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2章 跟我们一起回国吧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12章 跟我们一起回国吧

那排字赫然刻着的是—— 择扬,绝儿,还有我没来得及见面的二宝,希望你们在遥远的东方一切安好,我很想念你们。 被风吹得近乎僵硬的脸上,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滑落在他的脸上。 他站在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下,树叶被吹得飒飒作响,小镇上的灯全都关了,一丝人影也没有,就只看到厉绝矗立在大石块前,用手机的灯光照射在石块上。 他的脸色半暗,深邃黝黑的目光久久地定焦在那一行字上。 忽然,他咬了咬银牙,转身坚定地朝停车的地方走去。 ……………… 法式小木屋内,沈如画正坐在餐厅里,喝安宁亲手炖制的鲫鱼汤。 “味道怎么样?”安宁小心翼翼地问道。 沈如画放下调羹,微微一笑,点头:“嗯,好喝,汤很鲜,而且一点儿鱼腥味都没有。” “我放了一些通草,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从国内带来的,说是通草祛除鱼腥味特别好,我就找她要了一点。” 安宁显得高兴极了,指着碗里的那条鲫鱼:“而且这是我昨天下午钓的,野生鲫鱼,纯天然无害食品。” “我没想到法国也有鲫鱼。”沈如画故意玩笑似的说着,试图打破沉闷的气氛。 “鲫鱼在法国也是有的,但是并不是到处都能钓鱼。” 安宁打开了话匣子,话题也变得轻松起来,“在法国的江河湖钓鱼需要办理钓鱼证,而且休渔期是不能钓鱼的……” 沈如画吃鱼吃到一半,听安宁这样一说,筷子顿在半空中:“所以,这条鲫鱼得来不易,还被我一个人吃了……那多不好意思啊。” 安宁笑了:“你怀着身孕,之前都吃不下,现在却能喝得下这鱼汤,那是好事啊。” 说着,她又拉着沈如画的手,拍拍她的手背:“你现在是补身体的关键时期,要是这段时间营养不良,孩子可能长不好。” 看出安宁对自己的很关心,沈如画心念略动。 想到安宁和自己一样,也曾怀着孩子单枪匹马在外地生活,身边没有一个能照顾自己的人,那段日子是多么的难受。 沈如画莫名地觉得鼻子一酸,突然脱口而出,“妈,您愿意跟我们一起回国吗?” “我……”安宁欲言又止。 她何曾不想回国,这是她盼了多少年的事,一个人在国外生活,无依无靠,身边没有亲人的陪伴,这些年她很不容易。 可是,一想到厉绝对她的反感和抗拒,她摇了摇头,说: “不了,我现在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了,而且我也见到了绝儿和你,还知道自己有一对可爱的孙子孙女,还知道我的小儿子也生活得很好,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可遗憾的了。” 说归说,但从她的表情中,分明能看到几分落寞。 而就在这时,小木屋外忽然有车子停下来的声音,她抬睫朝门口看去,听见车门打开的声音,然后厉绝高大的身影从外面大踏步的走来。 安宁怔然地盯着他。 “我回来,是想征询你的意思。” 厉绝直直地盯着她的眉眼,问道:“你愿意跟我们一起回国看看小米糍和思奇吗?我想,他们知道自己还有奶奶,一定会很高兴。” “绝儿,你……” 安宁的声音蓦然间哑了,这一刻,所有的软弱重新回来,她一度以为他刚才离去,是因为他还无法接受自己。 她压根没有奢望过,他会这么快原谅她,会这么快接受她,并愿意带她回去,和家人们团圆。 “我愿意。”安宁终于哭出声,“我当然愿意。” 她呜咽着低声哭泣,肩膀轻轻耸动着,沈如画为之动容,上前抱住了安宁,并泪眼迷蒙地抬眼看向厉绝。 他终于跨越了自己心底的障碍,终于接受了血浓于水的事实,愿意接受安宁这个母亲,这真的是皆大欢喜的结果。 “太好了,小米糍和思奇一定会很高兴地说,他们也有奶奶了!” 厉绝那张始终紧绷着的俊脸,终于露出一抹笑容来。 ……………… 虽说是决定了要带安宁回国,但按照原计划,沈如画还是要与楚之衍一道,去尼斯和里昂参加访学活动。 有了前车之鉴,厉绝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沈如画一个人单独出行,无论她怎么保证,他都坚持要和她同行。 早晨,安宁送他们去的机场。 看到她一大清早就带着各种自制的饼干,出现在酒店房间门口时,那一瞬间,厉绝就说不出口拒绝的话。 他只是默默地退让到一边,给安宁和沈如画单独说话的空间。 安宁将一篮子的饼干递给沈如画,“来,把这些带在身上,你现在肚子里还怀着孩子,随时可能会饿,飞机上的东西都不怎么新鲜,还是带上这些饼干吧,饿了可以随时补充能量。” “谢谢妈。” 沈如画接过篮子,当即打开一看,顿时被惊艳到。 大大小小若干种颜色的饼干,被整整齐齐摆放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,看着特别有食欲。 她忍不住,去机场的路上就吃上了。 要做安检时,安宁朝前走了几步,最后也没抵得过心底的声音,转过身对厉绝说了句:“绝儿,好好照顾如画,也好好照顾你自己。” 厉绝微微扯了扯嘴角,终于吐出三个字,“你也是。” 顿时,安宁睁大的眼眶里,迅速蓄积起一层泪雾。 明明只是短暂的分别,却搞得跟以后都见不到面似的,沈如画不习惯这样的分手场面,心里怪难受的。 正要安慰安宁,忽然一道朗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” 她听出是楚之衍的声音,下意识地回头看去,顿时觉得眼前一亮。 楚之衍着一身独特的阿玛尼黑色西装,剪裁精致,优雅修窄,一粒单扣终止于腰际,勾勒出最贴身的入字形下摆,整个人显得磊落高贵。 看得出来,他经过了一番精心的打扮。 不单是沈如画,就连安宁,在看见楚之衍后,也不禁怔住,“如画,这位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