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3章 舍,或是不舍?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03章 舍,或是不舍?

沈如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。 进门的时候,她脸换鞋的力气都没有了,脱了鞋,上了楼,推门主卧室的门,走了两步,双腿一软,便直接跌倒在沙发里。 此时此刻,她的脑子一片空白,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检测单上得出的结果。 她将脸深深地埋进沙发的抱枕里,恨不能用这个小小的抱枕,将自己整个人都裹起来,她多么希望自己的眼是盲的,耳朵是聋的。 有多久没有经历过这种煎熬了…… 舍,或是不舍,如何选择都是一种噬心的痛。 原本,她一直告诫自己:这份幸福来之不易,她不会因为这些杂事动摇的,就算如此也不会撼动他们的爱情,他们一定会好好的。 有脚步声走近,是厉绝回来了。 她略微吃了一惊,他这个时候怎么回来了? 正思忖着,厉绝一打开主卧室的门,发现里面一片漆黑,不由得心中一紧。 他伸手打开灯,便看到沈如画倒在沙发上,他连忙走过去,在沙发上坐下,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又用自己的额头贴了贴额,才确定她没有生病发烧。 他轻柔地试探:“怎么了,不舒服吗?” 沈如画翻身坐起来,看向他,扯了一抹淡淡的笑容,说:“你回来啦……我没事。”随后抱住了他精健的腰际。 他摸了摸她的脸颊,说:“一到家就看到你这样,真是吓死我了。” “我真的没事。” 厉绝点点头,并没有问DNA检测的事情,而是问:“孕检做的怎么样?” “嗯,”她随口应了一声,“一切都好,医生开了一点叶酸片。” 她又扯了一抹淡笑,目光落在厉绝的身上,若无其事地问:“咦?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下午没事了吗?” “嗯,我下午没什么事,又担心你孕检不顺利,所以回来看看你。” 其实她压根没有做孕检,叶酸片是之前医生就开好了的,今天早上去医院,纯粹是为了拿DNA检测报告单。 她的眉头微动,目光闪烁地看向一旁,“难得你回来这么早,那我们一会儿早些去接小米糍和思奇,就在外面吃晚饭吧,还可以带他们去玩一会儿。” 当一个人避开与对方的视线接触,便代表这个人有事隐瞒,不想坦白。 厉绝转头看向她的头发,又软又亮,还有股淡淡的清香味,不禁伸手摸了摸,又揉了揉她的额发。 他低垂着头,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、无奈,又压抑的笑声。 “你傻笑什么?怎么了?”她觉得今天的厉绝有些不对劲。 该不会是他发现什么了吧?沈如画心头一紧,双手都纠紧了。 厉绝宠溺地笑了笑,“你现在肚子饿不饿?中午和裴佩在外面吃什么了?要不要我去叫刘婶做点下午茶点心?” “你才刚回来,又让你忙这些事,好像太残忍了。” 他的嘴角依然带笑:“老婆怀孕这么辛苦,我这个老公为你多做一点,是心甘情愿的,怎么会残忍呢?” 明明是窝心的甜言蜜语,此时此刻听来,沈如画心中却是酸酸的,隐隐作痛。 她点点头,然后窝在沙发上闭上了眼。 “困了?那你小睡一会儿,我去楼下叫刘婶做点心。”厉绝说着,替她掖好了一床薄被,这才起身走了出去。 待他出去后,沈如画的眼角慢慢地渗出点点湿意。 过了一会儿,厉绝又上来了,“丫头,刘婶做了凤梨酥,你要吃点吗?” 沙发上的人儿没吭声。 厉绝走近,发现她还睡着,轻唤了两声,她没醒,睡得依然很沉,他轻叹了一口气,蹲下身在她额头上爱怜地轻轻印上一吻。 这个蠢笨的老婆,还是习惯性地藏着心事,不愿意告诉她。 算了,看在她这么困,又怀着宝宝的份儿上,就不跟她计较了。 他弯身,将她抱起,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,为她盖上被子,然后又在她的唇上落下一记轻吻,这才放轻脚步走出卧室,带上了门。 沈如画并没有睡着,他叫她的时候,她就醒了,只是不想回应,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。 想到那份报告单,想到他为了他母亲的事情伤透了心,想到他母亲因为另一个男人伤害了他,而那个男人是她父亲,她就无法正视他的眼睛…… 她伸手抚上了自己的嘴唇,上面还留着他特有的温度。 眼眶里微微又起了一层蒙蒙的泪雾,过了一会儿,眼泪一滴滴地,如同断了线的珍珠掉落下来。 周末,沈如画接到大学同学的邀请,去参加市美术协会组织的一个宴会。 她原本是想着出来散散心的,虽知道,坐在吧台边上,一个人摇晃着手中的橘子汁,轻轻摇晃着,心情却是愈发苦涩了。 “怎么回事呢?今天你已经发了一个晚上的呆了。”身旁突然出现一个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。 沈如画扭头一看,发现是楚之衍。 他端着一杯白葡萄酒,轻晃着,“我以为你和厉绝结婚后,应该是生活美满幸福的,但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样一个——” 楚之衍很毒舌地指了指她的脸,“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的样子很像是被人抛弃的怨妇,如果不小心被媒体拍到,很有可能被人添油加醋一番。” 沈如画自嘲一笑,而后说:“如果只是单纯的感情问题,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怕就怕在,有些问题不是因为感情不合,而是……” 见她欲言又止,楚之衍蹙眉:“是什么?” 她涩涩一笑,“其实也没什么。” 楚之衍轻蹙了下眉,正欲问个究竟,喧闹的场内突然安静下来,随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原来是一位老教授被学生们请上了台,为大家演唱一首歌。 气氛渐好,沈如画的心情也一点点平复。 “对了,跟你说件事。” 楚之衍突然说:“涪天市那场绘画大赛,虽然你放弃拿奖,但你的作品得到评委的赏识。他们想购买你的画作版权,并邀请你去欧洲游玩一圈,谈一谈个人画展的事情。怎么样,有兴趣考虑一下吗?”

下一篇   第504章 去法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