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4章 沈厉番外 欢乐的结婚仪式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34章 沈厉番外 欢乐的结婚仪式

这边正说着订娃娃亲的事情呢,那边就演上了,沈如画和莫浅浅一时没忍住,扑哧一声笑出来。 沈如画怕笑痛了肚子,用手捧着自己的腹部,“小笨蛋,就只有新娘和新郎是结不了婚的,还得有神甫才行呀。” 小米糍苦恼了,“那谁来当神甫呢?” 她那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,忽地眼神定格在前方某道小身影上,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来,她拔腿向那道小身影跑去。 “思奇哥哥,你看,我手里有结婚用的头纱哦,我和小曜哥哥正在玩结婚的游戏,你当神甫吧!” 沈如画又乐了,“小米糍,人家小曜还没答应呢。” 小米糍愣了下,回头可怜巴巴地看向莫子曜,并拽着他的衣袖,央求道,“小曜哥哥,我们一起玩嘛。” 不意她会提出这个要求来,莫子曜原本兴趣缺缺的脸上,竟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晕来。 他呐呐地问,“你要我当你的新郎?” 这小丫头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结婚?算了,她还这么小,肯定是不知道的,只是觉得好玩吧…… 莫子曜蹙眉沉默了一会儿。 虽然他也不过是个才八九岁大的小男生,但是在三个小孩子中,他是年纪最长的一个,凡事都像个大哥哥一样,极其认真地思考了一番。 数秒后,他皱起浓眉,仍显稚嫩的脸上竟然是无比的慎重,“如果我不愿意呢?” 小米糍脸上立刻露出失望的表情,小嘴扁了起来,额头蹙紧,原本秀长的纤眉变得皱皱的,小鼻头也拧起来。 “那我会很失望很伤心的。” 莫子曜眨了眨眼,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 小米糍似乎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上前牵住他的手,拽了拽,“小曜哥哥,那你是愿意,还是不愿意呢?” 莫子曜浓眉微展,淡淡地笑道,“我愿意。” 小米糍闻言兴奋极了,一下子跳起来,“欧也!小曜哥哥答应做我的新郎了!” 思奇难得主动地丢下手中的书,附和道,“那我来当神甫。” 小米糍一双手拍了拍,“思奇哥哥当神甫最合适了!” 也不知道小米糍是从哪里找来的一副空镜框架,将眼镜架在思奇的鼻梁上。 还别说,思奇带上这么一副眼镜框,身上披上一块黑布,面前书架上摆了一本假书,还真有点儿神甫的模样。 即便是玩游戏,他也是一本正经的模样,蹙眉看着小米糍从电视里抄来的台词,开始念念有词。 “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,是为了一对新人神圣的婚礼,这是上帝留下的一个宝贵财富,因此不可随意进入,而要恭敬严肃。现在,我们有请新郎新娘入场。” 叮铃铃—— 一串清脆的铃铛声,莫浅浅摇了摇手里的小摇铃,紧接着,头戴白色头纱的小米糍便挽着莫子曜的手臂,从草地另一端走过来。 两人一高一矮的小身板有模有样地走在那草地上,既有些滑稽,又让人觉得可爱得紧。 尤其是小米糍,非要借来莫浅浅的高跟鞋,一瘸一拐的样子最搞笑了。 生怕自己不小心摔倒,她踮着脚尖,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挪动。 而莫子曜呢,为了不让她摔倒,一边用手使劲儿拽住她的胳膊,一边挺直腰板,支撑住两人的重量。 “天啊,这画面真是太有爱了!”沈如画忍不住拍手说道。 莫浅浅也忍不住感叹,“如果真能亲眼看着小曜结婚生子,我也算是对得起我哥哥了。” 草地上的结婚仪式还在继续—— 小神甫思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架,问道,“新郎,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?” 新郎莫子曜转过脸看了看身边娇小的女娃,“我愿意。” “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、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,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?” 莫子曜点点头,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 小神甫转头看向新娘小米糍,“新娘,你愿意嫁给新郎吗?” 小米糍觉得好玩极了,掩嘴呵呵笑了笑,点头说,“我愿意。”说完她又咯咯笑个不停。 思奇说:“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、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,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?” 小米糍再次点点头,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 “好,我以——” 思奇念到关键时刻,突然顿住了。 大家抬头看了他一眼,只见他突然抬手捂嘴。 “阿嚏”一声打了个喷嚏后,鼻梁上不太合尺寸的眼镜框竟然掉落下来,他赶紧弯腰,从地捡起眼镜框。 “哈哈哈哈——” 沈如画和莫浅浅见状,已经笑到肚皮要爆炸了。 “咳咳,我们继续。” 思奇却依旧板着脸,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吸了吸鼻子,又清了清嗓子,然后一板一眼继续: “现在,我以圣灵、圣父、圣子的名义宣布——新郎新娘结为夫妻。现在,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。” 终于到重头戏了,沈如画和莫浅浅已经笑得乐不可支。 突然有人一把抱起小米糍,是厉绝! 他咬牙切齿地瞪向一旁的顾墨琛,说道,“顾总,我先警告你,你外甥要想娶我女儿,还得过了我这一关才行!” 沈如画无力地翻白眼。 厉绝这个醋坛子,竟然把儿女们的游戏当真,他真是够了! 好丢脸啊…… 沈如画揉了揉太阳穴,无奈至极。 到了晚上,沈如画问他:“你今天是怎么了?不就是孩子们玩游戏嘛,你怎么就当真了?” “我这是还没享受够女儿福,刚才看见孩子们玩游戏,一时激动,就控制不住自己了。” 厉绝自知理亏,但又很明确地表示态度,“不过我事先说好了,以后女儿的婚事,一定得我做主。” “有你这么霸道的父亲嘛,真是的。” 沈如画哄了他很久都拿他没辙,到最后她只得放弃。 “你说你,一个大男人,为了这么点儿小事儿生什么气?好啦好啦,这样吧,三宝我让你一个人带,成不?” 这次男人好像是消了气,“真的?”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沈如画点了点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