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7章 厉绝在我手上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07章 厉绝在我手上

啪嗒一声,手机摔在地上,四分五裂。 “SHIT!”厉绝脸色大变,低咒一声后,冲上去就扣住了小男孩儿的衣领。 小男孩儿吓得脸色都白了,他的母亲急匆匆赶到,大惊失色地瞪向厉绝,嘴里叽里呱啦说着一串发文,大抵是要去找警察的意思。 秦卫担心事情闹大,反而耽搁营救沈如画的时间,便赶忙上前阻止:“厉总,请息怒,那不过是个小男孩儿,他也不是故意的。” 厉绝额头上和手背上的青筋毕露,看得出他在极力压抑心中的怒意。 短短几秒间,他削薄的唇线抿起,松开,咬了咬,又抿起,脸色逐寸逐寸龟裂,显出狂怒的征兆。 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平静,他终于松开了手,放走了那个小男孩儿。男孩儿的母亲如释重负,赶紧拽着自己的儿子跑得远远的。 “秦卫,立刻去酒店调出当天的视频监控,不管用什么方法,都必须查到如画的下落!另外,立刻去给我买一部新手机。”厉绝厉声命令道。 秦卫立刻躬身:“是!我这就去办!” ……………… 巴黎市郊,某处贫民窟。 阿标在一栋铁皮屋内渐渐醒转过来,四周都冷冰冰的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道和腐肉的恶臭味,仔细辨别后才发现,这里像是一处屠宰场。 他的身上到处都是伤痕,是之前和那名男子打斗时落下的伤。 此时,他的脸上罩着一块黑抹布,什么都看不清,只能靠听觉去辨识周围的环境。 周围似乎没有人,阿标努力低下头,想要将被束缚的双手解开来,然而还未来得及采取自救措施,就听见脚步声靠近。 没过几秒,铁皮屋的门被人打开,脸上的眼罩别人猛地揭开。 骤然袭来的亮光刺激得他眼睛扎痛,闭了闭眼,随后缓缓睁开,待看清眼前人时,阿标骇然大喝。 “是你,苏海东?!” 苏海东呵呵两声低笑,森冷的牙齿透出一抹金光。 “阿标,我知道你对你主子忠心,不过呢,你可得考虑好,现在你可是贱命一条,我高兴呢就放了你,不高兴呢,就能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这个世界消失。” 阿标嗤之以鼻,“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,直接动手啊,要杀要剐随便你!” “有骨气!”苏海东哼哼了两声,“就这么要了你的命,还真是可惜。” 说话间,苏海东的一名手下走了过来,手中拿着阿标的手机。 “苏董,这个是这小子的手机,刚刚我们打开后发现有几个未接来电,我查了下,是一个本地的座机号码。” “本地的?”苏海东皱了皱眉,两秒后说,“就用这个号码打回去,探听一下对方的口气,如果是姓沈那个女人,小心不要打草惊蛇,想个办法拖住她,套出地址就行。” “是。” 手下人微微躬身,拿着手机离开。 听闻苏海东的计划,阿标脸色大变:“你们站住!把手机给我拿回来!苏海东,你个老不死的家伙,竟然对一个孕妇下手,你好意思吗?老家伙,你给我回……” 话音未落,忽然‘咚’的一声,阿标的颧骨上挨了重重的一击。 顿时,他的嘴角就溢出了血丝。 “孕妇又怎样?我女儿还被他们两口子给害死了呢,你说我这个仇能不报吗?凭什么我们家苏薇落得入狱自杀的下场,她和厉绝就能高枕无忧,相亲相爱?凭什么!” 苏海东一脸厉色,下颌绷紧着,铁青着脸,咬牙切齿地一个字一个字说着话,那表情狰狞可怕得很。 看得出来这次苏海东是铁了心要下狠手,阿标大吃一惊:“苏海东,你不会得逞的!” 苏海东没再看他一眼,只是朝一旁的手下人使了个眼神,对方点点头后走向阿标,朝着阿标就是一阵拳打脚踢。 “唔……” 阿标痛哼一声,终是体力不支,倒在地上。 ……………… 寂静安详的傍晚,沈如画坐在法式小木屋的花园里,静静地凝听着虫鸣鸟叫。 她下意识地用手轻抚着肚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的缘故,知道她这个妈妈出了状况,小家伙在肚子里也有些不安静,害她晚饭吃得并不怎么舒服。 “是不是胃难受了?”安宁端着一盘水果出来了,“看你晚上都没怎么吃,我给你削点水果吧,说不定吃过后胃就没那么难受了。” “谢谢您,安阿姨。”沈如画微微颔首。 安宁笑了笑,径直拿起水果盘里的一枚苹果,削起了皮来。 