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8章 抓她的人竟然是……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08章 抓她的人竟然是……

巴黎国际机场。 厉绝从秦卫手中接到暂新的手机后,立刻将原本定制好的定位装置重新安装上去。 他担心电话卡受损,无法启动定位装置,在打开手机的那一瞬间,手部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,心头一直祈祷着——她千万不要有事,千万要戴着那一串项链。 秦卫还是第一次看见厉绝这个紧张的样子,连带着也跟着紧张起来。 忽然,嘀嘀两声特殊的像是警报器响起的声音,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定位软件,厉绝眼前一亮,打开软件后进入搜索系统。 两秒后,屏幕上跳出一个红色的小圆点。 厉绝情绪激动地道:“是她!秦卫,可以追踪如画的下落了!” “太好了,厉总!”秦卫也禁不住惊喜出声。 再仔细一看,厉绝浓眉皱紧:“等一下!秦卫,你看这个小圆点的移动速度,如画应该是在一辆车上。但如果她是在车上,那么她这是要去哪?” 他滑动屏幕,顺着那条道路延展到数十里路外,一旁的秦卫忽然视线一顿,“等等,厉总,你看看这里不是……” 厉绝显然也看出来了,眸光骤然间变得凌厉。 两秒后果断下令:“快!秦卫,马上上车,我们必须现在就赶过去救人!” ……………… 黑色保姆车停在了郊外的一个庄园内。 沈如画下车便存了疑问,开口问那名欧洲男人,这里是哪里? 尽管她用的是英文,但对方依然装着一副听不懂的样子,简直要把她急死。 蓦地,两个陌生面孔的黑衣男人从庄园内走出来,一左一右挟了她的臂膀,不由分说往庄园内走去。 阴森的宽阔大厅里,迎面就见到苏海东坐在沙发上,面色祥和,没有半分丧女的灰败神色。 沈如画顿时立即就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十分可笑的大错误。 她一进来,身后的大门就关上了,四周窗户上的百叶窗都关闭着,屋里光线昏沉浑浊,苏海东在昏沉浑浊里看着她,看着她的肚子,那眼神像是刀锋一样的令人生畏。 沈如画这时除了后会害怕,只能祈祷可以全身而退。 是她太蠢了,竟然相信有人控制住了厉绝,这世上还没有那么轻而易举能控制住厉绝的人,这下倒好,反倒让她成了厉绝的绊脚石。 她大概想得出苏海东要做什么,整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里。 “苏先生,你这是想做什么?”她尽可能地冷静下来,试图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静淡漠。 然而,苏海东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般。 他呵呵低笑了两声,言语中充满了讽刺,说:“没想到请你来做客的是我吧?沈小姐,哦不,厉太太,你肚子里的孩子多大了?” 话落,他凌厉寒凉的视线,定焦在沈如画的肚子上。 沈如画默不作声,下意识地捧住自己的肚子。 “像厉绝也好,像你也好,一定是个出类拔萃的小孩子。” 苏海东一边说着话,一边啧啧感叹摇头,“只是可惜了啊,怎么偏偏是你们俩的孩子呢?这是投胎投错了嘛。” 不知是否是沈如画的幻觉,明明窗门是紧闭着,可她却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寒意从四周袭来,渐渐有乌云压顶的感觉,万物都笼罩在了黑暗之中。 “苏先生,真没想到你竟然使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骗我来这里,厉绝知道了,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!” 沈如画往后退了一步,却被人从后面一把给拽了出来,她双手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肚子,咬牙瞪着苏海东。 “好歹我也是怀有身孕的人,你不觉得动用这么多的手下,对付我一个孕妇,实在是太小题大做了吗?” 她说话的时候,苏海东站了起来,忽然道:“厉太太,我就问你一句,你爱不爱肚子里的孩子?” 沈如画愣了一下:“爱,我当然爱!虽然孩子还在我肚子里,才两个月不到,还没成型,可是我还是爱他。” “嗯,我相信你是一个合格的母亲,应该知道做父母的感受。” 他走近一步,沈如画就退后一步,直到身后黑衣男人上前堵住她的退路,她没办法了,才停了下来,认命般闭上眼睛。 “既然你也是个母亲,也有孩子,应该知道失去孩子的痛,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!”