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遭冷落,被赶走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3章 遭冷落,被赶走

“阿诺,你还是小学生,不准想这些有的没的,要不然我一定会去找你们乔老师好好谈一谈。”她咬牙切齿地说。 江雪和沈天音都是游手好闲的主儿,长期不参加沈诺学校的家长会,这个担子往往都是落在了沈如画的肩上。 看来,是有必要找个时间与沈诺的班主任好好谈一下了! 不学好,竟看些韩剧,还知道谈恋爱了,现在的小学生真是太可怕! 送沈诺回到别院,江雪忿忿地说道:“沈如画,你搞什么名堂?我们阿诺可是沈家唯一的儿子,天生的矜贵身子,你却让他去做家务?!要不是因为厉先生,我可不准你这么欺负他!” 说着,她径直牵住沈诺的手,将他拽回别院里,然后砰地一声,将门重重地关上。 沈如画被关在门外,却并没有生气,这一刻她的时间,仿佛还停留在刚才和厉绝在一起的那一刻。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欢愉,就连江雪的讽刺,也懒得理会。这不该的啊,要是在往日,她早就伶牙俐齿还击回去了。 脑海里突然跳出一个声音来:沈如画,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厉绝了吧? 沈如画被这忽然跳出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。 怎么可能?! 她跟他的接触绝不是在恋爱,那只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雇佣关系,加上他又是爸爸生意场上的伙伴,难免有较多的接触。 对!一定是这个原因! 如此告诫自己,沈如画重重地点了点头。 忽然,又有个声音跳出来:恋爱这种事就是在不知不觉间产生的,越是说不通的事情,就越有可能。 一阵心跳加速,沈如画伸手猛拍了下脑袋:不行不行,必须得冷静,再这样下去,她就真是无药可救了! 沈如画心里如此纠结着、彷徨着、烦恼着,忽然有人在铁门外喊:“如画?” 沈如画回过神来,侧头看去,一眼瞥见一道熟悉的清俊身影。 是赵晨枫,他手里提着两盒包装精美的礼盒,一身干净得体的装束,就连头发都打理得特别干净,看起来就像是去参加某种正式的场合。 沈如画好奇地问:“晨枫学长,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 “还能是去哪儿,”赵晨枫笑了笑,“我当然是来拜访伯父的。” 什么,拜访爸爸? 沈如画冷不丁心里一跳,晨枫学长这是要做什么? 她脱口而出:“晨枫学长,你找我爸有事么?” “嗯,我妈的朋友从国外给我们捎了点东西,我觉得很适合伯父。” 就这么晾着他似乎很不礼貌,她赶紧请赵晨枫进了宅子,然后让小琪去叫父亲。 五分钟后,沈云道下了楼。 “伯父,您好。” 赵晨枫毕恭毕敬地迎上去,将带来的礼盒递了上去。 “上次惹您不高兴了,我是特地过来道歉的。” 沈如画这才明白,原来赵晨枫还惦记着上次擅闯厉绝私宅,想要带走她,却惹了父亲一顿呵斥的事情…… 其实,他不提,她早就忘记了。 沈云道的态度冷冷的,连正眼都不瞧一下,随手指了下沙发:“坐吧。” “谢谢伯父。” 赵晨枫看出沈云道的冷落,面色尴尬,只好将两盒燕窝放在茶几上,“伯父,这是我妈的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顶级燕窝,希望您喜欢。” 沈云道瞥了一眼,没什么表示。 沈如画赶紧调和气氛,“爸,晨枫学长是专程来拜访您的,您好歹说说话吧?” 在沈如画眼里,赵晨枫就是她的大哥哥,从小跟她一起学画画,虽然他最终选择的是建筑学专业,但一直对她帮助不少。 何况两家是邻居,她对父亲这个态度,感到难堪。 沈云道清了清嗓,发话了:“小赵,听说你在一家公司实习,这都十月底了,是不是只剩下一个月就要实习期满了?” C大的实习期只有三个月,沈云道也是知晓的。 赵晨枫点了点头,殷切地接过话题:“是的。我的父母早有打算,等我本科毕业以后,他们就会送我去国外继续深造。” 话落,他转头看向沈如画,目光柔和。 “其实,我希望和如画一道出国深造,只可惜她比我小几界……如果伯父信得过我,我想带如画跟我一起去读国外的艺术学校。” 