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4章 怎么出来见人?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94章 怎么出来见人?

“我……”沈如画一噎。 诚然,作为女人,她也知道一张漂亮无暇的脸,对女孩子来说是多么的重要。 所以,她完全可以想象,当洛晨曦醒来,知道自己被毁容了以后,会是个什么反应。 “姐,我要下来,我,我要去看一看洛晨曦!” 听说洛晨曦的脸被毁了,沈诺已经按耐不住,他急得要从病床上跳下来,可是他刚刚挪动了一下身体,左腿就疼得钻心刺骨。 顿时,额头上飚出大颗大颗的冷汗来。 沈如画看他这副模样,心疼得很,摁住他的肩头,不让他乱动。 然后,这才转身看向身后一脸怒意的洛母,平心静气地说道:“洛妈妈,我知道您的心情,但是这件事为什么要怪在阿诺身上呢?救晨曦的可是阿诺呀,况且,他也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的,对吧?” “就是他的原因!” 洛母冷冷地嗤了一声,指着床上那本小册子,嗤道:“不相信,你就自己看看那个小本子吧!” 沈如画这才注意到刚才洛母丢来的那本小册子,那是一个粉底樱花图案,看似很普通也很女孩子的小册子。 到底有什么不同? 怀着一份好奇心,她将小册子缓缓打开。 原来,这是洛晨曦的私密日记本,每一篇都是她的心情记录: ——1月3日,今天我们班转来了一位新同学,原来是我的小学同学沈诺,他还跟小时候一样,很快就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,不仅是我们班成绩最好,还是数学课代表,刚转学回来就得了全市数学比赛第一名。不过,女孩子们喜欢他,大概不光是因为这些,还因为他长得很高,人偏瘦,皮肤很干净,笑起来很温柔,的确是个帅哥……不过我好奇的是,他还记得我这个小学同学吗? ——1月7日,今天期末考试考砸了,尤其是数学,我感觉是史上最差的一次,估算了一下大概一百五十分的题,最多只能拿到一百分吧……我最后一个走出考场,整个人失魂落魄的,走路都没劲,没想到撞上了沈诺。我的文具盒掉地上了,是沈诺给我捡起来的,我突然发现……他的手好漂亮啊。 ——1月14日,今天是散学典礼,我果然数学考砸了,这真是一件很糟糕的事,回去肯定会被我妈骂了。不过,高兴的是沈诺居然记得我,还借给我一本数学笔记本,他真是一个好人。 ——1月20日,妈妈给我报了一个数学补习班,没想到在那里也见到了沈诺,原来他是那家补习学校的明星学生,还帮学校拍了几张宣传海报。下课后我去找老师签字要练习册,发现他在帮老师整理东西,好认真的样子。 ——2月23日,今天是开学第三天,我在学校食堂遇见了沈诺,他问我要不要一起吃午饭,还问我有没有不懂的数学题,可以问他。我一边听他讲题,一边偷看他,发现他真的好有当老师的潜质。幸好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抬一次头,要不然发现我偷偷看他,好囧啊。 ——2月27日,今天经过英语老师的办公室,发现沈诺和外教老师用英语对话,他英语说得很好呀,听着很舒服,真羡慕英语说得好的人。 ——3月1日,今天上体育课,老师让我们练习长跑,跑到终点时,背上全都是汗,气喘吁吁,累得我快要晕过去了。后来沈诺朝我走过来,递给我一瓶矿泉水。 ——3月12日,今天是植树节,学校组织大家参加植树活动,我觉得很有意义。可惜的是,沈诺不在,他又去参加数学竞赛了。听说这次他参加的是全国性的数学竞赛,希望他能赛出一个好成绩。 ——3月21日,今天听男生们说,沈诺上次参加的那个数学竞赛,成绩出来了,他得了全国第二名,以他的成绩一定能保送到市里最好的高中,说不定以后还能保送到国外呢。我替他开心之余,有些惆怅。为什么他那么优秀,而我却不管怎么努力,都追不上他? ——3月30日,今天听我们班的女生说,张丽向沈诺表白了,可是又被拒绝了。我心里有些偷偷庆幸,却也感到惆怅。张丽是我们班的班花,成绩也比我好,竟然也会被沈诺拒绝,如果换做是我,结果会不会比张丽还要惨?优秀的人,果然是令人望尘莫及的。 ——4月3日,昨天晚上我看了一部电影,感触很深。那部电影告诉我,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路,一旦确定了目标,就要全力以赴。没错,我不应该这么早下结论,甚至还没付出就已经放弃了。所以我决定,从今天起,我要重新振作起来,我要努力追上沈诺!那个,咳咳,当然,我说的是学习成绩。 ——4月15日,明天就是上初中以来第一次春游,之前妈妈坚持不让我去,我好说歹说,才终于让她同意。我现在很开心,因为,老师给同学们分了组,而我和沈诺恰巧是同一组(笑脸+心)。 …… 即使再傻的人,也不会看不出,一个少女在满篇日记中提到同一个男孩子的名字时,是怀着怎样的心情。 沈如画抬头看了一眼沈诺,然后默默地合上了那本日记。 “现在,你该明白了吧!我们家晨曦之所以去参加春游,全是因为你弟弟!”洛母严厉地指着沈诺。 洛母还在气头上,也不管伸出何处,对方是什么,就一股老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出来了。 “洛妈妈,您的意思我明白了,不过这件事你不能全怪在阿诺一个人身上……” “不怪他,难道还要怪我们家晨曦?哦,我知道了,你要推卸责任是不是?是想说我们家晨曦自作多情是不是?太过分了!” 洛母翻脸就变了个人,不再是之前的温和,眼里泪眼花花,又气又急地说: “我知道你们家不是普通人,那又怎么样?就一点错都没有了?我们家晨曦原本好好的,现在该怎么办?你让她一个十几岁的女娃子,怎么出来见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