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4章 沈厉番外 若干年后……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44章 沈厉番外 若干年后……

他默了默,说:“那好吧,我暂时原谅他。” 厉绝抬起头,拥住他们母子俩,缓缓地在她眼角落下一吻。 思恒,既是这一生永远对她的执念,他爱她,此生不渝。 ……………… 两年后,小米糍已经八岁了,沈如画给她请了个钢琴家教,每周固定时间都要到家里来教她弹钢琴,这会儿她正在练习,是一曲《小星星》。 沈如画走进来时,小米糍机灵地扭头一看,停下飞舞的手指,眨巴着大眼睛乖乖巧巧的模样,问她,“妈咪,我弹得好听吗?” 沈如画笑着点点头,她的乖女儿已经出落成名副其实的小美女了。 她走过去揉了揉她的额发,笑着说道,“弹完了钢琴,就去前面院子里玩吧,爸比跟你哥哥弟弟正在搭吊床。” 小米糍很听话的“嗯”了一声,继续练琴。 前院,八岁的思奇正在帮厉绝搭着吊床的一头,两岁的思恒正用短胖的小手在大槐树上扒着什么,而厉绝手里攥着一把锤子,正在安装另一端的吊床。 “爸比!你瞧!” 忽然小腿被猛地抱住,厉绝手里正挥舞的锤子一歪,恰好砸在大拇指上,疼得他狠狠倒抽一口冷气。 底下的思恒小盆友完全不知道他老爸正怒火熊熊,自顾自地挥了挥手里的某样东西,只见一只蛐蛐被他揪着翅膀,正垂头丧气地挣扎着。 厉绝痛得嘴角犯抽,忍了忍,说,“马上扔掉!” 思恒扁了扁嘴,倒也乖乖地丢了蛐蛐,可一回头,又抱上了他爸的腿,“爸比!我的吊床怎么还没有装好?” 厉绝不动声色地甩了甩腿,“快了!” 思恒不乐意了,“爸比,你动作好慢哦,还没有思奇哥哥装得快。” 平时厉绝的工作实在是太繁忙,这两年厉氏集团的业务已经发展到了海内外,为了兼顾家里,他每天都有各种视频会议,但都不能顾及孩子们。 所以,照顾弟弟的这个重担,就变相地转交到了思奇的身上。 也是因为喜欢弟弟,思奇对这个任务倒是欣然接受,而且还完成得很不错,加之他性格沉稳,心思细腻,帮了沈如画不少忙。 相较之下,思恒就更喜欢黏着这个哥哥。 “闭嘴!”厉绝忍着痛,低声怒喝。 这小子要不是他亲眼看见从如画的肚子里出来的,他真怀疑是他到底是哪儿冒出来的! 当然,这其中的趣事不止这一桩。 记得有一次,思恒小盆友傻乎乎地跟来家里做客的裴佩告状,“裴佩阿姨,我跟你讲哦,昨晚上我爸比把我妈咪关在房间里了,我敲门也不开,我听到妈咪一直在哭。” 裴佩眨了眨眼,想大笑又不敢笑,憋得唇色泛青,那边沈如画涨红了脸,恨不得狠抽儿子的小屁墩…… 话题转回来,思恒小盆友被厉绝吼了,腮帮子一鼓,黑亮的眼珠子转了转,突然转头对思奇说,“哥哥,爸比动作好慢哦,我不想玩吊床了,我们去放风筝吧!” 厉绝一脸黑线,“臭小子,刚才你不是还说要玩吊床吗?” 其实他很想说,老子辛辛苦苦给你装了一上午的吊床,现在你跟我说你要放风筝?是想挨揍是不是?! “现在我想玩风筝了嘛……”思恒小盆友小嘴一扁,可怜巴巴地望着他,又回头扯了扯思奇的裤腿,“哥哥,你陪我嘛,好不好?” 思奇当然知道父亲大人此刻正火冒三丈,于是说:“思恒乖,给爸爸一个机会,他应该马上就会好的。” 思恒果然听话的‘哦’了一声,耷拉着脑袋,似乎勉为其难地给了厉绝一个‘机会’。 厉绝气得直咬牙,但也不好发脾气。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,才终于弄好了吊床,可思恒小盆友只玩了不到十分钟,就吵着要去玩放风筝了。 满头大汗的厉绝叹了口气,却还是妥协了,看着手拽风筝满院子跑的思恒,又觉得心满意足。 这时候小米糍已经练好了钢琴,出来时,发现厉绝满头大汗,累得像只狗似地瘫坐在地上,便乖巧地从衣兜里掏出自己的小手绢。 “爸比,你额头上都起汗了,我给你擦擦吧。” 她一边说着,一边用小手绢十分仔细地替厉绝擦汗。 从此,厉绝得出一条结论,“女儿果然是爸比的小棉袄啊!” ……………… 厉氏集团开发新建的天街商城,举办了一场迎宾仪式,请来的是演艺界的男神MR赵。 之前,因和几位当红偶像演员主演的古装剧红遍了整个大江南北后,今年MR赵又接拍了好几部热播剧,可以说他是目前国内最炙手可热的男明星了。 话说MR赵行程爆满,能请到他做代言人,厉绝自然是动用了不少人脉关系。 