这是赵晨枫长期以来一直在思量的一件事,眼见着厉绝天天往沈家跑,他越发不甘示弱了。 他想早一日和沈如画确定关系,不想让厉绝有横插一脚的机会。 “晨枫学长?!” 沈如画吓了一大跳,没想到赵晨枫竟然有这个想法。 全然没发现沈如画眼底的惊怔,赵晨枫凝视着她的眉眼,带着幽幽痴情。 “其实,如画在美术方面的天赋很高,国内高校的条件远不及国外,我知道她是那么的热爱油画,所以,很想帮她实现这个梦想。” “可是晨枫学长,我……” “放肆!” 还不等沈如画把话说完,沈云道忽然就变了脸,沉声说道:“如画是我最疼爱的女儿,我是不会让她离开我身边!” 赵晨枫急了:“可是伯父,如画有这么好的天赋,仅仅读一个C大艺术学院,实在是太埋没她了。” 啪地一声,沈云道一巴掌拍在椅子扶手上,义正言辞地说:“是不是埋没她,要不要给她最好的教育,由我这个做父亲的说了算,你算哪根葱?竟然痴心妄想带走她?!” “伯父,我……” 赵晨枫一噎,忽然惊觉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,他不该贸然提出要带沈如画出国的要求。 沈云道气黑了脸,很干脆地下了逐客令,“小琪,送客!” “爸……”沈如画呆住了,不知道该如何收场。而沈云道也不给她任何揷话的机会,又吩咐道,“小琪,把这些燕窝也给赵家送回去。” “是,先生。” “伯父,我……” “小赵,以后用不着破费了,反正我们家也用不着。”沈云道起身瞥了赵晨枫一眼,而后瞪向女儿,“如画,跟我去书房。” “哦。” 沈如画觉得尴尬极了,可她不敢忤逆父亲的意思,只好乖乖跟去了书房。 一看父亲的背影,就知道他很生气。 她缩了下脖子:“爸,您别生气,我也不知道晨枫学长会突然提到出国的事情。” 也不知道赵晨枫哪根筋不对,突然造访,还莫名其妙地提出和她一起出国留学的事情,父亲当然会生气了…… 沈云道转过身来,神色严肃,那眼神可以说是有几分责怪的意思:“如画,你老实告诉我,你对赵晨枫是什么想法?” 沈如画愣了一下,随即说了老实话,“我对他没什么的,我只是把他当成哥哥。” “真的?”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 怕父亲不相信自己,沈如画连忙伸出手,郑重其事地说道,“我发誓,真的只是把晨枫学长当成哥哥。” 沈云道的脸色缓和了下来,叹了口气。 “如画,如果你不喜欢他,就不要给他希望。虽然我们邻居多年,关系融洽,但也没有亲密到能够让他随随便便进出自家宅子的程度。再说了,如果让人知道你和他走得很近,会怎么想?” 顿了顿,他又嗤了一声:“我看他对你的样子,怕是没你想的这么单纯,要不然他也不会连一起留学这种事都敢跟我提出来!” 她知道父亲在担心什么,点头承诺:“爸,您放心,我会跟晨枫学长说清楚的。” “嗯,以后不准跟他走太近。这个赵晨枫,年轻气盛,好高骛远,又不懂人情世故,以后肯定会吃大亏。” “我知道了,爸。” 倘若是在以前,她也不会多想,可今天赵晨枫的言语,连她都大吃一惊,他竟然提出要和她一起出国留学? 看来是她让晨枫学长误会太深了,一定得找时间跟他说清楚。 沈如画若有所思着。 ……………… 与此同时,赵家。 遭到沈父的冷落,赵晨枫自然是面子上挂不住,回自家的路上,整张脸黑沉得厉害。 半路上,遇见父亲赵正国正在后花园里打理花花草草,赵晨枫却连个招呼都没有,就径直往里屋走。 赵正国看见了,眉头一皱:“晨枫,你站住。” 他顿住脚步,却没有回头。 赵正国看不惯儿子这副态度,就沉眉质问道:“我听你妈妈说,你正在追求隔壁家的二女儿,是不是有这么回事?” 不提此事还好,一提及此事,赵晨枫的脸色就变得很不好看。 “是又怎样?” “你花些时间在学习和考试上面,不是更好吗?你们都还没有正式交往,你就冒冒失失往他们家跑,成何体统?我担心那个女孩儿的长辈会看轻你。” 父亲的一句话就戳中了赵晨枫的痛处。 “那么你呢,爸,你为什么不想想办法去升职?如果你是大学校长而不是一个小小的教授,她的父亲就不会看轻我了!” “你,你,你这个混账东西!” 赵正国气得浑身发抖,恨不得拿铲子丢过去。 赵晨枫完全不把老子放在眼里,继续火上浇油:“难道我说错了吗?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,你那个大学教授的位置,还是我妈花了不少钱买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