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9章 大结局倒计时4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29章 大结局倒计时4

裴佩刚洗好了澡,从洗手间里走出来,说:“喂,如画,你一个有夫之妇,有家不回,这样不太好吧?还让我骗了大老板,要是我被扣工资,一定找你讨要回来。” “放心!有我在,厉绝不会把你怎么样的。”沈如画信誓旦旦地说。 裴佩看了她一眼,嫌弃地撇了下嘴,“我说你哦,你这到底是哪一出啊?吃醋就吃醋呗,明着告诉他不就行了,还玩什么离家出走?多大的人了啊。” “你没结婚,你当然不懂啦。” 裴佩恨得牙痒痒,“我没结婚,所以你就欺负我单身是不是?” “矮油,我知道你最近都是一个人住在家里,我过来陪陪你啊,我这么爱你,你还抱怨什么?” 也不知道裴爸最近着了什么道,忽然就不开自己的成人用品店了,说是要去环游世界,任裴佩如何反对,他都坚持要外出。 裴佩因为工作很忙,无暇估计那么多,只好由着他了。 所以这段时间,裴佩就是一个人住在这间小公寓里。 也正是如此,裴佩才冒着会被大老板炒鱿鱼的危险,收留了沈如画这个闺蜜。 “我说哦,报纸上的八卦新闻,你也不要当真啦,肯定是那些记者乱写的,你一个孕妇也不要多想。” “我没有多想啊,我就是出来散散心,这样也不行?” 说实在的,沈如画虽然心里是有些小小的不舒服,但也并没有生气到要离家出走的地步,大概也只是因为一方面看见自己身材走样,心里不平衡,又正好出了厉绝和那位姓秦的记者的绯闻。 说白了,她不过是借题发挥,想要出来透透气罢了。 想到这里,她又抓了一大把薯片吃进嘴里,忽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。 其实偶尔这样试着过回单身生活,也很不错呢,没有儿女的吵吵嚷嚷,没有家里的繁琐杂事,心无旁骛地和闺蜜一起吃吃零食,看看电视…… 裴佩瞥了她一眼,说:“你少吃一点薯片啦,别到时候上了火,嘴痛得难受哦。” “嗯,我知道。”沈如画随口打着哈哈。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,沈如画蹙了蹙眉头,扭头看向裴佩,“不会是你爸回来了吧?” “我爸?” 裴佩愣了一下,赶紧去开门,当看到门口咧着嘴冲自己笑的两个小家伙时,出奇的惊讶,她赶紧回头唤了一声:“如画,找你的。” “找我的?” 沈如画懒洋洋地起身,扶着小蛮腰走出去,冷不丁瞥见笑嘻嘻的两个小家伙,顿时愣住,“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了?” “哇,有薯片!”眼尖的小米糍麻溜地一个矮身,就挤进了客厅里,然后径直跑到案几前,抓起沈如画丢在上面的薯片就吃起来。 思奇说:“很简单啊,是爸爸带我们来找你的。” “你爸爸?!” 沈如画和裴佩都惊呼出声。 尤其是裴佩,脸都吓绿了,她不是撒谎说沈如画没和她在一起吗?厉绝又是怎么知道,沈如画在她的公寓里? 果然是夫妻俩心有灵犀吗?噢NO,太糟糕了!她这不是藏了‘罪犯’却被抓了个现行吗?天啊,要怎么跟厉总交代?! 与此同时,沈如画听说厉绝也找来了,便下意识地回头看去,果然一眼见到门外的男人,立刻就要合上门。 他的手一下子按在门上。 “你想干嘛?”沈如画说话的口吻提防又生硬,还生着气。 陪陪闻声,看见站在门口的厉绝,顿时缩了一下脖子,默默地转身躲去了卧室,企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 至于厉绝,二话不说抱起沈如画就进了屋,反脚勾上门,不顾她的反抗,直接抗着她进了客厅。 “喂,厉绝,你干什么?你搞错没有,这里是裴佩的公寓,你这是要做什么?我跟你讲,你别太过分哦!喂!” 她又是踹脚,又是推搡,但厉绝还是贴上去搂着她,动手动脚,完全不顾及身旁的有一对儿女在旁。 还是裴佩从卧室里探了颗脑袋出来,将两个小家伙叫进了卧室里,将客厅留给了厉绝和沈如画两口子。 到底是脸皮太薄,沈如画在厉绝怀里反抗,“厉绝,你也太没脸没皮了吧?小米糍和思奇都还在呢,你要做什么?!喂,快出去啦!我现在不想看到你,听到没有?!” 然而她越反抗,他越是来劲。 厉绝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,“我是你老公,你不想看到我,想看到谁?” “你不去找那位姓秦的漂亮女记者,来找我干嘛?”沈如画压根没想到,厉绝会找来裴佩的公寓,并且还带了小米糍和思奇,这是摆明了不带她回去不罢休啊。 厉绝听她口吻酸酸的,呵呵低笑了两声,低头看着她红晕遍布的小脸,说:“吃醋了?我跟她之间没什么,报纸上瞎写的。” “哼!”她从鼻息间哼哧了一声。 厉绝还想继续为所欲为,却被沈如画一脚踹开,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一招,便吃了一记,顿时痛得闷哼了一声。 听见响动,卧室的门悄悄打开,从里面探出两小一大的脑袋来。 厉绝躺倒在客厅地板上,看着有些狼狈,他侧首瞟了一眼卧室里的三个人,放低声对沈如画说:“老婆大人,孩子们都看着呢,你就消消气吧,嗯?” 她也侧头看了一眼卧室,果然看见房门开了一条细缝,有悉悉索索的说话声从里面传出来。 想了想,刚才她踹厉绝的那一幕要是被裴佩和孩子们看见了,似乎的确不太好,她就有些心软了。 厉绝见状,顺势一把搂住她,往自己怀里带,并小心翼翼护着她的肚子,低声问她:“不生气了?” 沈如画不作声,一根根地掰开他的手指。 “那天和朋友见面,正好遇见秦记者和她的领导,后来大家陆陆续续离开了,秦记者不小心弄脏了衣服,媒体就拍下来那一幕……” 厉绝解释着,展现出罕见的温柔,拥着她说,“你又不是没见识过那些记者胡扯的功力,没有必要当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