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4章 去法国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04章 去法国

原本,楚之衍也只是闲聊一般随口说说,却听见一直沉默不语的沈如画忽然问道:“如果我答应去,那么会在欧洲呆多久?” 楚之衍愣住了,发问道:“你想去?” “嗯。”沈如画云淡风轻地笑了笑,“你不是说可以去欧洲游玩一圈吗?免费的,我为什么不要去?还可以顺道开阔一下眼界。” “可是,厉绝会允许你去吗?” 想着可以出去散散心,沈如画浅笑了一下:“所以才问你大概去多久啊,如果只是短时间的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 “大概一个星期,最多不超过十天吧。” “唔,时间不长也不短,正合适。”她满意地点点头,“我回去跟厉绝商量一下吧,两天后给你答复。” “那好,如果你决定了就给我电话,我也好联系欧洲那边几位展馆的朋友们。” 楚之衍很高兴沈如画能认真考虑他的提议,能见证一位有才华的朋友在艺术领域里发挥自己的作用,对楚之衍来说,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。 与他自己的利益,毫无关系。 彼时,他并不知道沈如画已经怀有身孕,倘若事先知道,一定不会跟她提起这件事,这也是楚之衍以后特别懊悔的一件事。 沈如画仰头,喝掉杯中的橘子汁,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。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爱钻牛角尖,但她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,她会胡思乱想很多很多的事情,那张DNA报告单始终在脑子里徘徊不去。 就想裴佩说的,这一切很可能是苏海东发来的那些短信,目的是挑拨她和厉绝的关系,她想多了就是中了奸计。 明知道如此,她却不得不承认,对方正中了她的死穴。 也许女人总会在风平浪静的时候钻一下牛角尖,没事找事,但是要立即找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很难。 她强迫自己永远都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只要往前看,两人能够幸福地在一起就好。 还以为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可是她突然发现,他们之间还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障碍……这才是她真正的痛苦。 “老实说,我这没想到你会答应考虑这件事。毕竟,之前你连奖项都放弃了。”看出端倪,楚之衍忍不住问道。 沈如画又伸手端来一杯果汁,吃着面前的小吃,笑了笑说: “实话跟你说了吧,我最近确实遇见了一些烦心事,所以才想出去走走。走一段时间,散散心,我心中的结说不定就解开了。” 心结? 她有什么心结? 难道是和厉绝有关? 看出他的怀疑,沈如画突然一本正经地说:“不关他的事,是我家里的事情。对了,如果厉绝问起你,你怎么跟我说的,就怎么跟他说吧。” 楚之衍点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 数日后,C城国际机场。 小米糍和思奇紧紧抱住沈如画的一双大腿,撒娇卖萌道:“妈咪,你到了酒店后,一定要给我们打电话哦,还要跟爸比视频。” “好,妈咪答应你们,一定跟你们视频电话。”沈如画捧着一对儿女的脸颊,浅笑着说道,“你们放心,妈咪就去一周,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 一对萌娃吸了吸鼻子,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。 厉绝将行李箱递给一旁的阿标,然后看向沈如画:“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虽然才一周,但你现在是怀有身孕的人,马虎不得。” “我知道了,这不是有阿标陪我一起去嘛。再说了,楚之衍大后天也会到法国了。有两个男人给我当保镖,你害怕什么啊。”沈如画云淡风轻地说着。 厉绝闻言,脸色更加难看:“就是因为有他在,我才觉得不安全。” 沈如画哭笑不得,拽着他的手轻扯了扯:“你不是吧,你老婆我都怀上三宝了,你还担心他对我有什么心思?别这样啦,要是让人家楚先生知道了,还不得笑话你。” “说到怀三宝,你要多注意身体。”这是厉绝最放心不下的。 他不顾旁人的眼光,抬手轻抚了抚她的肚子,一副痴汉状柔声道:“照顾好自己,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。”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 她点点头,踮起脚尖,依依不舍地轻吻了下他的脸颊,莫名地觉得鼻头一酸。 