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没有人,能揣摩我的心思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4章 没有人,能揣摩我的心思

“你!混蛋!” 赵正国气急了,忍不住操起铲子砸向儿子。赵晨枫眼疾手快,一个闪身就躲开了铲子,哐当一声,整个宅子都能听到这道巨响。 赵母听见声音走出来,看见这一幕,气得脸色发白。 “老赵,你发什么神经?儿子追求人家女儿又怎么了?沈家偌大一个宅子,加上地皮,那是多大一笔遗产啊!以后儿子要真是娶了沈如画,那可是赚了,你不支持他也就算了,倒还骂起他来了?!” “你,你,你……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!你要是这么教你儿子,他迟早要栽跟头!”赵正国气得高血压都要犯了。 赵母骨子里就看不起自己的老公,当着儿子的面讥诮: “他要是听了你的话,那才是要栽跟头,像你这样老古董,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发财呢!” “发财发财,整天想的都是怎么发财,你就是钻到钱眼儿里去了!”赵正国也就是唠叨唠叨几句,在老婆面前,他根本就是形同空气。 赵母不理睬他的话,挽住赵晨枫的手臂往里屋走去。 “晨枫,你回来得正好,看见厨房里放着的那两盒燕窝了吗?妈妈要拿去拜访一个朋友,昨晚上还包装得好好的,今早上不知道怎么的就没见到影子了。” “我不知道。”赵晨枫飞快地说,眼睛始终不敢直视赵母。 他怎么敢说,是自己偷偷把燕窝拿去送给沈云道,却遭了拒绝,被他一气之下在路上随手丢弃了呢。 “怎么会没看见呢?昨晚上我还跟你说起过呢。” “不知道就是不知道!” 赵晨枫急冲冲地进了屋,那样子像是躲着她似的。 “这孩子,搞什么名堂啊!”赵母抱怨着,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。 赵晨枫回到自己的卧室后,就将门砰的一声关上。 没有外人在旁,潜藏在心底的情绪就顷刻间爆发出来,他径直走到书桌前,双手将桌上的书全都拂到了地上。 顿时,地上一片狼藉。 赵晨枫仍觉得不解气,狠狠地一拳砸在书桌上。 “都怪厉绝!要不是他害我在沈家面前丢脸,如画的父亲怎么会瞧不起我?这一笔账,我是一定会算在他头上的,我会让他知道,只有我才能和如画在一起!” 迟迟得不到沈如画的倾心,在她父亲面前又丢了面子,这让赵晨枫有种腹背受敌的无力感。 俗话说,情场失意事业得意,可偏偏在工作中,他也处处碰壁。 原本厉氏给他安排的实习工作是在设计部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被临时安排到了厉氏新开发的一处滨江楼盘。 好好的建筑系设计专业学生,却被安排到工地,他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情绪的。 他跟负责人抱怨:“经理,我是设计部的实习生啊,在公司本部还有许多工作呢。” 工地负责人姓刘,五十来岁的年纪,典型的中年男人。 刘经理轻拍着他的肩膀,说:“年轻人,不要好高骛远,还是踏踏实实从基层干起吧,上面派来的实习生都是这么过来的,你要是不愿意干,大可以辞职。” 赵晨枫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:“刘经理,是不是厉绝叫你这么干的?专门欺负我一个实习生?” 刘经理脸色都变了,赶紧上前蒙住他的嘴:“老板的名字也是能这么随便叫的吗?赶紧做事,少废话!” 赵晨枫不领情,看着手里的安全帽忽然一阵冒火,随手就将帽子丢得远远的。 忽然,有人捡起了安全帽。 “看来你是不知道,在建筑圈里,这段时间工人是多么的紧缺,大部分劳动力都很难找了,尤其是有技术的工人。” 说话的正是厉绝。 他每个星期都会亲临工地现场视察,而这段时间为了赶工程进度,他几乎是天天往工地里跑。 此时,他的头上也戴着一顶跟赵晨枫手里拿着一样的安全帽,即便如此,却仍然意气风发,风姿卓越。 “如果继续等着,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找得到合适的工人,那这些工作就都荒废了。”厉绝说完,就将安全帽丢回给赵晨枫。 