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8章 大结局倒计时3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28章 大结局倒计时3

这个秦香香可不是媒体界的新晋菜鸟,对行业里的潜规则了解深透,像现在这样的情况,她投怀送抱,想要从对方嘴里套出些话来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 但凡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,她一定会好好抓牢。 但在圈子里混久了,她很清楚哪些人不能去招惹,所以,像是故意解释地说:“我的同事和领导,在得知那些照片流出去后,就已经及时否认了这件事。还有刚才,要不是厉总你,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。” 估计会是另一个有噱头的新闻,譬如小记者搭上大总裁之类的话题等等。 “你的车停在哪儿?”厉绝转过头,问她。 秦香香表情为难,她没有开车出来:“厉总,你在前面那个路口放下我就好,我给我同事打电话。” 厉绝想到这附近人多眼杂,没有把她随便放下,而是说:“你住在哪里?我可以送你回去。” “额,那多麻烦您?我怎么好意思呢。” “那天你采访之衍的报道我已经看了,如果不是你的报道,恐怕现在我太太的绯闻还闹得全城沸沸扬扬。” 厉绝的态度显得很平和,“于情于理,我都欠你一个人情。” 秦香香采访过厉绝,上一次见他,觉得他冷得不近人情,所以只把他当神一般崇拜着,但时隔几年,她和厉绝吃过一顿饭,交谈过后,发现厉绝作为一个男人,是十足的魅力。 她笑了笑:“我可不敢让您还这个人情,这样吧,以后有厉氏的消息,你给我一个独家就行。” 厉绝莞尔,手机正好在这时候响了,他看了一眼,是沈如画的来电,便拿了蓝牙耳机,直接接听了电话。 “现在方便说话吗?”她在电话那头问。 “嗯,”他应了一声,“什么事?” “晚上回来吃饭吗?要不要等你?” 厉绝刚想说话,旁边的秦香香忽然打了个喷嚏,没忍住,声音不小,电话那头顿时沉默了。 “嗯,要回去。”厉绝刚说完,那边已经撂了电话。 秦香香注意到厉绝也沉默了,脸色也有些细微的变化,就知道自己搞砸了,小心翼翼地试探道:“额,厉总,要不我打电话解释一下?” “没事。”厉绝打着方向盘力,说:“我太太不是一个胡乱猜疑的女人,她很懂我。” 一句‘她很懂我’,顿时打消了刚燃上来的希望,秦香香悻悻地收回目光。 而电话另一端的沈如画,却怔怔地坐在沙发边上,呆怔了足足五秒之久,就无法淡定了,她拿起手机拨通了裴佩的电话,向她诉苦去了。 厉绝下班回到沈宅时,发现自己口中那个‘很懂他的女人’已经离家出走了。 “小姐说去附近公园逛一逛就回来,我在里面洗菜,也就没怎么注意。结果好久都没见小姐回来,我出来一看,发现她让我准备好、搁在沙发上的两套干净衣服也一并不见了。” 刘婶看着站在那的厉绝,面色愧疚。 一旁的小琪冷不丁冒出一句:“那个,额……会不会是因为小姐看见那份报纸上,关于姑爷的……绯闻,所以小姐才会……额,生气,然后……” 刘婶恍然大悟状点头,一副‘难怪,难怪’的表情。 心想姑爷长得好又有钱,女人缠上来倒也不稀奇,不过小姐怀着宝宝,肯定会忍不住胡思乱想啊。 “她有没有说去哪儿了?”厉绝给安宁打了电话,安宁说沈如画不在别院,转过身问刘婶。 刘婶摇头。 随后又想起来一件事,便说:“哦对了,小姐好像跟裴小姐打过电话,会不会是和裴小姐约了见面啊?” 如果是约了裴佩,倒也不用担心了。 这样想着,厉绝给裴佩打了个电话,谁知裴佩这样回答:“如画是给我打了电话,但是我家里有事,就没跟她见面。怎么了,她出了什么事吗?” “没什么。”厉绝挂了电话,一双好看的眉宇轻蹙着。 他抬手看了看腕表,发现快到孩子们放学的时间了,于是亲自驾车去接一对儿女。 下午是体育课,老师正在教孩子们跳皮筋,厉绝就站在操场边,脸色不算太好,等下了课,小家伙朝他跑过去,一左一右抱住他的大腿。 “爸爸!” “爸比!” 两个小家伙四下环顾了一圈,皱着小鼻子问:“怎么就你一个人?妈咪呢?” “嗯,你们妈咪有些事,晚点才回来。”C城四月的太阳已经有些猛烈了,厉绝眯着眼,皱着眉:“我们先回去吧。” “哦。”两个小家伙都显得有些失望。 厉绝想了想,摸了下小米糍和思奇的脑袋瓜,语气温和地问:“妈咪有没有来幼儿园看过你们?” 小米糍洞察力极深,眼珠子骨碌碌地转,不答反问,一脸恍然大悟:“啊我知道了,爸比,你是不是跟妈咪吵架了?” 厉绝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 他没回答这个犀利的问题,但还是耐着性子,好声好气地问她:“那你先回答我,你们妈咪有没有来过?” “没有。”不多话却思维缜密的思奇突然说,“不过,我们可以帮你一起找她。” 厉绝皱了皱眉,脸色很不好看。 那丫头还真生气了?竟然连儿子女儿都不要了? 该死!等找到她,看他怎么惩罚她! 厉绝沉了气,牵起一对儿女的小手:“回去了,奶奶等着你们吃晚饭。吃完晚饭,我们一起去接你妈。” 小米糍觉得很神奇,“爸比,你知道妈咪在哪里?” “嗯,我当然知道。” 厉绝嘴角翘起一抹笃定的笑容。 ……………… 而此时,沈如画正待在裴佩的小公寓里,正悠闲地翘着二郎腿,手里拿着一包零食,面前的电视机屏幕里正在播放某部泡沫剧。 望着电视屏幕上的女人,她的心里又泛起了酸水,捏了下自己的腰,肉肉的,没有以前的纤细。 然后,又不免想起中午她给厉绝打电话时,清晰地听到他身边有女人的声音,顿时那叫一个惆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