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8章 沈厉番外 我们好桑心!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38章 沈厉番外 我们好桑心!

“……”严子俊顿时听见心碎成玻璃渣的声音。 沈如画又催促了几声,坚持让严子俊先上去,但严子俊不放心,一定要陪她们母子三人上了车,才肯回去。 她只觉得尴尬,再则,也担心又像上一次那样,碰到记者偷拍的情况。 “真的不用了,你回去吧,其他人都还在等你呢。” 她又催促了一下,也是因为存了一份私心,不想让厉绝瞧见严子俊,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。 小米糍和思奇很有默契地挡在沈如画和严子俊中间,有意无意地瞪着大献殷勤的严子俊。 而严子俊呢,一半是出于好奇心,一半是出于好胜心,偏要看一看她的丈夫,到底长什么样子,是否像思奇说的那样优秀。 小米糍和思奇人小鬼大,似乎看透了严子俊的心思,悄悄对视了一眼,打起了鬼主意。 只见小米糍皱着眉头打量着严子俊,严子俊从她眼睛里觉察出熟悉的敌意,不禁愣了下,不怒反笑,并伸手去揉了揉她柔顺的额发。 无惧她凶巴巴的眼神,严子俊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,“你的两个孩子都很漂亮,尤其是这个女娃娃,真好看,跟你小时候长得真是一模一样。” 他就是想要讨好一下小米糍。 谁知,小米糍双臂环抱,高傲地扬了扬小脑袋,哼了一声,“那当然,我是我爸比生的,当然生得好看咯。” “……”沈如画嘴角微抽,悄声呵斥女儿,“小米糍,不可以这么没礼貌!” “我哪有!” “没关系,小孩子这样才可爱嘛。”严子俊呵呵笑了笑,打破尴尬的气氛,复又看向沈如画,目光波澜微动。 “对了如画,改天我请你出来喝茶,可以吗?” 说实在的,他也就随口邀约,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,没想到小米糍率先抢答,“我妈咪没空。” “……” 沈如画额头上立刻起了三根黑线。 正要教训小米糍,小米糍却像是看见了谁,拔腿就朝外面跑去,表情很兴奋,“爸比,你来接我们了!” 爸比? 是厉绝来了。 严子俊也跟着偏头望过去—— 酒店的自动门开了,一个男人进来,穿着一件白色衬衫跟黑色西裤,双腿笔直修长,背脊也挺得很直,衣袖挽起到肘部,露出小臂,薄薄的衬衫勾勒出男人宽厚结实的肩膀跟胸膛轮廓。 他手里还拿着一件外套,五官英俊又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。 听见女儿的声音,他幽深沉敛的视线随即投过来,只消一眼,便找到了目标,大步流星地朝这边走过来。 沈如画看着越走越近的厉绝,心跳还是不由自主地加快了一些。 这场景,像极了“红杏出墙”的妻子被丈夫逮了个现形,等他走过来时,她自己先迎上去几步。 那模样看在旁人眼里,仿佛迫不及待想要解释什么,脸颊微红,“你,你还真来了啊?” 这话才说出口,她就觉得不对劲,声音软软糯糯,像是才谈恋爱的年轻姑娘,羞答答的,有些不好意思,又有些尴尬的样子。 “嗯。” 厉绝点了点头,往严子俊的方向撇了一眼,眼神云淡风轻地,然后敛回视线看向沈如画,“我不放心你跟孩子们,来看看,顺道接你们回家。” 严子俊望着眼前的一对男女,发现自己没有任何插话的机会,他站在这里,根本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。 而此时,沈如画的右手极其自然地挽住厉绝的手臂,想起来还没给两人做介绍,她回过头,面向严子俊。 “严子俊,这位是我丈夫厉绝。厉绝,这位是我的中学同学,严子俊,以前挺照顾我的。” 照顾? 厉绝微微挑眉。 继而不动声色地颔首,“严先生,你好。” 严子俊早就听说了厉绝的大名,现在见到了他本尊,大有种受宠若惊的感受,赶紧朝他伸出手来,“厉总,你好,久仰大名!” 厉绝回握他的手,“原来,如画上中学的时候,是由严先生照顾着的,那真是谢谢你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嘴边噙着笑,不痛不痒的表情。 见他阴阳怪气的,沈如画皱了皱眉。 而严子俊呢,则是莫名其妙起了一身的冷汗。 这时候,小米糍一颗小小的脑袋瓜挤了过来,凑到厉绝身边,讨好地说,“爸比,你要是再不来,我和哥哥就顶不住啦。” “嗯,任务完成得不错,回头给你们俩奖励。”厉绝勾了勾唇,在女儿脸颊上轻啄了一口,又回头揉了揉思奇的额发。 莫名觉得被摆了一道的沈如画,顿时心头起了一团无名火,“喂,你们说什么任务呢?” “嘿嘿嘿,没什么。” 小米糍和思奇吐了吐小红舌,笑得神秘兮兮地。 被晾在一旁的严子俊,顿时觉得很尴尬,脸上无光,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当电灯泡了,找了借口,转身回了酒店。 ……………… 一家四口坐上了车,厉绝并没有主动问起严子俊的事,沈如画也不解释,省得让他觉得自己是在欲盖弥彰。 “同学会上玩得开心吗?”厉绝开着车,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。 “不开心。”沈如画倒也老实,撇嘴说,“就我一个孕妇。” 厉绝开着车,嘴角微微一翘。 沈如画想起刚才两个小家伙鬼鬼祟祟对厉绝使眼神的样子,就突然伸手,捏了下小米糍粉嫩的脸蛋,“小米糍,老实交代,你答应你们爸比做什么任务了?” 没想到,换来的不是小米糍的回答,而是夸大的惊呼,“哎哟,妈咪,你掐我干嘛?” 沈如画:“……” 她咬了咬银牙,回头瞪向另一边的思奇,“乖儿子,你老实回答我,到底怎么回事?” 思奇一阵猛摇头。 沈如画气恼地瞪向前方佯装认真开车的厉绝。 厉绝似笑非笑地说:“老婆大人,你想多了,真是想多了,我只是让孩子们替我好好照顾你,毕竟我不在你身边嘛。” 小米糍委屈地嘟着小嘴,“就是嘛,妈咪还冤枉我们,我们好桑心!是不是哥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