苏海东森冷的声音在她身前发出。 “……”沈如画睁开眼,瞪着苏海东那双浑浊空洞,仿佛布满了一层冰霜的眼睛。 外面突然变了天,刮起风来,阴沉如墨的云沉甸甸地压着世间的一切,空气中透出一股窒闷感,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。 又过了一阵,突然一颗颗豆子大的雨滴落了下来,落地有声,不一会儿就噼里啪啦像是倾倒下来的水一样,外面漆黑一片,近看也是雾蒙蒙的一片。 沈如画捂住胸口,听着外面狂风暴雨摧残着一切,脸色越发显得苍白透明。 “苏小姐的死,我也感到很痛心,也替她感到很难过。可是,她之所以走到这一步,难道不是自己的原因吗?” 知道这样说的后果,很可能会激怒苏海东,但沈如画还是无所畏惧地说出来了。 她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厉绝没事,这就足够让她松了一口气了,接下来就是拖延时间,期望阿标能尽快找到她的下落,并将她救出去。 “想想苏薇对我都做了什么,是她害我失去了父亲,也是她害得我险些失去一对儿女,她对我做的还不够恶毒吗?你现在怪我和厉绝害了她,那么当初你怎么没有劝阻她对我做的那些事情呢?” 沈如画竭力使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理直气壮,等待他的反驳或者暴怒,可苏海东的神色十分平静。 “厉太太,别再试图激起我对你的恨意,也不用试图拖延时间,等任何人来救你。” 他看着窗外的狂风暴雨,表情显得格外轻松悠闲:“我安排了这一出戏,其实就是为了慢慢折磨你,真的等到厉绝来救你,他看到的,也不过是你的一具死尸。” 一具死尸! 沈如画心中一紧。 她往后缩了一步: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!” 苏海东没有看她的脸,而是目光定焦在她的腹部,仿佛没听见她的质问,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肚子上。 “你现在看起来完全没有怀孕的迹象,应该还不到三个月吧?唔,据说孕妇头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时期,孩子稍有不慎就会掉。” 苏海东一边缓慢地说着,一边不怀好意地笑了。 沈如画心中警铃大响,继而看见苏海东竖起食指微招了招,偏厅里便走出来一个拎着医用药箱的法国男子,一身医生的打扮。 “你,你要做什么?走开,别过来!” 只见医生朝苏海东点了点头,打开时药箱从里面取出一支针来,戴上口罩与手套,抽药水、推气泡,一系列极专业的手势,令沈如画想到了同一件事。 “不!你们要做什么?别过来,听见没有?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!”她大喝着,无助地盯着走来的法国医生。 然而,她不会法语,对方也听不懂她的话。 而且就算对方听得懂她的话,也是苏海东的人,根本不会搭理她的反抗。 沈如画吓得脸色苍白,呼吸急促道肺部发疼,可是双臂都被人紧紧钳制住,她根本就逃不掉。 “苏海东……你疯了!放开我!”她拼命挣扎,弯着身体,嗓音沙哑得厉害,“苏海东,你这样做是丧尽天良,你会不的好死的!” “我女儿死了,我唯一的继承人没有了,苏家这么大的产业靠谁来继承?我不得好死?是!我没人送终,确实不得好死。可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!” 苏海东笑得脸容扭曲,笑声也听着格外骇人。 那闪着冰冷寒光的针,正一步步逼近沈如画的小腹,那里有她的三宝,她和厉绝未出世的小米团…… 沈如画绝望地挣扎着,可两只手都被紧紧钳制住,根本动弹不得。 在这绝望的几秒里,她眼前一闪而过的是她和厉绝在一起的每一幕,心底一直呐喊着同一句话—— 厉绝,救我,救救我啊…… 突然‘哐当’一声巨响,大门被人猛地撞开,有几道黑影迅速地从外面闪了进来,并以极快的速度制服住了杵在两旁的苏家保镖。 这前前后后不过几秒,那些人被制服的同时,大门哐当地反弹回来,巨大的声响震动得包括沈如画和苏海东等人全都怔住。 是厉绝,他穿着黑色风衣,全身湿透了,原本该是狼狈的形象,但看在沈如画眼里依旧意气风发! 但她的眼神转瞬又变为怀疑,她怕是自己的幻想,是自己在做梦。 直到厉绝扑了上来,一把将那名法国医生手里的针管踹掉,之后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,感觉到了他湿漉漉而又冰凉的身体后,她才回过神来。 真的是他! 沈如画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,抬睫看向眼前的男人,泪水无法抑制地落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