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9章 沈厉番外 终于如愿以偿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39章 沈厉番外 终于如愿以偿

“嗯。”思奇一阵猛点头。 “……”沈如画嘴角犯抽,有些后悔,怎么生了这么一对麻烦精加大活宝。 车子抵达沈宅,小米糍和思奇已经昏昏欲睡了,管家刘婶和小琪一人抱了一个小家伙,进了宅子里。 而沈如画却坐着不动,耷拉着脑袋,抿着唇,想着如何解释严子俊的事情。 厉绝从后视镜里望着撅着一张嘴的沈如画,心里暗暗无奈,他双手把着方向盘,抬头,幽深的黑眸斜看了她一眼。 “不下车,想干什么?” 沈如画清了清嗓,“我跟你一起下车,你先去把车停进车库。” 这小女人,被抓了包,还知道后悔了。 厉绝笑着敛回视线,挂档,启动车子,转弯,倒退,把车倒进车库里去,拔了车钥匙,他解开安全带,转过头叫她一起下车。 关上车门,沈如画果然示好地蹭过去,挽住他的胳臂,厉绝低头看了一眼,却没有抽回自己的手臂。 “我跟严子俊只是中学同学,关系很一般的,不过好久没见,才多说了一会儿话,你别误会。” 她刚在车上想了想,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稍微解释一下,虽然她的解释显得有些刻意为之,而且还有点儿越描越黑的嫌疑,但是她还是说出来了。 说完之后,脸颊不自然地绯红起来。 厉绝原本就没把严子俊放在眼里,同学之间那些小心思,他也是知道的,年少时的暗恋情怀,谁都有,再说沈如画本就生得漂亮,中学时期肯定不止赵晨枫一个仰慕者。 虽然他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但是看见沈如画紧张到脸颊嫣红又娇羞的模样,不禁乐了。 他佯装生气的样子,兀自往前走。 小女人以为他是生气了,便拽住他的胳膊,“喂,不是吧?你真生气了?” 没走几步,前面就是宅子的后门,厉绝忽然转身搂过她,那姿势就像他把她抵在墙边。 低下头,她耳尖红红的,灯光下,有一层细细的绒毛,他低声道,“虽然我是有一点点吃醋,不过,我没放在心上。所以,你不必担心。” 他的声音那么柔软温和,仿佛一把刷子,挠得沈如画心口似火,她感觉这气氛就好像是两个人刚谈恋爱那会儿,整个人都心驰摇曳起来了。 男性热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颊上,沈如画担心刘婶他们出来了,看见他们俩这样亲密的样子,多不好意思啊…… 便伸手抵着他结实的胸膛,厉绝却突然弯下头,重重地亲了一下她的唇瓣。 她愣住,然后通红着脸去推开他,“小心,会被人看到!” “怕什么。” 厉绝的双臂就撑在她的两侧,犹如铁箍,怎么推都不动,撩拨地呢喃,“你亲我一下,我就放开。” 轰—— 沈如画一下子就红了脸,左看右看,确定没有人,她飞快地回亲了他一口,“这样总行了吧?” 她想快点进别墅去。 厉绝看着她惊慌的样子,越加起了逗弄她的心思,修长好看的手指,沿着她的腰下滑,眼看着要为所欲为。 沈如画的大脑嗡的一下,隔着裙子抓住他的手腕,“你干嘛呀,不怕被人看见吗?!” 她不经意的抬头,望进了他浓烈深邃的双眸中,早前因为吃辣闹别扭的问题早已被忘到了九霄云外。 两人呼吸相对,感受到彼此的温度。 厉绝的眼睛一直看着沈如画,就像一剂致命的催晴药,两人缠吻在一起时,她的双手,紧紧揪着他衬衫的衣领,他的另一只手按着她,用力摁向自己精瘦的身体。 正难舍难分的时候,忽然别墅的后门咔嚓一声轻响,从里面打开。 沈如画惊了一下,顿时回过神来,立刻去推紧贴着自己的男人。 厉绝也听到了动静,舍不得放,却也只能放,在她耳边用更低的声音说,“晚上再收拾你。” “……” 沈如画的脸腾地憋红,有被发现的紧张,也有被他戏弄后的羞恼,他却神色如常地站在一边,双手抄袋,人模狗样的。 这时,一颗小脑袋从门缝里钻出来。 是思奇。 两个小家伙一到家就醒了,吵着晚上没吃饱,还要吃宵夜。 “爸爸,妈妈,你们在门口磨磨蹭蹭的干嘛?刘婶做好了宵夜,快点进来吧。” 沈如画脸色尴尬地冲思奇扯了下唇角,脸上红潮未退,“好,我们马上就进去。” 另一颗小脑袋挤了出来,小米糍圆碌碌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到厉绝身上,抿起小嘴,皱起小鼻子,心想这两人肯定有猫腻。 沈如画怕被拆穿,赶紧走上前,摸着她的脑袋瓜说,“好了,跟哥哥进去吧。” 刘婶做的宵夜与往常不同,今晚不但做了银耳红枣汤,还多加了一盘麻婆豆腐,沈如画见了颇为吃惊。 厉绝从身后走来,揽住她的腰际。 他凑上薄唇,在她耳边轻语,“你不是想吃麻婆豆腐吗?我背着妈,让刘婶给你做的麻婆豆腐。我听说孕妇想吃什么东西,那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想吃,既然咱们的儿子想吃,我没道理拦着你。” 沈如画听了高兴得不得了,晚上虽然是在同学会上吃的,可大家都为了照顾她这个孕妇,根本没有点麻婆豆腐。 她心里正欠着这件事呢,没想到厉绝就帮她了了这个小小的愿望。 她赶紧坐下来,舀了一勺进碗里,一边欢畅地吃起来。 “刘婶可是专门为了你,去找川菜师傅学了这道麻婆豆腐。” “真的吗?难怪这么好吃!” 终于如愿以偿,沈如画感慨万千。 “你不知道,要是孕妇特别想吃什么却吃不着的话,会一直很不舒服的,如果今天你没有让刘婶做这份宵夜给我吃,怕是晚上我都睡不好了。” 厉绝勾了勾唇,“你想吃就多吃点,不过也别光吃麻婆豆腐,那碗银耳红枣汤也得喝光,可以去火的。” 他说着,十分顺手地抬起手臂,用拇指指腹擦了擦她嘴角的残渣,动作极其亲昵,满眼宠溺。 “我知道。”沈如画笑着,吃得不亦乐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