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0章 别想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90章 别想在这件事上做文章

翌日,江雪就被厉绝召去了厉氏大厦。 却不是在他的办公室里见面,而是约在楼下一家极为隐蔽的咖啡馆里,找了个包厢坐下,然后将一张支票给了她。 “这是你要的东西。” 江雪看见支票上比她预想的数字多了一倍,顿时喜出望外,正要伸手去取,忽然被厉绝收了回去,他目光鄙夷地看着她。 “这是看在你和沈天音曾经抚养了思奇五年的份儿上,才给的这笔钱。以后拿着这些钱离开C城,别再出现在如画面前!” 江雪何时这般卑微过,面子上挂不住,不禁脱口而出:“厉总,你应该听如画说过了吧?” 厉绝冷嗤了一声,“你是说阿诺的身世?” “对啊!”江雪起身,“难道你不想知道阿诺到底是沈云道和谁生的私生子吗?” “我不在乎。” “你……你不在乎?” 江雪的声音高了一个八度。 “对,我不在乎,如画也不在乎。无论阿诺的母亲是谁,就算他真是我岳父从外面带回来的私生子,都改变不了什么,阿诺始终是我们的家人。所以,你别想在这件事上做文章。”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江雪讶然怔住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 这是她怎么也没料想到的,原本以为厉绝来找她,是因为沈如画不方便出面,才让厉绝来一探究竟。 但谁曾想,厉绝不闻不问,直接把支票丢给她,这叫她很生气,让她觉得自己很没面子,好歹她也算是长辈。 况且,之前赵晨枫带走了思奇,还是她通风报信的,他们不但没有说一句谢谢,连一点好脸色都没有。 但偏偏,她又不能拿厉绝怎么样。 厉绝其实没有咄咄逼人,脸色很平静地说着:“今天我给你的这些钱,已经够你和你女儿沈天音生活一辈子的了,以后离如画远点,有些话不该说的,也别出去乱说,撕破脸到时候就不好看了。” 话毕,厉绝留下那张支票,转身就走了。 ……………… 周末,厉绝亲自开着车,带着沈如画以及一对儿女去了厉氏老宅。 玉婶他们老早就在老宅里等着了,因为是第一次见到厉绝的一对儿女,玉婶和冯伯还有袁老头,都高兴坏了,抱着两个小家伙就不愿意撒手了。 沈如画和厉绝也就由着他们去抱,正好乐得自己一身轻。 晚上一家人围在一个大圆桌里吃饭,正好是清明节,附近村子里的人都去放河灯了,小米糍和思奇都没见过放河灯,就吵着嚷着要厉绝两口子带他们去。 回来的时候,两个孩子都睡着了。 “这对小活宝。” 沈如画笑睨着两个孩子,轻捏了捏他们的脸蛋儿,满脸宠溺的笑容,“看来是玩得太累了,明天也不知道能不能起来。” 回来之前,就说好了第二天去给厉绝的父亲上坟。 沈如画想起五年前跟他一起回来过,那天下了一场大雨,他在父亲的坟前淋了一夜的雨,道出自己的遭遇后又大病了一场…… 第二天他就向她求婚了,她也答应了他,只是没想到后来他们错过了五年…… 好在这五年不算太长,而且他们终于有了好的结果,结了婚,有了一对可爱的儿女,马上又要迎来第三个孩子……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小腹,听见厉绝说:“待会儿要不要在楼下后花园里坐一坐?” “嗯,好啊。” 小镇的夜空特别美,正好今晚可以一边小酌,一边赏着美丽的星空,一定是很惬意的,只可惜她不能喝酒。 她遗憾地撅了撅嘴。 看出她的遗憾,厉绝说:“我给你调一杯果汁儿吧,再让玉婶准备点甜点。” “嗯,也好。” 大概是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,他喝了不少的酒。 沈如画没劝他,因为她知道,那就是他心里的一块病痛,一块不深不浅的伤疤,日子久了,就成了身体里的一部分,硬要揭开,只会更痛。 所以,她选择陪着他,安安静静的守着他,知道他像是睡了过去,靠在她的肩头上,呼吸轻缓,被她握着的手也没动一下。 他身上的烟草味和酒气,浓烈中又带着清冽,他比沈如画高了二十几公分,这样靠着,难免不舒服。 沈如画正想拨正他的头,让他往后靠在座位上,却听到他低沉的嘟囔声:“有了老婆,就是好。” 这家伙…… 手顿在半空,沈如画收了收手指,最后还是垂下来搁在腿上,心头柔软得一塌糊涂。 转头,看见他闭眼蹙眉的样子,她问:“很难受吗?要不要我泡一杯蜂蜜水?” “不用。”厉绝低低地嗯了一声,皱了下眉,没有其他话,沈如画抬手,冰凉的指尖触碰到他的下巴,往上,是他滚烫的脸。 刚要收回手,他却突然握住了她。 在她发怔时,他忽然俯身覆上她的唇,沈如画忽闪了下眼眸,没动,厉绝仿佛很享受这种感觉,在她的唇上辗转反复,温柔地吻着,烈酒的味道充斥了她的口鼻。 一发不可收拾前,她拦住他欲作恶的手:“睡了吧?时间不早了。” “再陪我一会儿。” 他又想继续,这次被沈如画紧紧地拽住衣袖:“你忘了我们又有宝宝了?” 男人动作一顿,旋即,懊恼地低斥了一声,极不情愿地松开了她,那副样子就像是一只不能偷腥的狮子,模样滑稽,又有些幼稚。 沈如画忍不住笑了出来。 看来,他是真的醉了…… 第二天早上起不来,是预料之中的事情。 不但两个小家伙赖床不肯起来,就连厉绝也成了睡猪,躺在床上硬是不出来,沈如画催了好一会儿,不见效果,索性放弃。 她来到楼下,看见玉婶正在准备去上坟必备的一些东西,便主动要求帮忙。 “哎哟喂,少夫人,你这怀着孩子呢,就别干这些粗活了,有我一个人忙活就够了。” 沈如画不介意地说:“没事儿的,孕妇偶尔活动活动,孩子才发育得好呢。” 她笑了下,开始帮忙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