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8章 确诊又有了孩子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88章 确诊又有了孩子

她眨了眨眼,一时反应不过来,随后看了看四周白花花的墙壁,这才大概猜到自己是吐晕后被厉绝送来了医院。 厉绝俯身,拿过枕头垫在她的背后,手指撩开她的发丝到耳后,又问了一句:“还恶不恶心了?刚才你吐了很多,现在肚子饿吗?” 两人挨得近了,她闻到他身上有异味。 酸酸的,像是过了夜馊掉的东西…… 她想起之前好像在他怀里吐了。 厉绝察觉到这点,起身要出去,却被沈如画牢牢地拉住,双手圈着他的脖子。 “是不是又不舒服了?”他的声音很柔很温和。 沈如画摇头,靠在他的怀里,把头往他肩上蹭了蹭,这样一来气氛就有些变了,她忍不住抬手细细摸着他胡茬扎人的下颌,仰着头去亲他的薄唇。 厉绝心头一动,翻身就把她压住,大掌紧紧揽住她,啃噬般地回应着她。 只是两人纠缠在一起还不到五分钟,厉绝就突然停了下来,起身替她拉好毛衣,再盖上被子。 “我出去一会儿,看给你买点什么吃的。” “好吧。” 沈如画轻嗯了一声,视线依依不舍地定焦在厉绝的身上,不经意间落看到他身上的变化,她脸颊不禁一红。 随即,好像外面有渐渐走近的脚步声,心想难怪都这样了,厉绝竟舍得放开她。 彼此都流连地对方,数秒后厉绝还是转身朝病房门口走去,他刚打开门,医生就出现在门口。 厉绝和医生说了一阵话,之后就出去了。 进来的是一名中年女医生,笑容很慈爱,也很亲切:“你的情况,你老公跟你说了吧?” “额?什么情况?他没说啊。”沈如画愣了下,云里雾里的样子,又以为是什么不好的情况,不禁紧张起来,“医生,是不是什么不好的情况?” “不是不是。”医生摆摆手,笑着解释,“你怀孕刚刚三周,你老公竟然没跟你说。不过,他有可能是太高兴了,也可能太紧张你了,所以忘了告诉你。” 真的又怀上了! 沈如画下意识地将手搭在肚子上,一时间百感交集。 中年女医生缓缓说道:“你当时脸色惨白,又吐晕了过去,可把你老公吓坏了。不过话说回来,你这种才三周就孕吐到晕过去的情况,确实很少见,难怪你老公那么紧张。” 顿了顿,她又说,“你的身子太弱了,以后可得好好养着身体。” 女医生在沈如画病房里待了一阵子,聊了一下关于保胎的话题,等女医生离开后,没几分钟,厉绝就回来了,手里拎着一个袋子,装着早点。 看她眼睛睁得大大的,他一边放下手里的早点,一边问:“怎么不多睡会儿?” “嗯,睡不着。”沈如画靠着枕头,凝望着换了一身衣服的厉绝,他正背对着她站在那,捣鼓那袋子早点。 他果然还是爱干净的,而且办事效率一如既往的高,这么短的时间,也不知道去哪里换了一身衣服,还买好了早点。 厉绝拿了一碗粥过来,坐在旁边椅子上,用勺子小心翼翼地搅拌粥,并时不时吹几口气。 沈如画看着他如山峦般直挺的鼻梁,说:“医生说,我怀孕三周了。” “嗯,我知道。”他把椅子稍微拉近一些,修长的身形,倒显得椅子小了,他舀了一勺粥,送到她的唇边:“来,张嘴。” 虽然她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吐空了,但还是很配合地张嘴,喝下粥。 厉绝喂人的动作生硬,却又十分的小心。 她咽下粥,端详着他脸上的表情,发现自己怀孕,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,忍不住重复:“我怀孕了。” “我知道。” 他淡淡地应了一声,又递过来一勺粥:“乖乖吃东西。” 沈如画脸红了,轻声咕哝了两声。 什么嘛,她确诊怀孕了,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。 厉绝一勺一勺地喂她喝粥,细心又体贴地照顾她,自然是将她脸上每一个细小的表情都纳入眼底。 “我对你好不好,你心里还不清楚?再说了,对你好,又不是嘴巴说的好听,关键是看男人怎么做,不是吗?” 厉绝目光深邃地望着她,继续道,“上次你怀孕我都不在身旁照顾你,这次我要一并补回来。” 他轻握着她的手,指腹轻抚着她的手背,“而且,我很想真正体会一次当准爸爸的感受。” 沈如画望着他,脸颊红红的,两个人不由自主地又抱在一起。 他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,一手紧紧地搂着她的纤腰,把她拉向自己的怀里,隔着衣衫贴着他结实的胸膛。 她的嘴唇有些缺水,干干的,况且她也没有化妆,此时此刻不知道有多么憔悴难看了。 可厉绝却丝毫不在意,就这么紧紧地拥着她,双手小心翼翼地揽在她的身侧,把她拥在怀里,吻得食之入髓,辗转反侧, 他一边吻着她,细细轻啄,一边低喃轻问:“怀小米糍和思奇的时候,你是不是也像这次这么辛苦?” “唔,还好,那次倒是没这次这么辛苦。”沈如画摇着头说。 也亏得那时候自己的身子争气,不像这一次这么大反应,否则当时那样困难的情况下,她很有可能保不住孩子们。 反倒是这一次,身体好像特别脆弱。 两人正缠缠绵绵着,忽然听见石壁上挂着的电视机里传出新闻播报员的声音—— “……插播一则实时新闻。从本城某女子看守所里传来的消息,今晨,一位二十多岁的女罪犯在看守所里畏罪自杀,据悉,这位女罪犯正是苏家千金苏某,曾是厉氏集团法律顾问……” 病床上的沈如画,身体倏然一僵。 苏家千金苏某?难道播报员说的是苏薇?! 她从厉绝的怀抱里脱身而出,抬头看向他,看见他脸上的严肃表情,顿时明白自己没有听错,于是几乎和他同时看向石墙上的电视机屏幕。 电视机屏幕里,正闪现过一幅幅画面。 狱警正抬着一具尸体从看守所里出来,并交到一个中年男子的手中,而那个中年男子,正是苏薇的父亲苏海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