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4章 吃醋的女人不好惹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24章 吃醋的女人不好惹

顿时,沈如画感到脖颈间全是他的鼻息。 他靠得有些近,还没脸没皮地问:“又吃醋了?我发誓,我跟她真的没什么,老实说我连她长什么样都还不清楚。” 听他这么说,沈如画更觉得别扭了。 “不清楚她长什么样,你还能认出她来?”刚才还笑得那么温柔,以前跟她认识时,怎么不见他这么笑? 女人一旦吃起醋来,那可是陈年老酿,怎么哄都哄不好,不好惹啊! “要去吃那家你喜欢的DIY农庄吗?听兰嫂说,那里最近又出了新菜品,这个季节正好可以吃到鹅蛋炒春芽儿,你要不要去试试?听说对孕妇特别好呢。”他揉着她的手心,哄着她说。 他的声音温柔得像是要挤出水来,又牢牢地搂着她,沈如画的嘴角不经意地弯了下,但还是板着脸。 厉绝知道她没有真的生气,就又哄着她说了两句,沈如画抬起手要去拿伞,他避开她的手,忽然低头吻了过来,封住了她微开的双唇。 沈如画推了他两下,都没推动,他一手拿着伞,一手托着她的背。 唇齿间,有了男人抽过烟后的味道,她的一只手抵上他温热结实的胸膛,隔着衬衫,感受着他沉稳的心跳,原先推搡他的动作,不知何时已经停下来。 身体的感觉骗不了人,她再推拒,最后也化在他的柔情里。 两人的衣服都被雨刮湿,黏黏地贴在身上,她甚至都不知道,自己是怎么回到车上的。 沈如画看到后视镜里自己的脸很红,厉绝发动了车子,他的喉结动了下:“想不想在外面逛逛?” “不用了,回去吧,两个孩子还在家呢。” “兰嫂应该是带他们去镇上玩了,这会儿肯定舍不得回家呢。” 她还是摇摇头,“我不想动。” “那好吧,回家。” 厉绝应着,车子开得有些快,二十分钟后车子抵达老宅,外面的雨也停了。 沈如画瞟了眼身边的男人,降下车窗,刚要下车,可还来不及打开门,就一把被拽住了手腕,厉绝捧着她的脸就吻到了一起。 她的外套被他扯下来,随手丢在后排座位上。 沈如画被他一手搂着腰,紧紧地贴着他的身体,她的双手圈着他的脖子,拉低他的头,把他的颈脖抱得紧紧的。 吻越来越激烈,彼此的体温越来越高,到最后失控的时候,厉绝把她推到车门上,吻沿着她的耳垂往下蔓延…… 这天傍晚,沈如画跟厉绝在老宅的车库里头,待了很久才出来。 她是被他打横抱着进老宅的,回到卧室,她突然想起来车子里还没被清理,明天被两个小家伙看到了可怎么办? 立刻挣扎着要起来,可全身又没什么力气,就催着厉绝出去收拾。 厉绝身上出了汗,刚脱了衬衫,光着上身,男人在有些方面,总是不如女人来得小心计较。 但他也受不住沈如画的软磨硬泡,随手拿了件T恤套上,下楼去了。 厉绝双手抄袋,刚走到车库门口,就看见兰嫂牵着两个孩子回来了,活泼的小米糍一下子扑了上去:“爸比,刚才兰嫂带我们去小镇上玩,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哦。” 思奇手里拿着陀螺和一根鞭子,走到厉绝面前,“爸爸,你知道这个怎么玩的吗?我看镇上那些男生都玩得特别好。” “嗯,等会儿我教你。” 兰嫂看出他好像是出来找东西的样子,就随口问了一句:“少爷,有什么东西落在车上了吗?” “没有。” 厉绝看了一眼兰婶,没再多话,牵着两个孩子去了后院,教他们怎么玩陀螺。 等到教会了,孩子们争吵着要自己玩了,他干脆地将陀螺丢给孩子们,并交代思奇:“思奇,你们自己玩吧,看好你妹妹。” “噢,知道了。”思奇点头说。 厉绝转身回到卧室,沈如画正打算卸妆,刚露出光洁的额头,就见他回来,便问:“都收拾干净了吧?” “嗯。”厉绝应了一声,回头正好看见她脸上还没完全褪去的红晕,双手按着她的肩,嗓音低柔,“要不要洗澡?我给你放洗澡水。” 沈如画见他回答得太快,有些不放心,往门外瞟了一眼:“你到底收拾干净了没?” “放心,我亲手收拾的。”他随口打哈哈。 看他的样子不像说谎,沈如画这才放心地点点头,厉绝突然弯下头,啄了下她的嘴角,提了个要求:“一起洗?” 一起洗?那她不是又要被吃一次? “不要。”她嘟了嘟嘴,双手抵着他的胸膛,坚决地摇头。 他手搭着她的腰,含笑说着:“我们都好久没一起洗了。” 沈如画不觉脸上一红,轻轻推开他,倒走了两步,“不要啦,一会儿小米糍和思奇就要回来了。” 说完拿了衣物,进到卫浴间里还锁了门。 厉绝笑了笑,无奈地打消了念头,一转身手机就响了起来,他走过去拾起来。垂眸一看,打来电话的人竟然是郑管家,看来多半又是为了那件事。 厉绝回头看了一眼沈如画,下意识地压低了嗓音:“喂,我是厉绝。” “厉先生,我是郑管家。” 闻言,厉绝黑眸微眯。 浴室里,沈如画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热水澡,又用热毛巾给自己敷了个面,全身舒畅了,这才从浴缸里起来。 换好了衣物走出来,正好听见厉绝在接电话。 “这种事情急不来,我得安排恰当的时机。” 等对方把要说的话都说完了,厉绝才缓缓开口。 他站在卧室的窗边,房内光线略显昏暗,他抬起左手,撩开窗帘一角,黄昏的夕阳,落在他的身上,半隐于暗处。 他对电话那头的人道:“不用担心,我答应的事情总会办到,大概也就在这两天吧。” 浴室的门忽然‘啪嗒’一声关掉,厉绝没有回头,对着手机说了一句:“好,没其他事,就挂了吧。” 他刚收起手机,后背就被人抱住。 沈如画搂着他的腰,朝他已经暗下屏幕的手机瞅了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