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6章 大结局倒计时1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26章 大结局倒计时1

“你们开什么玩笑?”楚之衍腾地一下站起身来,面色铁青,薄唇紧抿着,“慕家?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慕家,就算知道,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 他很生气,双拳紧握,手背青筋毕露,瞪向沈如画的眼睛里仿佛燃了一簇火苗,“沈如画,我拿你们两口子当朋友,才愿意来参加这个聚会,但没想到你们就是这样招待自己的朋友。” “之衍,不是,我们……” 不待她把话说完,楚之衍厉声打断,“从今以后,别再叫我一声朋友。还有你,我不管是什么慕家的管家,都别再来找我!” 他愤愤地说完,甩手就离开了沈宅。 “之衍,你等等,冷静一下啊,之衍!”沈如画追在后面喊。 郑管家也惶惶地站起身来,想要追出去。 厉绝担心她摔着自己了,便一把抱住她的纤腰,阻止她追出去,“先让他自己去静一静,他现在只是一时无法接受,等他想通了,会主动联系我们的。” 沈如画:“……” 其实单从那张老照片中,就看出来些名堂了,天底下哪有那么相似的两个人,连神韵都那么相似。何况慕锦云就是在涪天市认识那位极有才华的女子,这一切都太巧合了。 可以说看见了楚之衍,就仿佛看见了年轻时候的慕锦云。 当然,还需要做DNA亲子鉴定,才能确认楚之衍和慕锦云是否父子关系。 楚之衍这般抗拒,根本原因还是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他最痛恨当年被父母抛弃的经历,丢进福利院就是十多年,一直长大成人,都没有人找过他。 而现在,慕家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出现了,还说要确认他这个儿子,换做任何人都接受不了。 沈如画心里很难过,很愧疚,掏出手机给楚之衍打电话,但他迟迟没有接听,她也就不好再追打过去。 厉绝和安宁母子俩送走了郑管家,沈如画也没什么心思吃饭,匆匆吃了几口,就上楼休息了。 ……………… 第二天早上,沈如画醒过来,一摸旁边,厉绝已经起来了,等她下楼,他正坐在餐厅吃早餐。 两个孩子参加学校的春游活动,安宁照顾沈诺,陪他在二楼吃早饭。 厉绝见她下了楼,就起身去厨房,给她拿了牛奶,递给她的时候说:“刚刚接到的电话,郑管家坐今天早班的飞机回英国去了,说是慕先生病得很厉害,要他回去主持家里的一些大局。” 这个消息,让沈如画有些恍惚,“这样的话,那慕家是放弃带楚之衍去英国做DNA检测的决定了吗?” “当然没有。听郑管家说,慕先生是一定要找到这个私生子的。” 沈如画蹙眉,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 “所以说,这个重担就放在我身上了。”厉绝坐回位置上,“他拜托我,务必要说服楚之衍,让他去一趟英国。” 沈如画点点头,有种任务艰巨的感觉。 厉绝问她:“今天中午想吃什么,告诉刘婶,让她买来做。” “随便吧,也没特别想吃的。”她扯了下唇角。 厉绝抬眼瞅了她一眼,点头。吃好早餐,他拿了椅背上的西装,弯腰俯身亲了她的脸颊:“我去公司了,你好好在家休息,有什么事情让妈帮帮你,或是让小琪多陪陪你。” 沈如画送他到门口,等车子离开后,才折回到家里。 进屋时,瞧见客厅沙发上摆了份报纸,她走过去,看到某个版面的新闻,其中有一则是关于楚之衍的报道。 没想到几天过去了,楚之衍仍然是最近的新闻人物。 沈如画大致浏览了一下内容,最后,她的视线停留在某处—— “楚先生,最近某报纸上,曝光您就是绘画界怪才衍笙。对于您一向低调神秘的形象,请问是刻意为之,还是为了掩饰您插足著名地产界巨人厉绝夫妇俩的婚姻的事件?” 之后是楚之衍的回答: “关于‘衍笙’的报道,其实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。现在我可以明确地回答,我确实就是衍笙,之所以一直未曾公开露面,并不是我刻意经营的形象,更不是为了掩饰某个不正当关系。纯粹是因为我个人的性格使然,我不太喜欢抛头露面。我希望大家接受我,是因为我的画,而不是因为我的人。” “另外我要声明的是,厉绝和沈如画夫妇俩都是我的好友,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们一家四口生活幸福。我不希望某些为了个人利益不惜牺牲他人幸福的媒体记者,捕风捉影,散播一些不符合事实的照片,破坏别人的家庭,这是很不道德的行为。” 沈如画细细翻看了一下报纸,在娱乐版又瞧见一张图片,正是之前她和厉绝,以及一对儿女在自助西餐厅里吃饭时的情景。 这些照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拍下来的,大抵应该是在角落里拍的吧,虽然视角比较偏,但依然能清晰地捕捉到了他们脸上的神情—— 厉绝眼神温柔,沈如画唇边带着笑,一人手里牵着一个孩子,气氛和乐融融。 看看整篇的报道,几乎都在描述‘厉绝夫妇俩新婚燕尔,一家四口幸福融洽’,或者是‘厉绝跟爱妻恩爱如斯,十指紧扣离开餐厅’。 看得出来,这大概是楚之衍接受采访的目的,是撇清他和沈如画的关系。 她忽然想起昨天晚上,楚之衍愤然丢出的那句:“我拿你们两口子当朋友,才愿意来参加这个聚会,但没想到你们就是这样招待自己的朋友!” 顿时心里就有些愧疚难过,更多的还有后悔,早知道他这么生气,就不该瞒着他了,应该事先知会他一声才对…… 她没想欺骗他的,换个角度看,楚之衍认为她和厉绝欺骗了他,也是情理之中。 看来,有必要找他好好谈谈。 思及此,沈如画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,发现时间尚早,于是决定见楚之衍一面。 她掏出手机给楚之衍打电话,好在楚之衍接了,声音略显疏离:“喂,我是楚之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