她的动作极其优雅,每一个抬睫,每一个转腕,都像极了一幅画,哪怕她已是五六十岁的年纪,看着仍然赏心悦目。 削好了皮,她又将水果削成了大小相同的一瓣瓣,摆得整整齐齐,放于盘子里,看得出来她受过良好的教育,教养与修为极好。 “来,尝尝这发过苹果的味道吧。”安宁笑眯眯地说。 沈如画看着盘子里摆放得漂漂亮亮的苹果,倒是有些舍不得吃了,“安阿姨,真是不好意思,还让你亲自为我削苹果吃。” 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”安宁抬睫瞅了她一眼:“我总觉得你和我极为投缘,所以为你做这些事也是心甘情愿的。” 沈如画点点头,轻拿起一瓣放进嘴里,顿时苹果的清香味入口,格外沁人心脾,且苹果果肉香甜脆口,很是好吃。 她忍不住,又多吃了一瓣。 不经意地抬头,发现安宁正看着她,她刷地一下红了脸:“安阿姨,您别看着我一个人吃,您也吃。” 她将果盘推到安宁面前。 安宁点点头,只拿了一瓣。 此情此景,沈如画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她来法国的根本原因,一下子变想到了阿诺,可她不知道该如何启口。 想了想,她问:“对了安阿姨,我还是不能明白,为什么你说离开就是保护?是因为当年你的离开,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 “嗯,是有那么一些原因。” 安宁吸了一口气,幽幽地凝向遥远的东方,却没有了下文。 沈如画还想多问一些,却听见安宁说:“我先去洗个澡,你再坐一会儿,把盘子里的苹果都吃了吧。” 她起身去了二楼,沈如画想唤住她,但最终还是放弃了。 沈如画一个人吃不了盘子里苹果的分量,还剩了一些,她拿去做成了果汁儿,打算留给安宁喝。 从厨房里出来时,正好听见客厅里的座机电话在响。 “沈小姐,你帮我接了电话吧。”楼上传来安宁的喊声。 沈如画想到自己不太会法语,但既然安宁这样说了,也只好帮她接了电话。 用英文和对方问了声好,接下来问对方是谁,有需要可以留言,谁知话筒里一阵沉默后,骤然传来男人森冷的声音。 “沈小姐,果然是你。” 对方声音很陌生,却又像在哪里听见过,沈如画心口一紧,忽然想起来之前收到那张父亲和安宁的合照时,就是这个男人的声音。 顿时一惊,“你是谁?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 不对,等等,对方怎么知道这里的电话! 惊怔中,对方再次发声:“沈小姐,厉绝现在就在我手上,你要想见他最后一面的话,就坐上派来在你门口等着的那辆车。” 门口等着的那辆车?沈如画下意识地抬头望出去,蔷薇花栅栏外,果然缓缓停下了一辆黑色商务车。 那辆车悄无声息地停在门口,犹如一只鬼魅的怪兽。 她心口一紧,刚想动,却听见男人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:“听着,不要告诉楼上的那个女人,你马上悄悄出来,只要你告诉她,我们就不会动她。” 这时候的巴黎天气已经开始入夏了,屋内也是恒温,可沈如画却有瞬间跌入冰窟的感觉。 安宁刚刚从楼上下来,就看见沈如画往门口走去的身影:“诶,沈小姐,你要去哪里?” “安阿姨,我,我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必须得亲自去处理,抱歉不能陪您了,打扰了,真的很抱歉。”她深吸一口气说。 “可是现在是傍晚了啊,你现在出去做什么呢?而且你怀了孩子,就这么出去很危险的。”安宁感到很迷惑,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急着出去。 “我没事的。” 外面传来嘟嘟两声汽笛声,沈如画只好道了声歉,匆匆往外面赶去。 在大门口不远处,听着一辆法国当地车牌的黑色商务车,她坐了进去,司机也是个欧洲人,根本没有看她一眼,沉默地将车子往前开去。 她回头看去,刚好看见安宁从小木屋里追了出来。 这一路车行得飞快,大概是知道她一个外国人,不知道当地的路,所以干脆连黑布条也不给她蒙上。 她就这么坐在后排座位上,看着陌生道路两旁的树木和建筑都往后倒去。 厉绝…… 他不会有事吧? 沈如画的手抚在手臂上,一下一下,摸到自己皮肤上麻麻的一片,全是鸡皮疙瘩,心脏也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。

上一篇   第506章 失去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