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为他留下的疤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9章 为他留下的疤

难道,是厉绝来了? 她放下笔,起身走出别墅,看见门口停下来一辆红色的法拉利。 车上走下来一个女人,沈如画定睛一看,愣住了。 竟然是……苏薇?她怎么来了? “沈小姐,你好,我听说你在这里画画,就顺道过来看看你。”苏薇笑了笑,踩着高跟鞋缓步走来。 特地来看她?苏薇找她做什么?上一次在厉绝生日趴上被苏薇给了个下马威,沈如画对她还是多多少少有些防备的。 沈如画回过神来,迎上去,“你好,苏小姐。” 苏薇手里提着一盒点心,包装的非常精致,她笑着对沈如画说:“沈小姐画了几个小时的画,应该是饿了吧?我带了些点心。” “……谢谢。” 进屋后,苏薇一边驾轻就熟的往里走,一边说:“我也是才知道阿绝雇了你画画,要不然我就亲手做好点心给你带过来了。不是我吹牛,我做的抹茶蛋糕可是很好吃的,就连阿绝也赞不绝口。” 沈如画不清楚她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,但她感觉得到,苏薇这一趟绝对不是顺路,而是专程来找她的。 “我没关系的,反正我一向不太喜欢喝下午茶。”沈如画淡声回答。 跟苏薇说话時,沈如画都是小心翼翼的,心里莫名的戒备。或许是因为她比自己年长,又或许潜意识里,感觉到苏薇对自己的敌意。 苏薇没说话,只是淡雅的笑了笑,“我突然过来,不会打扰了沈小姐吧?” “没有,反正我一个人也挺无聊的。” 苏薇去了厨房泡茶,回来时,她已经脱掉了外面的风衣,沈如画的视线无意中落在了苏薇的手腕上,目光一怔。 那里,竟然有道不算太深,却又让人忽视不了的疤痕。 察觉到她的目光,苏薇笑了笑,说:“不好意思,吓到你了,我这个疤痕,是不是很丑啊?” “呃,不是的,我只是……有些好奇,像苏小姐这么漂亮的人儿,手腕上怎么会留下疤痕呢?”沈如画忍不住问。 苏薇笑了笑,娓娓说道:“这个疤痕多多少少跟阿绝有些关系。” “跟厉先生?” 点点头,苏薇继续道:“我跟阿绝小时候就认识,有一次我和他在屋子后面的花园里玩,他和其他小孩儿玩闹的时候,不小心推撞到了我,我摔倒在地上,手腕被玻璃碎片划破,当时就流了很多血……” 后面的故事,和许许多多小说里青梅竹马的情节差不多。 而沈如画也总算明白过来,这才是苏薇来此的真正目的——她在暗示自己,她跟厉绝是有很多故事的关系。 心里说不出的怅然,苏薇看了,心里暗暗嗤了一声。 小女孩儿就是小女孩儿,经不起骗,更经不起打击,把她看成是自己的情敌,还真是抬举她了。 得出这个结论,苏薇唇角一勾:“哎呀,你瞧我,跟你说这么多做什么,好啦,让我来看看你的画吧。” 她起身走到落地窗前,看着画架上的画,很公式化的点点头:“你的画不错,以后也给我画几幅吧?” 沈如画说:“谢谢苏小姐赞赏,不过我下学期的学业很繁重,估计没什么时间再出来兼职了。” 苏薇也就跟她客套客套,挑了挑眉,说:“那真是可惜了。” 又坐了一会儿,苏薇驾车离开了,沈如画看着餐桌上一口没吃的蛋糕,忽然一阵心烦。 下一秒,她气咻咻地起身,直接将整盒蛋糕扔进了垃圾桶内。 沈如画的心情糟糕透了,偏偏回到家后,又发生了一件令她十分气恼的事情——一条她最喜欢的项链不见了! 那是一条珍珠项链,虽然并不如钻石那般珍贵,却是母亲身前留给她的唯一一件遗物,她一直珍藏在书柜里,舍不得戴。 可她回家后,却发现柜子里那个装项链的盒子都不见了。 她和小琪找了许久,都没有找到,人都快急疯了。 后来,管家的话提醒了她:“今天早上阿诺少爷去上学之前,好像去过二小姐您的房间,会不会是阿诺少爷拿走了?” “阿诺?”沈如画愣住了。 “闭嘴!” 还没来得及说话,忽然一道呵斥声传来,江雪从别院过来,正好听见这番话,一下子就不高兴了。 “管家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怀疑我们家阿诺是小偷吗?” “不是的,太太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管家的话只说到一半,就被江雪凌厉的眼神给狠狠瞪回去了。 这会儿的沈如画可管不了这么多,她只想着快点儿找到那串珍珠项链,正好沈诺放学回家,司机将车停在了门口。 她赶紧迎过去,将门打开后,拽住沈诺的胳膊,迫不及待地问:“阿诺,回答二姐,你今天早上有没有去过我的房间?” 平日里激灵古怪的沈诺,小脸上闪过一抹慌乱,立即摇头说:“没有。” 然后,他操起小书包,就往宅子里跑。 沈如画太了解他这个弟弟了,往往他这副慌乱的样子,八成是做了什么坏事。 当下,她转身就把他的小胳膊拽住:“阿诺,先别跑!先跟姐姐说清楚,你到底有没有去过我的房间。还有,看到过姐姐的那串珍珠项链吗?” 小琪走来,愤愤不平地说:“二小姐,干脆直接翻开他的书包检查一下,不就知道了?” 小琪认定沈诺偷了项链,伸手就要去拽他的小书包。 沈如画拦住她,呵斥了一声:“小琪!别这样!” 她在沈诺面前蹲下身子,牵住他的一双小手,温柔地道:“阿诺,你老老实实跟二姐说话,二姐不会生气的。” 沈如画几乎猜到项链就是沈诺拿走的了,可她不想打骂孩子,她相信沈诺是个好孩子,他拿走她的项链,一定有什么原因。 可是,沈诺吓坏了,伸手猛地一把推开沈如画,转身就往宅子外面跑去。 沈如画不防备他这一推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 而就在这时,门外忽然一道尖锐刺耳的“吱呀”声传来。 “阿诺——” “阿诺!!!” 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,沈如画第一个反应过来后,赶紧冲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