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0章 沈厉番外 看你还敢不敢蒙我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40章 沈厉番外 看你还敢不敢蒙我

作为旁观者,思奇视若无睹地吃着银耳汤,而小米糍则用小胖手捏着勺子往嘴里扒银耳,一边注意着两人说话的神情,满眼机灵劲,一副蹙眉深思的样子。 暗忖这两人哪里是在吃夜宵,分明是在借吃夜宵制造眉来眼去的机会嘛,也不估计一下旁边小盆友的感受…… 小米糍很不喜欢这种‘无存在感’,气咻咻地端起碗,仰脖,一口喝掉了碗里剩下的银耳汤,然后朝沈如画和厉绝伸出小胖手。 “爸比,我要礼物。” 厉绝皱了皱眉,这小家伙从来不主动要礼物的,今天这是怎么了? “为什么要礼物?你又不过生日。” “我和哥哥把你看着妈咪啊,要不然,妈咪就被那个严叔叔追走了。” “……”厉绝一脸黑线。 果然是养了一个小精灵鬼,还学会了讨价还价,求娃办件事也是不容易啊,看来再不能有下一次了。 好在小米糍想要的不过是个洋娃娃,厉绝勉强答应,又补了一句‘下不为例’。 一旁的沈如画含笑看着父女俩,一副‘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蒙我’的表情。 她晚饭没吃多少东西,加上这会儿有厉绝在旁边陪着,心情颇佳,便吃了一碗麻婆豆腐,加两大碗银耳,这才有了饱腹的感觉。 吃饱喝足,沈如画哪还记得之前跟厉绝闹的小别扭,顿时觉得心情舒坦了。 “不生气了吧?”厉绝突然轻声问。 “额?”她愣了两秒,忽然笑了,“我本来就不是真的生气,哪有人为了吃的,跟自己的老公置气啊,我也就是发发牢骚而已。” “那就好。” 听见身旁男人低沉的轻叹声,沈如画动容地依偎在他怀里,抬眸感激地凝睇着他英俊的侧颜,“厉绝,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包容。” 他淡笑着说,“只要是你喜欢的,我能做到,就尽量做。吃这种事情算不了什么,只是怕你上火,对身体不好而已。” “嗯。”沈如画点点头,窝得更深了。 忽然想起一件事,她问:“厉绝,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。” “什么事?”听她忽然严肃起来的口吻,厉绝蹙了蹙眉。 “等我拿到了C大艺术学院的毕业证书,以后我还是想继续画画,我的终极目标是开一家画廊。” 他愣住,很早以前就知道她想开画廊,甚至还提出,想和楚之衍合开一家画廊,误以为她是开玩笑,没想到她还当真有这个想法。 他垂眸看了看她微微隆起的肚子,说:“这事儿还是等你生了三宝再说吧。毕竟,带三个孩子,你会很辛苦的。” “不会辛苦的,明年小米糍和思奇就要去上小学了,我会空闲很多,到时候就只带三宝就行了。” 说到这里,她皱了皱眉,又叹了口气,“你不知道,让我成天在家呆着,太难受了。” 厉绝很认真地思考一番说:“不是我不让你做,只是怕你太累,万一……”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沈如画就伸出食指抵住他的薄唇,急急地抢白道,“我保证,绝对不会影响到孩子们的成长。再说,我又不是马上就要把画廊开起来,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得先筹备策划,再说了我还可以找一个合伙人,替我分担一些工作嘛。” 厉绝蹙了蹙眉:“你说的合伙人……楚之衍?” 鼻息里一哼,厉绝继续道,“说起那小子,都过去两个月了,还不见他的影子,打电话也联络不上,我看他现在是有权有势,乐不思蜀,哪还记得你?” 顿了顿,他又说,“要不是郑管家,我还不知道他已经继承了慕家的部分产业,他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大忙人,手里好几个项目要接受,哪里瞧得上一个小小的画廊?我看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。” “这……” 虽说厉绝说话酸酸的,但也不是完全没道理。 楚之衍去了法国后,这段时间一直没消息,裴佩也问过多次,但都没有和他联系上。 后来还是厉绝从郑管家口中得知了一些与楚之衍有关的消息,现在他已经改回慕姓,换言之,他现在是‘慕之衍’,而不是楚之衍了,身份大相径庭,哪里还有精力顾及一家画廊? 这么一想,沈如画倒是有些失望。 一方面是觉得楚之衍接手慕家产业,成为一名商人,以后绘画家怕是少了‘衍笙’的作品,一个极有才华的艺术家就这么销声匿迹了…… 另一方面,她十分看好楚之衍和裴佩呢,可现在楚之衍变成了慕之衍,他和裴佩还有可能吗? 想到前几次,裴佩提到楚之衍时眼神里的亮光,她不禁有些失望和遗憾。 恰好捕捉到她眼中的失落,不忍她这副表情,厉绝伸手握住她的柔荑,柔声道, “好吧,我不反对你开画廊的梦想。可你得记住,千万不要勉强自己,事情可以慢慢做,但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还有肚子里的宝宝,记住了吗?” 沈如画这才开心了一些,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 看她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,厉绝忍不住轻叹一口气,俯头,一口轻咬住了她的唇。 她没想到他突然这会儿就吻下来,又惊又羞,唔唔哼了两声,象征性地反抗两下后,就没了声音。 入夏后,天气越来越热,沈如画的肚子也越来越大,气色倒是前所未有的好。 总算没有枉费刘婶和安宁这几个月的悉心照顾,沈如画的肚子到了六七个月的时候,就显得很大了,肚子圆鼓鼓的像是塞了个大皮球,腰身肥的像水桶。 不过,对沈如画来说,体型走样,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。 所以她不再因为这件事对厉绝乱发脾气,而厉绝也很心疼她,特地从国外聘请了专门的孕妇装设计师,为她设计最漂亮的孕妇装。 唯独让沈如画不能忍的,大概就是她脸上屡屡冒出的斑点了。 果然应了那句怀女儿变漂亮,怀儿子会变丑的老话,她看着脸上越来越多的斑点,心情糟糕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