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0章 大结局倒计时5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30章 大结局倒计时5

沈如画其实心里也明白,她之所以使性子甚至离家出走,归根究底大概还是因为怀孕后身体里的黄体酮分泌不足引起的。 正犹豫着,忽然听见卧室里传来思奇闷闷的声音:“爸爸,妈妈,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和好啊,我和小米糍都困了,好想睡觉。” 说着,思奇还夸张地打了个哈欠。 沈如画:“……” 厉绝看着小小的神助攻,紧了紧搁在沈如画腰间的手:“你看思奇和小米糍都等着急了,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?别累着两个孩子,还有你肚子里的三宝了。” 沈如画轻声咕哝:“我先声明哦,我是看在孩子们的份儿上,才……” 话音未落,唇上就被人重重地封住。 “唔唔唔……”她推着他,厉绝却不让她乱动,就这么紧紧拥着她,当着孩子们的面亲吻着她。 直到呼吸快跟不上了,厉绝才将她放开,下楼后上了车,两人还眉目传情来着。 闹了这么一出,沈如画和厉绝夫妇俩的关系又和好如初。 过了四五天,又接到郑管家打来的电话,说楚之衍已经答应去一趟英国,与慕锦云见面,并做一次DNA检测,特别感谢厉绝和沈如画两夫妇。 沈如画得知消息后,松了一口气。 也就在这一个月的最后一周,周三的时候,沈如画接到一通电话。 对方自称是C城西南方向一个小县城的疗养院,院里在五年前收留了一位孤寡老人,因为失忆了,老人身上也没什么线索,所以就一直待在疗养院里调养身体。 最近几个月,老人断断续续想起些什么,情绪一度有些激动,并说出自己女儿的名字,院里的负责人就试着找到她,并问问看家里是否有走失的老人。 当即,沈如画激动得热泪盈眶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终于有父亲沈云道的消息了! 她立刻记下了疗养院的地址,挂了电话后,就给厉绝打去。 “厉绝,我爸好像有消息了!” “真的?”厉绝也是喜出望外,“你怎么得到消息的?” 沈如画将之前接到的电话消息转述给厉绝,他当即决定,丢下手里的工作,和沈如画一起去那家疗养院见一见那位老人,以便确认老人的身份。 那家疗养院比较偏远,并不在小镇上,而是在离小镇大约几十里远的一处温泉区。 从C城开车抵达小镇就用了大约三个多小时,在走山路到那家温泉,又用了近四十多分钟,到达疗养院时已经是傍晚了。 疗养院负责人接到消息后,已经在门口等着了。 车门打开,厉绝和沈如画从车里下来,那位负责人便迎向沈如画:“你就是沈小姐吧?哎,太好了,你们终于来了。” “王院长,您好。”沈如画也赶紧迎了过去。 “现在已经是傍晚了,你们是愿意待会儿就去看看那位老人呢?还是先住下来,等到明天早上再去看望他?噢,我们这边小镇都睡得早,一般八点钟就睡了。” “也对,丫头,你怀了宝宝,累不得。”厉绝也附和道。 “可是……”沈如画思父心切,想了想还是说,“我还是想先去看看那位老人。” 她实在是等不及了,真希望快一些见到那位老人,是或不是,一颗心就不这么悬着,会好受许多。 “不过我们事先说好,不管结果怎样,你都要控制好情绪,千万不可以激动。” 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 厉绝只好随了她,跟她一起往疗养院里走去。 王院长带着他们俩七弯八拐,走过好几条弯道,一边往里走一边解释: “我们的工作人员是在几公里外的农田里发现那位老人的,老人的头部受到了严重的撞击,流了很多血,身上也有很多淤痕,我们给他做了及时的治疗,但仍然发现老人的脑部有脑震荡症状,而且醒来后发现他失忆了。” “因为联系不到他的家人,又从他身上得不到其他的线索,我们只好暂时收留了他。只是没想到,这一收留,就在我们疗养院里待了整整五年。直到前不久,老人的情况有所好转,也渐渐想起以前的一些事,但是从零星的记忆片段,我们也无法判断到底哪些是有用,哪些是无用的。” “直到一周前,他突然很激动地说,他有个女儿叫沈如画,还说他是C城的人,吵着要回去找女儿。我们担心老人说的与事实不符,就决定先试着联系看看。没想到这个时候就看见了一则新闻,是有关您的报道。” 沈如画想起之前和楚之衍闹的那一出‘绯闻’,上面的确有她的名字,还有她的照片。 “老人拿着您的照片,显得很激动,我们就想试一试,或许你真的就是他的女儿也说不定。” 说话间,王院长已经带着沈如画和厉绝来到长廊尽头,推开房间,一个老人坐在一张摇椅上,面对着窗外,轻摇着摇椅。 他的耳鬓已经染上了白发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,两只手搭在扶手上,背影看起来苍老和孤寞,还有些驼背。 沈如画原本以为自己要失望了,毕竟,爸爸才五十多岁,怎么看也不像这位老人那样六七十岁的年纪,整整差了十多岁啊。 却不想,老人似乎听见声响了,缓缓转过身来。 沈如画在看清他的侧颜后,整个人就呆怔住了,直到老人完全转过身来,看见她后情绪渐渐激动。 “如……如画?是你吗?” 虽然他的声音沧桑而又年迈,但沈如画不会听错的,那就是她思念了许久的父亲的声音,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呐喊出声。 “爸——” 沈如画一下子扑了过去,紧紧地抱住了沈云道,“爸,终于找到你了!太好了!呜呜呜,我还以为……还以为……” 她像个几岁的小孩子,哽咽不止,嚎啕大哭,眼泪哗啦啦止不住地掉落下来,很快就哭成了泪人儿。 厉绝看见这一幕,也有些压抑不住情绪,眼圈渐渐泛红。 在确定那就是沈云道的一刻,心里对她的那一丝歉疚,终于放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