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1章 道出怀疑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01章 道出怀疑

看出沈如画有难言之隐,就连她这个好闺蜜都不方便说,裴佩也就不便多问。 DNA检测需要1到3天才能拿得到结果,这三天对沈如画来说无疑是煎熬的,好在有一对可爱的儿女,充当她的生活调节剂。 这天晚上,沈如画给两个孩子洗澡,思奇由厉绝负责,小米糍则交给厉绝。 沈如画替小米糍脱下贴身衣物的时候,她就发现衣服有些紧了,于是说:“诶,小米糍,妈咪发现你最近身体长好了呢。” 小米糍拍了拍小肚子,一双小肉手胡乱往脸上抹了抹,然后轻捏了捏自己的脸颊,“最近我每天都能吃两碗饭呢。” “能吃饭是好事。”沈如画笑着说。 可小米糍嘟了嘟嘴,抱怨道,“可是,哥哥每次都要笑话我,说我再吃下去,就快长成馒头那样了。” 馒头成年后,越来越长得雄壮了,完全没有一丁点以前瘦削流浪狗的模样。 听到小米糍这么说,沈如画噗嗤一声笑出来:“才不会呢,你现在还小,多吃一点,也是长个子,不会长肉肉的。” “还是会长肉肉的,不信妈咪你看。” 说着,小米糍故意把肚子鼓了起来,看起来很可爱,沈如画当即笑起来,掬起一捧温水扑到她身上。 “妈咪信了,那以后,妈咪就不叫你小米糍,改叫你小馒头吧?” “啊?我不要!我就要叫小米糍!” 母女俩笑得嘻嘻哈哈,厉绝从外面推门进来:“怎么还没洗完?小心着凉。” 小米糍回过头来,看见厉绝进来,一下子急了,赶紧将双手盖住自己的身子,说:“啊,爸比羞羞!偷看女生洗澡澡!快出去!” 厉绝乐了:“就你那个小身板,有什么好看的?” 说话间,思奇也偷偷溜了进来,悄悄凑进脑袋来看个究竟,看见小米糍哧溜溜的样子,也乐了:“哈哈哈,小米糍变成光米糍了。” 小米糍闻言,用脚踢着水,大呼小叫起来:“哇哇哇,哥哥羞羞,偷看人家洗澡,你和爸比都好坏,快出去啦!” 沈如画哭笑不得:“好啦,你们都出去吧,别逗她了,待会儿该感冒了。还有,你替思奇吹吹头发,被让他也凉着了。” 厉绝这才牵着思奇的手,带他去吹头发。 过了一会儿,将两个孩子都哄了睡着了,沈如画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。 回到主卧室里,想到明天就该去医院DNA检测中心拿报告了,她又不自觉地皱紧了眉头来。 冷不丁地就听见厉绝问:“你这几天有什么心事吗?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。” 按理说,最近没什么大事,她该好好安胎才对,怎么看起来有烦心事的样子?又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怀孕综合症? “我有吗?”沈如画涩涩地笑了下,“可能是明天要去做孕检,怕三宝有什么问题,所以才有些心神不宁的吧。” “有我在,你还担心什么?”厉绝抱住她说。 她嗯了一声,笑容略显牵强,想起明早要去医院拿结果,她又叮嘱厉绝:“对了,明天早上你送两个孩子去幼儿园吧,我就直接去医院做孕检了。” 之所以这么安排,无法是不想被他知道,她去医院不是做什么孕检,而是拿DNA检测结果。 “你自己去?” “对啊,做孕检的人特别多,我得早点去排队,你就不用亲自送我去医院了,省得耽搁了孩子们上幼儿园,也耽搁了你的工作。” 厉绝皱眉沉思了一会儿,却没说什么。 第二天清早,沈如画起来时,厉绝还在睡,被她翻身的动作吵醒,他闭着眼握住了她的柔荑:“这么早就醒了?再睡会儿。” “嗯,不睡了。你继续睡吧,过会儿喊你。” 她亲了下他的脸颊,然后换上衣服下了地。 厉绝松了手,沈如画去卫浴间洗漱了一下,换好衣服,又去儿童房里看了一眼,发现孩子们都睡得很熟,她悄悄关了门下楼去。 刘婶已经起来去菜市场,小琪正在做早饭,沈如画先喝了杯温开水,然后叮嘱小琪一会儿帮忙给小米糍和思奇穿上衣物,照顾他们俩吃早饭。 她没有叫上家里的司机,也没有叫上阿标,而是打算出门招一辆计程车。 但没想到刚出来就见到一辆两箱雪铁龙缓缓停靠在铁门外,停下后,车窗滑了下来,露出裴佩那张俏丽的圆脸。 “裴佩?”沈如画吃了一惊,“你这么早……是来找厉绝的吗?” “什么啊,是来找你的。” 裴佩皱了皱眉,“不是昨晚上厉总打电话叫我来的吗?说是你要去做孕检,让我陪你去。耶,你不知道他打电话给我了吗?” 说话间,裴佩开了车门,走来扶住沈如画的手。 沈如画愣了一下,“我怎么不知道他打电话给你了?额,有可能后来我睡下了,他趁我睡着的时候打的电话。” “那就对了。走吧,我们现在就去医院。” 沈如画点点头,和裴佩一起坐上了车,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,问道:“裴佩,昨天厉绝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问你什么了吗?” “没有啊。”裴佩皱了皱眉,两秒后恍然大悟,“哦,你是怕厉总问起你做DNA检测的事情吧?怎么,他还是不知道你要做DNA检测的事情吗?” “嗯。” 说起这件事,裴佩更觉得好奇了:“你说你哦,都跟厉总有了三宝了,怎么还瞒着他做什么DNA检测呢?真不知道你这小妮子整天脑袋里想些什么,到底是要给谁做DNA检测啊。” 这个秘密,沈如画也闷在心里好多天了,终于还是忍不住,脱口而出。 “给厉绝。” 裴佩正开着车,车速不算快,但听见沈如画的这句话,整个人傻了眼,脚下一慌,猛地踩了一脚刹车。 嘎吱—— 一声刺耳的声响后,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。 裴佩太吃惊了,叽叽喳喳咋呼道:“你要给厉总做DNA检测?为什么啊?你不是吧,你怀疑厉总不是他们的亲爹,还是……” “裴佩。”沈如画打断裴佩,侧首极认真地凝向她,“我想,阿诺很可能是厉绝的弟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