旁边小米糍捂住眼睛,起哄道:“羞羞!妈咪主动亲爸比啦。” 沈如画回头轻捏了捏小米糍的脸蛋儿,又揉了揉思奇的额发,叮嘱:“思奇,你是哥哥,妈咪不在的时候,你要负责照顾好你妹妹,知道没?” “嗯,我知道。”思奇乖巧地点点头,很有些小大人的样。 沈如画回头又叮嘱刘婶:“刘婶,阿诺就拜托你照顾了,他这两天在家养腿伤,行动多有不便,你多担待些。” “这个你放心,小姐,你只管安心游玩,回来后少爷肯定脸色好多了。” “嗯。” 沈如画点点头,这才一步一回头地朝安检区域走去。 与此同时,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躲在偏僻的角落里,远远地看见沈如画走进了安检区,便掏出手机来,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。 “喂,苏董,是我。” 电话那头传来苏海东低沉老迈的嗓音:“怎么样?看见沈如画了?确定她是要去法国对不对?” 带鸭舌帽的男子点点头说:“是的,她现在已经进入安检区域了。对了,苏董,厉绝只派了一个保镖给她。” 苏海东浑浊的老眼豁然睁大:“你确定?” “是的,苏董,我很确定。” 苏海东忽然低笑了两声,“很好!真是天赐良机!马上通知我们的人,让他们在法国机场那边随时候着,等她一下飞机,就立刻动手。” “明白!” 候机厅,沈如画坐在贵宾室内。 阿标担心她受凉,上前微微躬身道,“太太,需要给您要一床毛毯吗?” “不用。” 她话音刚落,就听见机场播报员播报道:“前往法国巴黎的旅客请注意,您乘坐的波音A34G次航班开始登机。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,出示登机牌,由3号闸口登机。祝您旅途愉快,谢谢!” 沈如画眼前一亮,“开始登机了,阿标,我们走吧。” “好的,太太。” 上了飞机,沈如画无力地蜷缩在宽敞的皮椅上,一旁空姐弯下腰,体贴地问她还需要什么服务。 她只觉得冷,于是又要了一床毛毯。 三万英尺的高空让人觉得平静,沈如画将自己裹得紧紧的,努力不去想自己决定去法国的真正目的。 她本来不想睡的,但怀了孕的体质根本不随她的心愿,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 醒来后她饿得受不了,飞机餐也变得可以忍受了,然后她又继续睡,什么梦都没有,心里空空的,睡眠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,让自己陷进去,便可以无忧无虑。 飞机将降落,空姐温柔地唤醒她。 很快,飞机开始急速地下降,耳膜中有奇异的鼓胀感,沈如画紧闭着眼睛,莫名地生出一种安全感来。 她很快就要忙起来了……真好! 忙起来后,她就无暇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。 思及此,沈如画对这趟出国访学的旅程,感到格外期待。 下了飞机,阿标告诉她早就备好了车子,有专门的司机送他们到预定好的酒店。 她点了点头,说了‘辛苦你了’。 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很困了,又正好是C城晚间,沈如画没有给家里打电话,只是发了个短信,告诉厉绝自己已经抵达巴黎的事情。 沈如画在法国的第一站就是巴黎,待楚之衍赶到法国,和约定的几位艺术家见面后,他们再转站到尼斯,参观著名的画展。 最后三天,则是去法国最有艺术气息的城市里昂。 她到了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拾行李,洗了个热水澡,然后美美地睡了一觉,醒来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附近著名的埃菲尔铁塔游览。 沈如画第一次来到巴黎,这里被称为世界花都,也的确名副其实,尤其是这个季节,大街小巷都是花的绚丽和芬芳,琳琅满目的商品充斥着大街小巷,和鲜花相辉映。 石板铺成的小路,岩石砌成的建筑,远处埃菲尔铁塔的尖顶高高耸立着,直刺云霄。 此刻正是巴黎人用午餐的时候,沈如画随便找了家咖啡店,看了看菜单,要了一份名字很奇怪的菜,还有一份烤奶酪。 最后菜端上来,其实就是牛肉卷,里边胡乱塞了一些蔬菜、鸡蛋和干奶酪之类的东西。 她食欲不见得如何好,只是想尝一尝正宗的法国菜,但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,心里一阵翻腾难受。 不过,就这么坐着看看窗外的街景也是很惬意的事情,于是她又做了半个小时,最后招来侍应生买单。 手刚探进包包里,她就愣在那里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她的包包被划了很大的一道口子,手机、钱包、护照……天啊,什么都不见了。 她出来时是一个人出来的,这要怎么联系阿标? 顿时,沈如画傻了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