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6章 短暂失忆症?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496章 短暂失忆症?

看着这一幕,沈诺被吓到了,他下意识地捧住她的双肩:“洛晨曦,你别这样,别吓我好不好?洛晨曦,你怎么了?洛晨曦!” “晨曦?你醒了!”洛母尖叫着冲了进来,一把将沈诺推开。 她的力道并不大,但是对一个少年来说,力道已经足够,他毫无防备,一下子从轮椅上跌坐了下来。 倒在地上的那一刻,正好右脚压住了骨折的左脚。 一股剧痛从伤口处涌了上来,顿时,冷汗从额头上飚了出来。 洛母根本没有看见地上的沈诺,她抱住怀里的洛晨曦,喊道:“晨曦,你怎么样?晨曦!医生,护士,快来人啊!” 不一会儿,护士和医生赶来。 厉绝被外面的混乱声惊醒,赶过来一看,发现沈诺倒在地上,赶紧将他扶了起来,“阿诺?你怎么样?” “我没事,是洛晨曦……”沈诺忍着剧痛,看向病床上的洛晨曦。 “请大家让一让,让我们做一下检查!” 护士们将沈诺和厉绝他们请出了病房,随后洛母也被请了出来,看见沈诺后,她一下子扑过来揪住他的衣领。 “沈诺,你都跟晨曦说了什么?为什么她一醒过来,就犯病了?你说啊,到底跟他说了什么?” “我……我没说什么……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。”沈诺瘦削的双肩微微颤抖,年轻的脸庞苍白如纸。 “你们走!都给我滚得远远的!” 洛母大喝着,脸色气得发白。 厉绝只好推着沈诺走到走廊另一端,尽量离得远一些,与她保持着一段恰当的距离。 远远地看着洛母倒在长椅上哭得泣不成声,沈诺双手都捏紧了。 不一会儿,秦卫赶来,打探到消息后,将情况汇报给厉绝。 原来,医生为洛晨曦做了详细检查,也问了许多的问题,最后得出的结果是,很可能因为摔下山崖时,洛晨曦的脑部受到强烈的撞击,所以导致短暂失忆症。 “短暂失忆症?”沈诺懵了。 就连厉绝也始料不及,有些心烦地揉了揉太阳穴。 “实在是太佩服那些专家了,脑震荡竟然变成了脑部受撞击,导致失忆?这是不是太狗血了一点?还是他们太不负责,所以轻而易举给出这么一个蹩脚的解释?!” 厉绝在病房外的长廊上徘徊着,掩不住身上的怒意。 这都是什么解释?这都什么年代了,怎么就这么容易得失忆症?还什么短暂失忆症?为什么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在那些所谓的专家身上?! “厉绝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一道清脆细软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背后。 两人不约而同看过去,看见是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沈如画后,彼此的脸色都显得不是很好看。 觉察到异常,沈如画走过去:“耶,阿诺,你为什么不在病房里休息,跑出来做什么?” “姐,是洛晨曦,她……她好像失忆了。” “失忆?” 沈如画也吓了一大跳,这种剧情她还只在电视剧里看到过,这是第一次遇见。 “会不会是医生诊断错了?” 厉绝脸色严肃:“我也希望是医生诊断失误,但很显然,不是。” “天……怎么会?” 沈如画掩嘴,震惊之余,替洛母感到心痛,又有些担心沈诺,担心他会胡思乱想,便走过去摁住他的肩头。 “应该没事的,医生说只是暂时性失忆症,或许等洛晨曦脑子里的淤血清除后,她就会恢复记忆了。” 沈诺抿了抿唇,点头:“希望是这样。” 他垂下眼眉,不仅自责,心中莫名惆怅。 洛母说的不错,如果不是因为他,洛晨曦就不会参加春游,也就不会从山崖上摔下去,破相和失忆,对一个女生来说是致命的打击。 况且以后对她的记忆力会不会有影响,也还是未知的,她的成绩不错,如果因为这次受伤,耽搁了学习可怎么办? 愧疚、自责、不安和懊悔,所有负面的情绪全数涌上沈诺的心头。 趁沈如画安慰沈诺的时候,厉绝跟洛母正在交涉。 从秦卫拿到的资料中,他了解到,洛晨曦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女生,惹人怜爱,被视为标准的模范生。 她小的时候家庭生活很幸福,父亲有一份不错的工作,母亲是全职妈妈,负责照顾她的起居饮食。 只可惜好景不长,就在四年前,洛晨曦的父亲因病去世,母亲只好出来工作,家里的生活日渐窘迫,洛晨曦的学习成绩也因此下降了许多。 现在她又遭遇了这样的意外,确实是一场不幸。 “洛女士,治疗费我已经让人去缴纳了,其他的费用也由我的下属跟你交涉。” 微微一顿,厉绝又说:“你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什么需要,如果有,尽管跟我提,只要我能办到。” “我想晨曦马上好起来,你能办得到吗?”洛母的声音极轻,却很冷。 厉绝一噎:“这个……不在我能力范围内,不过你放心,我一定会把全C城最好的医生请来给你女儿进行救治,一定尽早让她恢复记忆。” 洛母似乎没听进他的话:“我没什么别的要求,唯一的要求就是,别让沈诺出现在我女儿面前!” 厉绝默了默,知道再多说无益,依照洛母现在的心情,肯定是什么都听不进去的。 他无奈地摇摇头,只好作罢。 傍晚时分,沈诺又偷偷地去看了一次洛晨曦。 这一次,他没有走得太近,只是远远地杵在门口,轻轻推开一条门缝。 洛晨曦见到头很昏沉,打算躺下休息,就听见一道细微的推门声,她问:“是谁?” 从她所在的角度看不到沈诺的存在,却又不见他出声,就又问了一句:“是谁呀?” 他犹豫了一阵,但还是推着轮椅进去了。 发现是沈诺,洛晨曦挑了挑眉,直视他,蓦然想起之前他骤然靠近自己的那一幕,不禁脸蛋微微泛红,垂下眼眸笑了笑,随即又看向他。 “你说你姓沈,叫……” “沈诺。”沈诺应了一声。 她点点头,“哦,叫沈诺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