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1章 完美大结局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31章 完美大结局

沈如画抱着沈云道,泣不成声。 “爸爸……对不起……我来晚了。”她声音嘶哑,低低地说着,“对不起……爸爸……让你受了这么多苦……呜呜……” 她将脸埋在沈云道的臂弯里,无声地让眼泪肆虐。 “我没事了,乖女儿,还能见到你,爸爸已经很高兴了。” 沈云道轻拍着沈如画的而后背,一下下地,略显浑浊的眼眶里也盈满了泪水,频频点头,嘴里念念有词着。 “见到了就好,见到了就好。” “爸——” 沈如画点头应着,和沈云道紧紧拥抱在一起。 这一晚,注定是无眠之夜。 父女俩隔了五年之久终于团聚,自然是睡不着,就在房间里谈了许久的话,只是沈云道的状况还不太好,五年前的一些事还记不太清。 对沈如画来说,这都无所谓了,只要父亲还健在,还能一家团聚,这些都不重要了。 王院长之所以联系沈如画,就是让她想想办法,将沈云道送去更好的医院救治,否则长期拖下去,身体状况堪忧。 厉绝立刻给沈云道办了手续,并于第二天一大早,就载着他回到了沈宅。 听说找到了沈云道,家里早就有人候着了,刘婶、小琪、阿诺和安宁,还有小米糍和思奇全都在院子里站着。 当沈云道坐在轮椅上,被厉绝推了下来时,几乎所有人都抑制不住迎了过去。 看见熟识的人,沈云道眸光闪动,尤其是在看见小米糍和思奇后,嘴张开着,似乎又很多的话要说,却又说不出口。 沈如画忍着泪,将两个孩子推到沈云道面前。 “快,叫外公。” 两个小家伙很懂事,乖巧地躬身喊了一句,“外公。” “嗯嗯,小米糍乖,思奇乖。” 沈云道眼眶里盈满了泪水,他也听厉绝说过了,自己有一对可爱的小外孙,他现在真是儿孙环绕,终于可以安详晚年了。 “老沈!”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,沈云道身形微僵,抬头看去,当看见安宁的身影后,以为自己做梦了,怔在原地一动不动。 看着沈云道花白的头发,安宁热泪盈眶,感慨万千。 她走上前,捧起沈云道的手:“老沈,太好了,你终于回来了!这些年我一直没有机会当着你的面说一声谢谢,现在终于让我等来了这一天,实在是太好了!” 沈云道反手紧紧握住安宁的手,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。 “谢谢你,老沈,你遵守了当年的承诺,我谢谢你照顾阿诺这么多年,把他抚养得这么好,如果择扬在天有灵,一定会和我一样感激你的。” 吸了吸鼻子,安宁又重重地握住沈云道的手,继续,“我还要谢谢你,培养了这么好一个女儿,有她做我的儿媳妇,我觉得很开心!” 安宁说着这话,回头看了一眼沈如画。 沈如画眼眶里也是湿润的,忽然发现身旁少了一个沈诺,不觉一惊。 糟了,刚才一时激动,忘了沈诺也在旁边,他至今还不知道安宁就是他亲生母亲,厉择扬才是他亲生父亲的事实。 她一时慌了神。 “怎么了?”厉绝问。 “是阿诺,刚才妈和我爸太激动了,不小心说漏了嘴,阿诺好像知道了些什么。” “我去找他。” 厉绝疾步走进屋去,正好看见沈诺刚刚走进客厅的背影,他出声唤住他,“阿诺!我们谈一谈。” 沈诺回过头来,脸色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。 厉绝迎上去,随后跟来的沈如画远远地看着他们俩,不知道厉绝跟沈诺说了些什么,只是隐隐看见沈诺轻蹙起眉宇,而后是一阵沉默。 她的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里。 事情的发展全然不在沈如画的计划之内。 她原本是打算等沈诺再长大一点,认为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,沈诺正值青春期,内心不比成年人,尤其他还是一个极为敏感的孩子,很容易受到伤害。 如果他接受不了事实,不好的结果,恐怕是会在心里留下阴影,而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沈诺伤心难过。 但意外的很,和厉绝谈了十多分钟后,沈诺再出来时,脸色显得很平静。 “走,我带你去和长辈们谈一谈。”厉绝一边扶着他的胳膊,一边说道。 沈如画吃了一惊,“厉绝?你……” 厉绝回给她一记‘放心吧,一切交给我’的眼神,她只好止住话音,看着厉绝扶着沈诺一步步走到父亲沈云道和婆婆安宁面前。 事后她才知道,原来一切都是她杞人忧天了。 阿诺其实早在春游那天摔断了腿,就在无意中得知他和沈如画不是亲姐弟的事实,但他一直很矛盾,始终不敢面对。 姐姐是他唯一的家人了,如果姐姐不是亲姐姐,他就没有了家人,那他该怎么办? 那段时间沈诺一度压抑自己矛盾的情绪,直至后来,姐姐姐夫从法国带回安宁,他隐约觉察出安宁看着他的眼神不一般。 她给他的感觉才像是一个真正的母亲,她照顾他时,眼睛里说流露出的那种眼神,比任何人看着他都要关切。 甚至有好几次,他听见安宁睡着后,在梦里唤出他的名字。 从那时候起,他就知道他的母亲就是安宁。 只不过和沈如画犯了一样的错误,他误以为自己的父亲是沈云道,这种纠结的心情又缠绕在心头无数日,直到刚才,所有的迷惑完全打开。 原来,他是厉家的儿子,厉绝是他的亲哥哥,厉择扬和安宁是他的亲生父母! 所有的谜题全都解开,沈诺和安宁抱在一起,他高挑清瘦的身材蜷缩在安宁怀里,看起来竟是那样的和谐。 一旁沈云道双手搭在两人肩上,点着头,眸底闪烁着喜悦和欣慰的泪光。 厉绝拥着沈如画的臂膀,远远地站在花园边,安静地看着这一幕。 明明是一件高兴事,可沈如画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鼻头酸酸的,眼眶湿湿的,眼看着就要哭起来。 厉绝拥了拥她,“多大的人了,还这么爱哭?” “我高兴嘛。”她吸了吸鼻子,不好意思地抹了两下脸。 他笑着将她拢在怀里,轻吻着她的发梢,然后凑近她耳根,打趣道,“知不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最丑?” 一听就没什么好话,她挑眉,静待他的下文。 果然,他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眼睫上的泪珠儿,说,“就是像你这样,挺着肚子流眼泪的时候,最丑了。” “你敢嫌我丑?” 她作势就要挥拳而去。 却被他一把捉住,顺势轻啄了一下她的手背,“当然,这些女人当中不包括你。” 这家伙…… 沈如画羞赦一笑,甜蜜地窝进厉绝的怀里。 (正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