了?”他的声音跟他的眼神一般,幽幽望着她的眼神带着深情和喜悦,还有几分担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