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2章 沈诺出意外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92章 沈诺出意外

没天赋真的很可怕,就像她,怎么学都学不会切一手薄薄的生鱼片。 “我不会收你这个徒弟的。”厉绝笑着打趣。 “为什么?” 他嘴角浅浅地勾着,“把你教会了,我还怎么跟你献殷勤?万一哪天惹你不高兴了,靠我这手艺还能哄哄你。” 沈如画一怔,随即乐了。 这都是什么歪理…… 气氛正好,衣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 她掏出手机一看,是沈诺打来的。 沈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?他不是正在春游吗? “喂?”她接了电话。 “你好,请问是沈诺的姐姐吗?” 电话里传来的不是沈诺的声音,而是一把同样年轻的嗓音,像是他的同学。 “你是?” “我是他的同学,”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着急,“沈诺出事了,今早上他和同学去爬山,发生了意外,他为了救那位同学,从山崖上摔下去了。” “什么?!”沈如画大骇,整张脸在刹那间变得煞白。 “不过您不要慌,刚刚已经找到他和另一位同学了,但是腿受了伤,两个老师开着车把他们送去医院。” 一口气吊着,沈如画急迫地问:“哪家医院?” “市急救中心!” “好,我知道了,我现在就去急救中心。” 挂了电话,沈如画几乎站不住脚,险些晕倒过去,厉绝一把将她扶住,“出了什么事?” “是阿诺,他郊游出了意外,摔下山崖去了。” 厉绝也吃了一惊,但很快镇定下来:“是被送去了市急救中心对不对?我马上让秦卫过去,这边我们也立刻开车过去。” “好。” 沈如画点点头,可双腿虚软得厉害。 厉绝扶着她坐上了车,并系好了安全带,先将两个孩子送回了老宅,然后直奔市急救中心而去。 沈如画脑子里还是懵的,过了不知道多久才回过神来,一只手抖抖索索地拿着手机,另一只手揪紧着自己的衣衫,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。 到了市急救中心,两名学校的老师告诉她,“沈诺已经被送进了抢救室有一会儿了,另外一名叫做洛晨曦的同学,脑部受到撞击,现在也在里面。” “什么……”沈如画只觉得脑子一顿晕厥,险些跌坐在地上。 “小心!” 厉绝紧紧抓住她的手臂,扶着她坐了下来。 “你先别着急,情况或许没你想的那么糟糕,先等一下,说不定一会儿就有阿诺的好消息传出来了。” 她喏喏地应着,点了点头。 厉绝担心她怀着宝宝,精神压力这么大,身体会受不了,便捧住她的双肩,并将自己身上的外套盖在她单薄的肩头。 她抬睫看着他,眼里止不住地往外流。 “没事的,你别急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 他轻拍着她的肩头,音量极轻极柔,她点点头将脑袋枕在他的肩头上,靠了一会儿,才觉得稍微好了一些。 不一会儿,抢救室的门忽然打开了,有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,问道:“请问谁是沈诺的家属?” “我是!” 沈如画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“护士,我弟弟怎么样了?他还好吧?现在抢救过来了吗?是不是抢救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?我就这么一个弟弟,拜托你们救救他……” 她火急火燎地问了一连串的问题,恨不得能立即冲进去看一看沈诺,却被护士拦在外面。 “你是他的姐姐?” 沈如画点头:“是的。” 那名护士脸色严肃地说:“现在是这么一个情况,他的腿摔断了,流了很多血,我们需要给他输血。不过今天我们医院血库里的O型血已经没有了,从市血库中心掉过来也需要一段时间,如果你是O型血,那么我们就可以立刻输血给他。” 沈如画怔住了:“我是B型血……” “我是O型血,让我来吧。”厉绝朗声说道。 “那太好了,事不宜迟,请你马上跟我去做一下准备。” “好。” “等一等!”沈如画突然出声唤住护士。 “沈小姐,还有什么事吗?” “护士小姐?”沈如画动了动唇,“你确定我弟弟是O型血吗?” 护士有些不太高兴:“当然确定,这种事情能马马虎虎吗?” “有什么问题吗?如画?” 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 沈如画脸色有些泛白,她没再说什么,只是摇了摇头。 厉绝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沈如画,幽黑的眸底闪过一抹担忧,却也来不及多说什么,便跟着护士去了抢救室。 沈如画心头乱如麻,跌坐在长椅上,整个人心神恍惚。 爸爸和她一样是B型血,如果没记错的话,江雪和沈天音都是A型血,既然如此,B型血的爸爸和A型血的江雪,怎么可能生出O型血的沈诺? 江雪没有骗她,阿诺真的不是爸爸和江雪生的孩子! 那么,阿诺的母亲是谁? 心头一沉,沈如画的双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衣角,她的头低低伏着,心跳和时间一样,都几乎停滞。 正在这时,一名中年女子从电梯间里出来后,匆匆走向抢救室,大老远就朝那两名老师走去。 “曲老师,我家晨曦怎么样?怎么会出这种事?她昨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,怎么会摔下山崖去?” 说话的女子五十岁上下,鹅蛋脸庞,唇丰鼻俏,双眉如月,说话时一双小而迷人的眼眸充斥着焦急和忧郁,应该就是沈诺救的那名女同学的母亲。 姓曲的老师愧疚地看着那位母亲,“很抱歉,是我们没照顾好洛晨曦同学,所以才发生了这次意外。” 那位母亲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忙前忙后安排缴费联系的事情,最后才坐到沈如画身旁的长椅上,揪紧着手中一块方巾,茫然地盯着抢救室上头的那盏灯。 忽然,那盏灯灭了。 沈如画和那位母亲几乎同时站起身来,又几乎同时走向抢救室的门,不一会儿医生和护士陆陆续续从里面出来了。 沈如画迫不及待地抓住其中一名医生的手臂,问:“医生,我们家阿诺的情况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