而沈如画听说厉绝请了MR赵做代言人,还请到了迎宾现场做嘉宾,她便把思恒托付给了刘婶和安宁后,带着小米糍和思奇就去了现场。 她一入场就盯上了MIR赵那张惊人魂魄的英俊皮相,接着嘴巴一直处于合不拢的状态。 厉绝远远地看见自家老婆双眼对着另一个男人冒粉红星星,面色便是越来越黑…… 仪式结束,自然是要应酬吃饭的,席坐上,厉绝当着沈如画的面,客客气气地称赞了MR赵几句。 没想到沈如画误会了,以为自家老公对MR赵颇为赏识,便跟MR赵套起近乎来,最后索性将厉绝晾在一边。 可想而知,厉绝的脸色气得是有多扭曲,醋意泛滥到整座人都快被酸到了。 考虑到两人都是老夫老妻了,倘若为了这件小事,又闹得大家不开心,就显得他很小气,所以厉绝并没有就这件事多说什么。 没想到隔了数月,又发生了一件小事。 C城电台搞了一台亲子档节目,邀请厉绝一家子做嘉宾,而MR赵作为评委也被邀请参加第一期开播盛会。 这一次,心眼小过针尖的厉大总裁有了前车之鉴,就没有带上自家老婆,只带了三个可爱的儿女。 思恒问姐姐,“妈咪为什么不来?” 小米糍翻了翻白眼,“是爸比不准她来好吗!” 思恒又扭头问思奇,“哥哥,姐姐说的是真的吗?” 思奇面无表情,只扭头对他做了个‘嘘’的手势。 思恒撇了撇嘴,回头做出一个奇怪的表情,问小米糍,“姐姐,你知道爸比为什么不让妈咪来吗?” 小米糍看了一眼自家老爸,悄悄凑近弟弟耳根,“因为上次妈咪一直盯着那个赵叔叔的脸看,像极了花痴,爸比肯定是怕妈咪再丢一次脸啊。” 一旁的思奇静静听着妹妹和弟弟的讨论声,实在忍不住,插话道:“才不是你想的那样,爸比是吃妈咪的醋,怕自己在妈咪眼里,没有那个赵叔叔帅。” 话音刚落,厉绝突然板着脸看向他们三个。 “思奇,筱慈,思恒,你们三个在叽叽喳喳说什么?!” 三个小朋友立即闭上了嘴。 事后小朋友们回到家,将这件事告知沈如画,她听后又是一阵无可奈何:她家老公,真是幼稚又小气。 不过,偶尔让老公吃吃醋也不是什么坏事。 沈如画抿着唇,心头又甜又暖。 ……………… 若干年后,这一天是沈厉夫妇俩的结婚纪念日,两人依旧甜蜜如初,如胶似漆,洗个碗也孟不离焦。 这个周末,两个人站在洗碗槽前一个洗碗一个晾碗,你看我我看你,看到最后不是洗碗,而是拥抱彼此,上演一场激吻了。 好半天两人才分开。 沈如画脸色羞赦地说,“厉绝,你知道我们结婚多少年了吗?” “多少年?”厉绝故意问。 “你居然不知道?”她微微气恼,“我们已经结婚五年了!” 厉绝笑了笑,神秘兮兮地掏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礼物,沈如画欣喜过望,勾住他的颈脖,“今晚我们去过二人世界吧?” 她瞅了瞅客厅里趴在沙发上看动画片的姐弟仨个,又说,“我们先去看个爱情片,然后住酒店。” 厉绝挑了挑眉,已心领神会,“行,什么时候走?” 沈如画朝外面姐弟仨个努了努嘴,“等他们仨儿睡了就走。” 厉绝欣然点头,眼底玩味。 突然,思奇跑来,晃了晃手里的遥控板“老爸,你过来陪我玩一会儿电动游戏吧。” 与此同时,小米糍在客厅里朝沈如画喊,“妈咪,你过来看看,我给芭比娃娃做的衣服怎么样?” 小儿子思恒也来插上一脚,“呜呜,妈咪,我拉臭臭了——” 厉绝和沈如画双双满头黑线,看来度二人世界的计划泡汤了。 待儿女们都睡下后,时间已是凌晨十二点已过,两人疲倦地回到卧室里,厉绝躺下时,手臂一带,沈如画跌入他的胸膛里。 “丫头,对不起,看来今年的结婚纪念日,又没办法满足你的愿望了。” 她摇摇头,双手钩上他的颈脖,合上眼安静地伏在他身上,唇边逸出一丝微笑,“你已经给了我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,这就足够了。” 厉绝莞尔,俯头在她额上轻啄了一口。 是啊,只要有心爱的人在身旁,此刻的静好就已足矣。 (沈厉番外完)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哪怕我多么不舍,也不得不给厉绝和沈如画两人的故事画上省略号。 之所以是画上省略号,因为我觉得他们的故事一直在继续,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,他们也在每天柴米油盐酱醋地活着,最起码在我心里是这般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