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9章 你是孕妇你最大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89章 你是孕妇你最大

“怎么会这样?”沈如画惊怔着张大嘴,久久无法回神。 比起她的惊讶,厉绝的脸色倒显得平静许多。 “苏薇的性子烈,一向骄纵惯了,看守所那种地方她肯定是受不了的,只是没想到,她竟然……” 心头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起伏,厉绝默了默,这才继续:“这也怪不得别人,始终都是她自作孽。如果不是她错得太离谱,或许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。” “看她父亲的样子,我担心他把责任归咎到你的身上。”沈如画看着电视机里苏海东悲戚的面容,有些担心起来。 “真是这样,我也无话可说。不过——” 微顿,他侧头看向沈如画,紧挨着她的娇躯,轻啄了一下她的唇,“套用你的一句话,沃问心无愧。” “可是……” 她还想说话,厉绝却忽然扣住她的后脑勺,又吻了下来。 知道她担心自己,为了堵住她的嘴,不让她再想些没用的事情,他索性选择了用‘吻’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。 沈如画受不了这样的撩拨,被吻得喘不过气,几欲晕厥过去。 好不容易被他放开,刚来得及喘了口气,正想控诉他的蛮横,忽然一阵恶心感又涌了上来,她忙捂住嘴,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把污秽物又吐在他刚刚换上的新衣服上。 “又想吐了?”厉绝皱眉,心想这么下去,她的身体怎么受得了。 “唔——” 沈如画难受得很,觉得忍不下去了,赶紧摆摆手,冲进了洗手间干呕了一阵,却是什么都没吐出来。 厉绝很紧张,赶紧去找那位女医生开了一点治孕吐的药来。 她吃药的时候,是厉绝亲手替她倒的温水,正好有电话打进来。厉绝忙着照顾她,就没接。 过了一会儿,电话又打了进来,这次他皱了皱眉,最终还是接了:“……嗯,我知道了,你和林静先过去……嗯,我晚点去……具体的你安排就行……好……” 沈如画隐约听到一点声音,猜测大概是秦卫打来的电话。 厉绝挂了电话,转过头来,生怕沈如画胡思乱想,便解释了一声:“是公司的事情,你别乱想。” “我哪有乱想。”她哭笑不得。 “我这不是怕你怀了孕,胡思乱想吗?网上不是说,孕妇最怕胡思乱想,动了胎气吗?听说还有人因为怀孕,得了抑郁症之类的。” 噗—— 沈如画终于忍不住,噗嗤一声笑出来了:“诶,我说,你可是厉氏集团总裁,平时上班都在网上看些什么啊。” 厉绝脸上微微泛了一层红。 还真被她猜中了,从昨天到今天早上送她来医院,他有空的时候,就是用手机在网上查阅有关孕妇小常识的资料。 譬如‘孕期吃什么才不会吐’,‘怀孕吃什么才能补’,‘孕妇最怕的三件事’,‘孕妇小保健常识’…… “今天在家好好休息,学校那边,我已经跟你们学校教务处打个招呼。”厉绝一边说着,一边替她收拾病床上的东西。 “我这才没开始上几节课,又要请假?不太好吧。” 看他不说话,沈如画摸着自己的肚子,嘟了嘟嘴,“我可不想生了三宝,还没拿到C大的毕业证,你不是说要支持我的吗?” “……”厉绝不是不支持她。 他纯粹只是觉得,她如今怀了孕,该好好在家养胎。 看他不说话,沈如画急了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:“你不会给我请了很多天的假吧?” “没有,也就只有今天。” 厉绝没说假话,之前不知道她情况到底怎样,就只请了一天,如果她不反对,他倒是想给她请个一个月,好好把她养在家里。 沈如画皱了皱眉,摇晃着她的手臂:“厉绝,我现在还行动方便,上课也就只有那么几节,等肚子大了我再请假。现在,我还不想整天待在家里。” 她央求般看着他的眉眼,有些撒娇的意味。 厉绝心头一漾,就笑了。 “好,都依你,你是孕妇你最大。”他宠溺一笑,抬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梁,心头温暖无比。 “老公,你最好了。”沈如画笑着,顺势窝进他的怀里,“等我拿到证书,以后你让我待在家带娃什么的都行。” “那可不行。” 厉绝轻搂住她的纤腰,“我厉绝的老婆,可不能留在家里当黄脸婆。等你生了三宝,我就把公司的事情移交一部分给秦卫,然后我多抽空在家带孩子。至于你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 “真的假的?”沈如画感动地看着自家老公。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他轻啄了一下她的唇瓣,问道,“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做什么?总不能又去画廊打工吧?” 他可不想自己的老婆太辛苦。 “这个嘛……之前我倒是想过开一家画廊。” 沈如画想了想,忽然灵机一动,“啊对了,我突然想起来楚之衍好像也有在C城开画廊的计划呢,正好改天找他淘一淘经验。” “楚之衍?” 厉绝皱了皱眉,怎么忽然说起楚之衍的事情了。 当即有些不高兴了,嗤之以鼻地说:“你找他,不如找你老公我,在C城,还有谁拥有比我更好的资源?” 在他眼里,楚之衍算是一个优秀的男人,他可不会让任何一个优秀的男人有靠近自己心爱的老婆的机会。 更何况,这个男人曾经还想追求他心爱的老婆! “你说的也没错哈,那我想想看。” 沈如画没发现正在吃飞醋的厉绝,只是忽然想起楚之衍前几天说起在找商铺的事情,心想这不是正好的事情嘛,带他去看看那间商铺,如果他感兴趣,也算是替厉绝还了一桩人情。 沈如画心里打着小九九时,厉绝已经弯腰将她抱了起来。 “啊——” 她吓了一大跳,下意识地惊呼出声。 “我抱你下楼去。”他不悦地盯着她粉红的唇瓣。 该死的女人,还在想楚之衍? “诶,不是要乘电梯吗?哪里用得着唔唔唔……” 余下的言语,全数化作唇齿间的缠绵缱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