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3章 沈厉番外 生产大作战2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43章 沈厉番外 生产大作战2

打完电话,厉绝坐在医院花坛边的木椅上。 点了一根烟,抽了两口又觉得索然无味,捻了烟蒂,抬头看着急诊楼上灯光通明的窗户,他在外面透气,反而越加紧张,又带着从未有过的焦虑心情。 不多久,裴佩就赶来了,远远地看见花园里坐立不安的厉绝,她很不厚道地笑了,还拿出手机偷偷拍下了厉绝的样子。 沈如画第一胎生小米糍和思奇的时候,已经体味过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,如今又要来一遍,还来不及多忐忑,一阵阵的痛楚已经从她的肚子里传来。 她双手揪着床单,但是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。 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,头发也湿透,黏在脸颊上一缕一缕的。 有那么一刻,她甚至恨不得伸手把肚子里那个不肯出来的坏小子直接拎出来,只是她刚抬起手,孩子像是猜到她的想法,阵痛袭来,折磨得她死去活来。 “怎么一直出不来?”在旁边的护士也有些着急,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。 不到万不得已,主治医生不想剖腹产,顺产对孕妇或孩子都好,他见沈如画有脱力的征兆,问她要不要叫家属进来陪她? 沈如画怕自己的样子让厉绝担忧,咬牙摇头,深吸了口气,告诉医生可以继续。 不知道过了多久,助产师沉稳而有节奏的“用力”口号声里,突然身子里呼啦啦地一阵热流淌过,然后她听到“啪”的一声清响,随即嘹亮的哭声震天动地地响起…… 顿时,她浑身轻松。 精疲力竭后彻底放松下来,远远地听到接生医生又惊又喜地连声叫着,“生了生了!是个八斤重的胖小子!” 眼里不知不觉蓄起了泪水,沈如画嘴唇刚动了动,整个人就控制不住地无力昏厥了过去…… 前前后后,历经三个多小时,沈如画终于产下一个八斤重的大胖小子,小名就跟随他一对哥哥姐姐一样,叫小米团。 小米糍见到弟弟时,乐了:“哥哥,他不应该叫小米团,应该叫胖米团才对吧,你看他的脸,胖嘟嘟的。” 思奇眼神专注地盯着弟弟,笑着点点头,“胖是胖,不过这样很可爱。” 听见两个小家伙这样说,一旁的沈云道和安宁都笑了,把三宝抱在怀里时,手臂不觉一沉,一时间大家都笑开了怀。 除了最初的一声嚎哭,小家伙安静得诡异。 安宁和沈云道轮流抱着三宝,笑得合不拢嘴,想让厉绝来抱,结果左看右看没瞧见刚才寸步不离的人。 原来,厉绝坐在一旁的长椅上,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,良久,他才站起来,来不及去看一眼孩子,直接往产房里去。 沈如画刚巧也被推出来,麻醉还没过去,她躺在病床上,安静地闭着眼,像是睡着了。 看她面容愉悦,并没有因为生孩子而觉得很累的样子,厉绝这才稍稍放下了心,并长舒了一口气。 ……………… 小米团出生后,第一个抱它的理应是爸爸,但厉绝却是在场人里最迟抱到孩子的。 他低头看着襁褓里的小米团,有激动跟喜悦,也有淡淡的陌生,这个小生命从此将占据在他心里占下一席之地。 病床上,沈如画还在睡,麻醉余效还没过。 至于其他人,都被厉绝遣了回去,只有他留在这里陪夜,外面天已经蒙蒙亮,但他却没有一丁点的睡意。 等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,他拿出手机,把儿子放在沈如画旁边,拍了几张照留念。 也不管时间点对不对,给通讯录里的号码群发了一条短信,宣告自己第三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喜讯。 很快,无数短信回复过来,无一不是恭喜他的。 厉绝倚靠着椅子,翻看那些短信,愉悦地轻笑了一声,抬起头,温柔的目光复又落在沈如画脸上。 她醒来时,只有沿墙壁的几盏暗灯开着,暖黄色的光线昏沉,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唇线紧抿的厉绝坐在床沿边上。 “厉绝?”她轻唤了一下。 “你醒了?”厉绝神色略喜,赶紧俯身拨开她脸颊上的一缕汗湿发丝,手上动作轻柔温和,语气却仍然平平,“你想不想吃点什么?” 沈如画定定看着他,反问道,“孩子好吗?” “嗯,好得很。”厉绝说着,牵住她的手指在唇边轻吻,神色温柔至极,并把怀里的孩子抱到她面前。 沈如画急忙撑着要坐起来,厉绝按着她肩头不许她动,“就这么躺着吧。” 他说着,调整了姿势,把怀里的孩子送至她眼皮子底下,一看到儿子,沈如画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他身上。 “厉绝,”她温柔地贴着儿子的小脸,轻声说,“你给他取名字了吗?” “嗯。”男人轻应了一声。 “叫什么啊?” “他也是儿子,就跟他哥哥一样,随了中间的‘思’字吧,全名厉思恒。” 沈如画眨了眨眼:“为什么跟了个‘恒’字?” “你猜。”厉绝神秘兮兮地笑着。 她皱眉想了想,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 “女人果真是一孕傻三年,这么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来。” 他故意笑话她,沈如画撇了撇嘴,他这才捧住她的手,解释:“傻瓜,这都不知道?恒,既是永恒,代表永远之意。” 闻言,沈如画恍然大悟。 他的意思,暗喻着永远爱她…… 顿时俏脸嫣红,她不好意思地笑了,而厉绝将她的手捧得更紧,抬起,凑上嘴唇,轻吻了吻。 而后他伸出手,在她眉骨上轻划,然后是眼尾,失去红晕的脸颊,生产时候在剧痛中咬破的唇…… 她遭受的罪,皆是因他而起,有种酸酸甜甜的感觉霎时在厉绝心尖上打着旋,酝得他竟然鼻头发酸。 怀里的小米团这时候也要凑热闹,“哇”一声突然打破了这难得温馨的一刻。 “臭小子!还嫌折磨你妈咪不够吗?真该给你取名叫厉混蛋!”厉绝忍不住又咬牙切齿地说道。 沈如画笑了,眼里盈满幸福的眼泪,哽咽着笑出了声,“他可是你儿子,你叫他厉混蛋,那你是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