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无端地闹情绪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0章 无端地闹情绪

马路边上,沈诺摔在地上,身前仅一米远处停着一辆黑色保时捷,再定睛一看,沈如画发现那车子有些眼熟。 竟然是厉绝。 还没来得及回神,忽然一个大力冲撞过来,沈如画当场就被江雪撞得头晕眼花。 “阿诺!你还好吧?有没有怎样?嗯?”江雪紧紧地抱住沈诺,又是检查他的手,又是检查他的胳膊或腿。 虽然并没有受伤,但沈诺明显是被吓傻了,愣愣地傻站在原地,苍白着一张小脸,好一会儿都说不出一句话来。 见儿子这副模样,江雪气极了,扭头就要甩一巴掌给沈如画。 但,抬起的手巴掌在半空中被人拦截住,她扭头一看:“厉……厉先生?” “沈夫人,你这是做什么?有话好好说,何必动手?”厉绝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上下来,紧紧地扣住江雪的手腕,目光凌厉地道。 被他凶狠的目光狠狠一瞪,江雪的气焰虽然明显消了下去,但仍然不甘心,气恼地瞪向身侧的沈如画。 “别以为你有厉先生撑腰,我就不敢说你了。刚才你是什么意思?拿我们家阿诺当小偷看待,不就是一串珍珠项链吗?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 看见沈诺险些出事,沈如画心里也很内疚。 “对不起,阿诺,姐姐不是故意的。”她歉疚地看着阿诺,说,“姐姐不是怀疑你,只是想问问看,你有没有看见姐姐的项链。” 其实,珍珠项链丢了也就丢了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但那可是妈妈留给她的唯一遗物了…… 沈如画越想,越觉得难过。 蓦地,厉绝盯着路边的某一处,说道: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路边草丛堆里躺着一个古朴的首饰盒,盒子上缎面绣着的是漂亮的海棠花,虽然漂亮,却被沾上了污渍。 沈如画心中大喜:“是我的项链!” 她连忙拾起那个盒子,再打开锦扣,果然,里面躺着的是一串珍珠项链! 沈如画喜出望外,可惜高兴不到两秒,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:“等等!这串项链……好像坏掉了。” 小琪走近一看,惊呼道:“哎呀,项链已经断掉了,珠子都掉出来好多颗!阿诺少爷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沈诺,他害怕极了,尤其是在看见厉绝那“凶神恶煞”的表情后,肩膀都害怕得抖起来。 下一秒,他赶紧躲到了江雪的背后。 他转身躲到江雪背后的时候,三人齐齐地看见他的书包被打开了。这下子不用猜大家也知道,东西一定是他刚才摔倒的时候掉落出来的。 厉绝皱着眉瞪向沈诺:“还不赶紧跟你姐姐说实话?” “哇——哇——”害怕他的‘淫*威’,沈诺吓得大哭起来。 看着小家伙哭得这么伤心,沈如画就心软了。 回头瞪了厉绝一眼,忍不住吐槽道:“他还是小孩子,你这么吓唬他,他就会说实话了吗?” 撇了撇嘴,沈如画这才看向沈诺说:“阿诺,二姐真的不怪你,你能跟姐姐说实话吗?这串项链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它会坏掉?” 江雪舍不得儿子哭,又自知理亏,便说:“不就是坏了串项链吗?小孩子喜欢,玩了玩而已,就说他是小偷,也太过分了!” 她说完,就牵着沈诺往别院走去。 “嘿,自己儿子偷了东西,还不让说了,宠儿子也不是这么个宠法吧!”一旁小琪气恼地说道。 “小琪,你少说点。” 沈如画斥了小琪一声,注意力回到手中的那个小盒子,仔细一看才发现,除了珍珠断掉之外,就连盒子的边边角角都有摔破的痕迹。 “看样子被摔坏了不少,交给我吧,我找个好点儿的珠宝店,替你好生修补一下。”厉绝说着,就要从她手里取过盒子来。 此时的沈如画并不想见到厉绝,看到他的一刹那,就想起了下午在画室里,听到苏薇说的那些话。 在他伸手之际,她没好气地转身,“不用了,我可以自己找人帮我修补。” “你打算找谁?又是赵晨枫?”厉绝嗤了一声。 沈如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就顺着他的话说:“对,我就是要去找晨枫学长,正好他们家有个亲戚是做珠宝生意的。” 厉绝脸色一僵。 这丫头怎么回事?昨晚上还好好的,不是还照顾了他一个晚上吗? 一旁的小琪见气氛不对,赶紧用手肘轻碰了碰她:“二小姐,厉先生好像是来找你的呢,你这样跟他说话,真的好么?” “厉先生是大忙人,他怎么会有这个闲情雅兴,专门来找我?”说完,沈如画气咻咻地径直进了宅子。 厉绝听沈如画说话的口吻,不禁蹙了蹙眉,越发觉得今天的她不对劲。 不过,他确不是专程来找她的,而是来找她父亲沈云道,待沈云道一回来,两人一同去了书房。 沈如画在楼下等着,准备了茶水,帮忙端去了书房。 不知道厉绝和父亲在说些什么,一本正经的样子,父亲也是频频点头,眉色深重,她不免多看了两样。 难道又是家里的纺织厂出了什么问题? 她悄悄问了管家,管家也说不知道,不免心里的疑惑更深了。 将盘子端回厨房后,一转身,沈如画忽然瞥见一道矮小的声音,仔细一看,不是弟弟沈诺还有谁。 他手里抱着一个小钱罐,躲在石墙后面,过了一会儿又探着小脑袋来,小心翼翼地看着沈如画。 猜到他有话要对自己说,沈如画温和地笑了笑,然后朝沈诺招了招手:“阿诺,你过来。” 沈诺犹豫不决的样子,几秒后才终于迈出步子,走到她的面前,说:“如画姐姐,你还在生我的气吗?” 沈如画故意撇了撇嘴,沮丧地说:“当然了,因为姐姐最喜欢的项链摔坏了。” 沈诺脸色立刻流露出愧疚的表情,然后,将怀里的小猪钱罐递到了沈如画的面前。 “喏,如画姐姐,我的小钱罐给你。你拿着里面的钱,再去买个项链,好不好?” 沈如画捧着他的小脸蛋儿,问:“阿诺,你承认项链是你弄丢的了,是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