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3章 都是你害的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93章 都是你害的

那名医生点点头,对她说:“他的左腿小腿骨折,大腿根部有一条十厘米划伤,伤口有些深,但好在没有伤及筋骨,也没伤及内脏,只是受了些皮外伤,加上他身体底子很好,所以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。至于那位女同学——” 医生的话是一阵阵起伏,一个个转折,尤其最后那句说完,转头看向那位母亲的刹那,所有人的目光也随之一凝。 “她的情况不是很好,脑部受到严重撞击,可能会有脑震荡的情况。总之,先等等看明天早上的情况吧,如果到了明天早上,她还不醒,我们就要给她再做一次脑补检查。” 说到这里,医生听了下,才道:“还有一件事必须和家属说清楚,她的额头部分受到了大面积的擦伤,伤口愈合拆线之后,可能会留下伤疤。不过,请不要担心,现在医学发达,国内整形技术不比国外差,等孩子再大一点,你可以带她去……”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,那位母亲的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点,“医生,您的意思是,我们家晨曦很可能毁容了是不是?” “也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说,可能会有一些影响,毕竟她现在年纪还小,暂时还不能做整形手术。” 医生的话,无疑令任何人听了,都心头一抖。那位母亲更是支撑不住,不等医生把话说完,身体已经软了下去。 见她脸色不对劲,曲老师赶紧上前将她扶住,“诶,洛晨曦的妈妈!你醒醒!喂,洛晨曦妈妈,你醒醒啊……” 奈何洛母哪里听得见,早已晕了过去。 曲老师赶紧招呼几个护士,医生立即做了措施,过了一阵子,那位母亲才终于缓过劲来了。 沈如画看着这一幕,一颗心很不是滋味。 可她无心顾忌这么多,因为不一会儿沈诺就被推了出来,换到了厉绝安排好的特护病房,厉绝也出来了,可能是刚刚献过血的缘故,脸色不怎么好。 “你怎么样?” “我没事,你去看看阿诺吧。” “真的没事吗?” “秦卫应该快过来了,喏,他已经过来了。” 沈如画抬头看去,果然看见秦卫脚步匆忙地赶了过来,看见厉绝脸色不怎么好,立刻上前扶住他。 厉绝在他耳边叮嘱了几句,秦卫点了点头,抬睫看向沈如画:“厉太太,你去照顾阿诺吧,我在这儿照顾厉总。” 她不放心他,厉绝抬头朝她露出一抹笑容来,她这才稍稍宽了心,去了沈诺的病房。 麻药的劲还没有过去,沈诺此刻正安静地躺在病床上。 平日里,他那样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儿,此刻却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,沈如画看得一阵心酸。 即使有那么一刻,因为沈诺的身世,她心头纠结了一阵子,可是看到这样的沈诺,她心头不再是迷惑,而是担心,焦虑,她只想阿诺快些好起来。 她就这么安静地坐在病床边,谁劝也不肯走,直到厉绝休息够了,挪了一张凳子在她身边坐下:“你休息一会儿吧,可别忘了肚子里的宝宝。” 她愣了下,这才点点头,去一旁的沙发上躺着休息了几个小时。 等她醒过来后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凌晨时分了,她刚刚醒过来不久,沈诺也醒了过来,看见她在身边,直冲她咧嘴笑。 “疼吗?” “不疼。” “怎么可能不疼,骨折是最痛的了。” “我身体好,又年轻,这点痛算的了什么。” 沈如画哭笑不得:“我说你啊,是不是为了在女同学面前耍帅,结果弄巧成拙,自己也吃了大亏吧?下次别再逞强了。” 提到女同学,沈诺笑容敛起,“洛晨曦呢?她怎么样了?” 他说着就要下床,沈如画赶紧将他拦住:“她好着呢,你先顾顾你自己吧。” 她没敢跟沈诺说洛晨曦有可能毁容,只是告诉他,洛晨曦伤到了头部,有可能脑震荡,要多睡一会儿才能醒。 沈如画不提,厉绝当然也不提,两口子很有默契地保住了秘密,沈诺毫不知情下点了点头,轻吁了一口气。 他想要对沈如画挤出一个笑容来,奈何麻药的作用已经消退,所有伤处的痛楚同时发作,笑容扭曲,脸色看起来很糟糕。 他咬牙隐忍着,沈如画焦灼地握紧他微微颤动的手,看他实在很难受的样子,厉绝说:“叫护士过来吧,看有没有必要给你推一点镇痛药。” 说着已经按了铃。 不一会儿,果然有蹭蹭蹭的脚步声走来,沈如画回头看去:“护士,我弟弟好像很痛,你看让医生再给他推一点镇痛药吧?” 然而,回应她的不是护士,而是另一个人。 只见洛母白着一张脸,从门口疾步走了进来,薄唇紧抿着,脸色很难看,手里还握着一个小本本。 沈如画懵了:“洛妈妈,你怎么……” 话音未落,只见洛母抬手,就将那个小本子摔到了沈诺的脸上。 “臭小子!都是你,对不对?!如果不是你,我家晨曦不会不听我的话,非要去参加那个什么春游活动!臭小子,晨曦之所以变成这样子,都是你害的!” 没料到洛母会突然发飙,沈如画吓到了:“洛妈妈,你到底在说什么?我们家阿诺也受了伤,医生说他的腿要花三个月才能痊愈,你怎么……” “不就是骨折吗?养三个月就能好的事!” 洛母大喝着,脸色铁青,胸口一阵阵剧烈起伏,情绪显得很激动。 “你知道我们家晨曦会怎么样吗?她被毁容了,医生说要等到十八岁以后,才能做整形手术,可做不做得好还是未知数!” “你说什么?晨曦她……毁容?”沈诺全身一震。 “对!就是毁容!哼!你姐心虚,还没告诉你吧!” “晨曦妈妈,我不是心虚,我是……” 洛母不听沈如画的解释,眼眶里已经迅速蓄积起泪水来,控诉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。 “晨曦可是女孩子啊,她什么时候醒来还不知道,即便醒过来,看见自己的脸被毁了,受得了吗?换做是你,你受得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