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简直跟土匪行径一模一样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1章 简直跟土匪行径一模一样

“嗯,如画姐姐,对不起。”沈诺哭丧着脸,将小猪钱罐放到了沈如画的身边,然后依依不舍地做了个拜拜的手势,“小猪,再见。” 看到这一幕,沈如画的心一下子软得稀里糊涂。 她哭笑不得地说:“别跟我装伤感,你听着,阿诺,姐姐生气不是因为你摔坏了项链,而是因为你跟姐姐撒谎,知道吗?” “我害怕你生气嘛。”沈诺扁扁嘴说,“你别讨厌我好吗?” “小傻瓜,姐姐不会讨厌你的,姐姐喜欢你还来不及呢。”她抱住沈诺的小身子,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。 虽说这个弟弟是爸爸和雪姨生的孩子,可她却是打从心底里喜欢他,偶尔他会很调皮,但大多数时候,他就是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。 而三姐弟中,沈天音不喜欢小孩,就只有喜欢小孩子的沈如画,跟沈诺最亲近,时常带着他一起玩耍。 也是因为这样,沈诺才会偷偷溜去沈如画的房间。 沈如画把沈诺抱在怀里,问:“那你告诉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要拿姐姐的项链?” 沈诺脸蛋儿一红,抿了抿红唇,却不说话了。 沈如画故意板起脸孔,说:“如果你还要瞒着姐姐,姐姐这次是真的要生气了哦。” 乖巧地点点头,沈诺这才颤巍巍地说:“那天我在你的房间里看见了这个漂亮盒子,就好奇地打开来看,然后就看到那串好漂亮好漂亮的项链,就想着,如果能把它送给我的好朋友做生日礼物,该有多好啊。” 阿诺从小身体不好,长期被沈家保护在家里,所以他在学校也没有多少朋友,现在听说他有个很要好的朋友,沈如画自然是很高兴的。 “那后来呢?为什么又没有把项链送给别人?而且还摔坏了呢?” “都是因为我的同桌刘允啦,课间操的时候,他翻开我的包包,发现了这个盒子,然后……然后……”说到这里,沈诺委屈地吸了吸鼻子。 后面的事情,沈如画也猜到了个大概。 小孩子们之间互相嬉笑打闹,一不小心就把盒子里的珍珠项链给摔断了。 “虽然你偷偷拿了姐姐的项链,还弄坏了它,但好在最后它又回到了姐姐身边,这次姐姐就原谅你,可不许再有下次了,明白吗?” 沈诺喜出望外,“姐姐,你不生阿诺的气吗?项链都坏掉了……” “我可以拿去修补的。”笑了笑,沈如画又问,“阿诺,你那位好朋友叫什么名字?” “她叫……”沈诺的小脸一红,磨磨唧唧了好一会让,他才不好意思地说,“她叫洛晨曦。” “哇,洛晨曦?好好听的名字,是男生还是女生啊?” “是,是女生啦……” 沈诺的脸颊越来越红了,看他这个样子,沈如画忽然意识到,小家伙这是有喜欢的小女生了呢。 身后,冷不丁插进来一句低沉的声音来:“小鬼头,你才多大,就开始搞早恋了?” 沈如画回头一看,发现是厉绝,就呛声道:“谁说阿诺是在早恋?我们阿诺可是个乖孩子。” “送好看的东西给女生,不是早恋是什么?” 厉绝挑了挑眉,然后在沈诺身边蹲下,平视着沈诺亮晶晶的黑眼睛。 “阿诺,我问你,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叫做洛晨曦的小女生?” 沈诺的脸蛋儿显得更红,但还是很诚实地点点头。 厉绝瞥了沈如画一眼,然后问沈诺,“那她呢,她喜欢你吗?” 沈如画在旁边惊得头皮发麻,“什么跟什么啊,厉先生,阿诺还是小孩子,你乱教他些什么呢?” 他淡定地回答:“这有什么,小孩子的感情就不是感情?难道你要让他从小就做个感情的失败者?真是这样的话,以后对他可是一辈子的伤害。” 沈如画:“……” 这是什么歪理?! 厉绝得意地挑了挑眉,又问沈诺:“想不想知道那个女生到底喜不喜欢你?” 听见他的话,沈诺原本沮丧的脸一下子抬起来,好奇而期盼地盯着厉绝,一阵猛点头:“想!” “那好,叔叔告诉你怎么做。” 听到这儿,就连沈如画都好奇起来。 继而听见厉绝说:“其实很简单,你逮住没人的时候,直接亲她好了,如果她也喜欢你,就不会揍你。” 一旁的沈如画眨了眨眼,额头上隐隐冒着黑线。 他到底在干什么?这明明是在教阿诺撩妹好不好! “这样啊,那万一她揍我怎么办?那就是她不喜欢我了吗?”沈诺倒是听得很认真,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。 厉绝刮了下他的小鼻梁:“小笨蛋,你不会用手挡住自己,不让她揍你啊。” 沈诺听后,又是一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模样,然后说:“难怪那天晚上,我看见叔叔亲了如画姐姐,是不是也想知道她喜不喜欢你?” 沈如画一阵风中凌乱:“我,我什么时候被他亲……” 忽地一噎,忽然想起有一天晚上,厉绝确实把她堵在宅子外,或许就是那时候,被沈诺偷偷看见了。 微愣了两秒,沈如画的脸噌地一下子如火烧,如果不是黑暗的夜晚看不清,否则她的脸一定像极了煮熟的虾子。 沈如画故意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,说:“阿诺,你要是真敢照着他说的做,我保证那个叫洛晨曦的小女生一定会去跟老师告状!” 她瞪了厉绝一眼,他都教些什么啊,简直跟土匪行径一模一样。 厉绝却笑着说:“不怕,你长得帅,被你亲是一件光荣的事。如果你学习成绩是全班第一,我想用不着你主动,那些女生也会喜欢你的,包括那个洛晨曦。” “嗯,谢谢叔叔,那我以后一定争取考全班第一!”沈诺重重地点点头,对厉绝的崇拜更是上升了一个档次。 不过,他很快又变得沮丧起来:“可是叔叔,如画姐姐的项链要怎么办啊?” 厉绝笑着轻摸了摸沈诺的额头,问道:“你觉得很对不起她,对不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