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5章 慕家的……私生子?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25章 慕家的……私生子?

她好奇地问:“在给谁打电话呢?看你这么严肃的样子,不会是什么大事吧?” “嗯,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工作上一些琐碎的事。” 厉绝随口应了一声,拉开她的手,转过身,看到她潮湿的头发,“洗完了?要不要我帮你吹吹头发?” “好啊。” 她莞尔,在化妆台前坐了下来。 厉绝就拿了吹风机,替她吹起了头发。 怀孕到三四个月时,特别容易犯困,又经历了一场激情,沈如画觉得累了,不知不觉间就歪倒在化妆台上,闭起了眼睛。 她刚刚洗过澡,穿了一件款式简单的睡裙,趁他吹头发的时候,听着舒缓的音乐。 厉绝伸过来一只大手,覆盖在她的腹部,笑着说:“他才豌豆那么一点大,你就开始给他进行胎教了?” “嗯,医生说胎教是每时每刻的,不用刻意,只要有空就可以放一放音乐什么的,潜移默化的效果最好。” “嗯,这点我倒是赞成。” 厉绝点了点头,又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发,发现已经吹干得差不多了,便放下了吹风机。 弯腰将她拥入怀里,捏了下她的脸颊,薄唇触碰她的耳根,轻咬了下:“困了?” 她怕痒,蜷缩在他的臂弯里,带着笑点头,“嗯,好想睡啊。” “那你睡一会儿。” 厉绝说着,就轻轻抱起她,沈如画的双臂顺势抱住他的颈脖,脑袋也窝在他的怀里,感到很温暖,困意也更泛滥了。 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。 唔,这种感觉太好了,这就是她一直想要的生活。 有可爱的孩子,有爱她的丈夫,还有和睦相处的家人。 周末结束后,全家人又回到了沈宅,原本安宁想要留在老宅住上一段时日,但厉绝却说,明天家里会有重要的客人要来,请她也务必要出席。 回城的路上,沈如画一直觉得很纳闷,却也不方便问。 等到回到沈宅,进了卧室,见厉绝脱掉外套的时候,她趁机问道:“对了,你说的那位很重要的客人是谁啊?连妈也要出席。” 厉绝凝眉微顿,还是决定说实话。 于是,他将那天在办公室里,与郑管家的一番对话转述给沈如画。 沈如画听完后,大吃一惊。 “也就是说,楚之衍极有可能是缪斯集团慕家的……私生子?” “极有可能,”厉绝点了点头,“但到底是不是,还得看楚之衍愿不愿意去做这个亲子鉴定,如果他愿意,其他的就好办了,结果也会很快出来的。” 沈如画不禁蹙起了眉头,“楚之衍好像很痛恨自己的身世,说是父母抛弃了他,只怕他没那么爽快,答应去英国做这个亲自鉴定吧。” “嗯,你的担心就是我的担心。” 厉绝点点头,说,“但不管怎样,作为他的朋友,我们应该把这个信息告诉他,至于去不去英国做鉴定,那就得由他自己决定。” “嗯,我赞同你的做法。” 了解事情的始末,沈如画长叹了一口气,返身圈住他的颈脖,“那你看需要些什么,我明天和刘婶一起去置办。” 厉绝反手抱住她略显隆起的小蜂腰,说道:“你什么都不用管,只管休息,其他的刘婶和我妈操心就好。” “那好吧。”她点点头。 ……………… 翌日,楚之衍接到厉绝的邀请,请他去家里聚餐。 刚接到电话时,他颇有些吃惊,之前在大楼前遇见,只当厉绝是开开玩笑,没想到他还真要请他去家里聚会。 想来这也是比较正式的场合,他特地换了一套正装。 去的时候外面又下着小雨,雨虽然不大,但又细又密,就像毛茸茸的线团落在了脸上一样。 不仅如此,路灯上、车辆上、树上、沈宅的院落里……都笼罩上了一层层轻飘飘的游走的白色烟雾。 还未下车,就发现沈宅门口停了一辆豪华加长房车,还有几个保镖守在门口。 虽然这里是厉绝的家,这种排场也并不少见,但楚之衍还是会有些意外:难道除了他,厉绝两口子还邀请了其他人? 透过落地窗,楚之衍隐隐见到沈宅客厅里,落地窗前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厉绝正和他说着什么。 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注视,那中年男子也回过头来,看见他的一刹那,眸底神色微变。 楚之衍停了一下,有些诧异地看着对方。 然后,就看见沈如画推开门走出来,并未下台阶,而是站在门口朝他挥了挥手:“之衍,快进来。” 楚之衍加快脚步走进去。 他将手里的雨伞拿下来,沈如画替他收起来后,放进一旁备好的桶里,“走,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认识认识。” “好。”他笑了笑,跟随着沈如画走进去。 进去后,只见屋子里不止厉绝和那名中年男子,还有厉母安宁,唯独不见两个小孩子。 “之衍,我给你介绍介绍。”沈如画指着安宁说,“这是我妈,之前你们在机场已经见过了。” “伯母,您好。” 沈如画这才指着郑管家,介绍道,“这位是郑先生,供职于掌舵缪斯集团的慕家。对了,我妈也跟郑管家认识呢。” “是啊,我是学画的,慕先生是我留学期间的同学,年长我三届,郑管家也和我多次见过面。”安宁附和道。 楚之衍闻言,客客气气地伸出手,“郑管家,幸会。” “久仰绘画界怪才的名声,今天得以见其真容,深感荣幸啊。” 郑管家笑着伸出手,与楚之衍握了握,自始至终目光都在他身上巡梭着,仔细分辨,还能看出郑管家的情绪略有些激动。 楚之衍微微蹙眉,觉得有些蹊跷,一旁的沈如画缓缓说道,“之衍,其实郑管家专程为你而来。” “为我?”他挑了挑眉,越发不明白。 “楚先生坐下说吧。” 郑管家指了指沙发,楚之衍微微颔首,坐下后,听郑管家缓缓道出始末。 得知对方怀疑他就是慕家私生子,并邀请他去英国,与慕锦云做亲子鉴定的请求后,楚之衍在刹那间,脸色大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