赵晨枫本能地伸手接住,撇了撇嘴,“不要把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,我看你是来看我的笑话吧?!” “笑话?你认为这个工作是笑话?” 厉绝嗤了一声,“既然公司让你来,就是认为你是最合适的人选,要不然让你闲着什么事都不做,岂不是浪费人才?” “你的意思,厉氏的工程师就必须得下工地?”赵晨枫不服气地呛声,“我看你根本是想公报私仇,故意找我的麻烦吧?直说就行了,何必拐弯抹角!” 厉绝眯起一双精瞳:“厉氏的人,不管是谁,有需要的时候,不管是何岗位都会迎头而上,而不是冷眼站在一边,当一个什么事都不会做的大少爷。” “你倒是做给我看啊!” 厉绝耸了耸肩,爽快地从一名工人手中拿起工具,动手刷起墙来,只要是内行人都能看出来,他绝对不是一个新手。 赵晨枫见状,说不出话来了。 “这种连女人都会做的工作,你可千万不要说不会。”厉绝挑着眉,睨着他。 空气中,一阵暗流涌动。 这是被逼上梁山了,赵晨枫懊恼地紧绷着下颌,最后还是从厉绝手中取过工具。 他堂堂一个大少爷,又是学设计的,何曾做过这种粗活,可在厉绝面前,他只能打肿脸充胖子。 他以为刷个墙而已,不是多难的事,可真正做起来,却是笨拙得很。 “呵呵,看样子你还真不会。” 厉绝笑着摇摇头,冷嘲道,“不知道刷墙是要先从上面开始,然后往地面刷的吗?这样才能上下衔接得好。” 赵晨枫紧绷着脸,只好搬来扶梯。 正准备爬上去,又听见厉绝说:“扶梯太贴近墙壁了,放偏一点,大约60到75度角就行。” 赵晨枫认定厉绝是故意刁难自己,更是忍不了这口气,呛声道:“这点小事,我还用不着你指手画脚!” 他偏要反其道而行,还没等扶梯放好就爬了上去,因为重心不稳,他只爬了一半就摔下来,当场痛得龇牙咧嘴。 “摔疼了吧,早跟你说了,你还硬撑。” 一道几不可察的嗤笑声从厉绝口中逸出,他向赵晨枫伸出了援助之手。 赵晨枫气恼极了,一把拍开他的手,爬起来一看,他的手肘、手臂以及手腕处都受了不少的擦伤。 厉绝一笑了之,只当看了一场笑话,拍拍手摇头离开。 而这一幕,却被正好跟来视察工地情况的苏薇看了个一清二楚,她将事情的前因始末全都看在眼底,一双描画精致的眼睛泛起冷光。 她跟在厉绝身后去了办公室。 待厉绝刚坐下,她就迫不及待地质问:“阿绝,你不是说那个姓赵的实习生有抄袭的恶习吗?为什么还让他留在公司,就不怕他带坏公司的风气?” 厉绝扬了下眉:“苏薇,他犯的错只有指甲污垢那么一丁点大,我想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 “但我一点儿也没看出他有忏悔的意思,看得出来他还很记仇,似乎对你有些不满,把这样的人留在公司只会后患无穷!” 苏薇始终想不通,厉绝是一个多么高傲决绝的人,从来不会对任何人心慈手软,为什么这次如此反常? 难道,是因为沈如画? 心头一沉,她蹙眉说:“不行!我不能让赵晨枫这样的人继续留在公司!” 苏薇想到的解决办法很简单粗*暴,直接裁掉赵晨枫,不让厉绝身边有任何一个与沈如画有关的人存在。 她干脆地说完,转身就要走,却听见厉绝说:“辞掉他,只会惹来更多的麻烦。” “为什么?” 厉绝冷静地分析:“其他对手公司个个对厉氏虎视眈眈,如果知道赵晨枫的情况,一定会利用他。就连那些记者,说不定也会借此机会炒作新闻,到时候会是谁的损失?” 苏薇神情一凝。 没错,如果真有人利用赵晨枫来对付厉绝,损失惨重的只会是厉氏。 “正因为他是个危险人物,才更应该把他留在身边,让他待在我能管控的范围内,不是吗?”厉绝字字犀利。 不可否认,他说的话有道理,但苏薇真正在意的,是另有其人。 “我不明白,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阿绝,别怪我多嘴,我觉得你变了。以前,只要有任何的麻烦,你都会斩草除根,怎么会像现在这样,心软到把一个危险人物留在身边?” 苏薇蹙着眉心,忍不住质问:“是不是因为沈如画?你担心对赵晨枫太绝,沈如画怪罪到你的头上?” 厉绝脸上的笑意瞬间凝结,眼眸深处染上一层冰霜。 “苏薇,你记住,这世上还没有人能揣摩我的心思,包括你!” 苏薇怔怔地看着他,仿佛听见自己的心在滴血。 哪怕是我也不能?阿绝,这么多年了,为什么我连你的心思都不能揣测?是我还不够资格吗?为什么?! 气氛一下子变得僵冷,过了足足十秒,厉绝的脸色才缓和下来:“苏薇,你应该知道,我这么做是为了维护公司的形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