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1章 沈厉番外 多丑我都爱你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41章 沈厉番外 多丑我都爱你

这天晚上,她又在浴室里对着镜子横眉竖眼,正好厉绝进来,看见她歪着脑袋看颈脖上新冒出来的斑点。 他不甚在意地道:“没关系的,不仔细根本就看不出来。” 她嘟了嘟嘴,没说话。 厉绝知道她心里不舒服,说起来沈如画也是个爱美的女人,他便上前,从身后抱住她,“放心,真看不出来。” “女为悦己者容,你没听说过吗?”她终于开了腔,闷闷地说道。 这个男人啊,还真是不懂女人心。大多数女人打扮自己,不都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漂亮,更赏心悦目吗? 她也不例外。 “都老夫老妻了,还怕我嫌弃你不成?” 厉绝从后面摸着她鼓鼓的肚皮,甚是满意地笑着,心想她这样粗壮的身材,才不担心会被什么之衍,什么子俊的看上。 然,沈如画听了不禁暗恼,眼里亮极了,恼怒地盯着他。 他却愉悦得不得了,侧脸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。 “讨厌!谁跟你老夫老妻,本小姐还年轻着呢!” 她抬手用肘推他,“是不是看我这个样子,你幸灾乐祸,心里更爽啊?真是没有同情心的男人!大坏蛋!” 早听说怀孕期间的女人情绪起伏不定,厉绝已经习以为常,反倒觉得这样的沈如画很可爱,心头更乐了。 “丫头,我发誓,你多丑都没关系的……我还是一样爱你。” 他已经掠到她唇边,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轻咬了一口,沈如画又气又羞,憋红着脸,却又对他的亲吻毫无招架之力。 等亲够了,他才放开她一小会儿,让她能呼吸到新鲜空气,看她脸红的样子,笑得志得意满。 说起来她已经怀了六七个月了,已经过了危险期,医生说适当的运动也是可以的,厉绝想起来就有些心痒痒的,于是半抱着她回到卧室里。 沈如画正犹豫着,忽然感到肚子里微微一动,竟然是肚子里的三宝动了。 厉绝显然也感觉到了,虽然这不是沈如画第一次胎动,但对厉绝来说,却是第一次,他兴奋地瞪大了眼:“丫头,刚才是……是三宝在动吗?” “嗯。”沈如画羞赦地点点头,“看来,三宝也是抗议的,不允许你这个爸比对他的妈咪胡作非为。” 厉绝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到了她的肚子上。 立刻地,他弯下腰,趴在她的肚皮上,用自己的脸颊贴在她的肚子上,并轻声呼唤道,“三宝?小米团?你听得到爸比的声音吗?要是听得到,就动一动给爸比试试。” 肚子里的肉团还没完全成形,怎么可能听得懂他的话。 却是时机那么恰好,小米团果然在沈如画的肚子里动了动。 厉绝兴奋地抬起头,“如画,你感觉到了,小米团听到了!而且,他还回应我了!” 沈如画哭笑不得,觉得这样的厉绝十分孩子气,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,“嗯,他好像是听到了。” “看来,小米团以后一定是个听话的乖孩子。” 厉绝一边说着,一边轻抚了几下沈如画的肚子。 沈如画:“……” 这一整晚,厉绝都兴奋地与刚刚施展拳脚的三宝不断说着话,直到沈如画睡前喝了一杯牛奶,肚子里的三宝安静了,厉绝也才跟着安静下来。 ……………… 厉绝在空闲了一段日子后,又开始忙碌起来。 先是收购了几家小型地产公司,整合之后,旗下又开了一个专门针对高端客户的装潢设计公司,裴佩也是这个设计公司的一名设计师。 新的业务发展起来后,厉绝越来越忙了。 但不管工作有多忙,他都会尽量赶在晚上七点之前回家,陪家人们吃晚饭,抽时间布置三个宝贝的新房。 厉绝不在的时候,沈如画按时做饭吃饭,照顾小米糍和思奇的同时,也兼顾肚子里的三宝,准时准点去医院做产检,偶尔有空了也筹划着画廊的事宜。 生活显得很充实,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 这天晚上,厉绝比往常回家得晚,是晚上九点半才到的家。 沈如画每天都等他回来,有时候太晚,会先吃点东西,等到了晚饭时间倒没多少胃口,吃了一点就放下筷子。 “不吃了?” 看她放下碗筷,厉绝的视线落在她碗里,还剩下一半白米饭。 “我傍晚的时候吃了点东西,现在不饿,看着你吃就好了。”她说最后那句话时,弯着唇角,语气里是小女人特有的甜蜜味道。 厉绝望着她,眼波柔情似水,拉过她的手,低声说,“过来。” “嗯?”她不解。 他笑看着一脸迷茫表情的小女人,又低低地说了一遍,语调很温柔,“坐到我这边来。” 厉绝坐在他的腿上时,还担心自己如今的体重会不会压到他,彼时,她已经怀孕六七个多月了。 厉绝抱着她的手微微用力,捏着她软软的腰,说,“别绷着身子,你这样子肚子里的宝宝很难受的。” 沈如画点点头,也就放松了自己的身体。 他也没再吃多少,而是拿了勺子喂她吃,还一边把勺子送到她嘴边,一边像哄孩子一样对她说,“孕妇要多吃点,不然营养供应不上,到怀孕后期,小心低血糖。” 沈如画从没有这么被人喂过,加上刘婶在客厅收拾,有些尴尬,吃了两口后把勺子一推,“你自己吃吧。” “我吃饱了。”他说着,又舀了一勺排骨汤。 沈如画坐在他身上,稍稍低头,看着他消瘦了些的脸,可能这段时间他经常在外面办公,太阳底下晒久了,以前皮肤是蜜色,现在更偏黑了。 心想他每天早出晚归的,偶尔还要陪她出去办事,怪累的,不免有些心疼。 她故意喝了半碗汤,就抢过他手里的勺子,盛着一勺汤到他唇边,“我喝不下了,剩下的你喝掉。” 厉绝没有回绝,搂着她,由她细心地喂自己喝汤。 于是一碗汤,两个人分着喝,最后一滴也没有浪费。 喝完了汤,厉绝攥住她的手,摩挲着她的手背,入手的触觉柔滑细腻,他突然开口,“今天白天,我去了一趟苏家老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