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5章 衍佩番外 是你?楚之衍!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545章 衍佩番外 是你?楚之衍!

裴佩坐在出租车后座上,她侧身看了一眼前面慢腾腾前进的车流,眉头微微蹙起。 她抬手看了一下腕表,此时已经是两点四十分,距离老爸飞往马来西亚的班机只有半个小时,要是她赶去机场的话,她老爸肯定会撂下一个烂摊子给她! 就在数十分钟以前,她才收到一个五雷轰顶的坏消息—— 老爸在一个星期前去了一趟澳门,输掉所有的存款不说,还借了不少高利贷,只好把家里的房子卖掉,还清了债务。 裴佩气得只想吐血,那个是她辛辛苦苦工作这几年,好不容易攒的钱买来的花园洋房啊!老爸居然不商量一声,直接就给卖掉了! 最让她生气的是,他去澳门赌博,她竟然一点不知道! 简直不要太狗血! 一通电话打给裴爸兴师问罪,没想到裴爸居然这么回答: “乖女儿啊,你们公司不是有宿舍吗?你去住宿舍啊。实在不行,就找如画借住一段时间嘛。哦对了,我们家的成人用品店就拜托你照看了,那家店生意不错,还能给你攒不少生活费呢。” 裴佩气得咬牙切齿,再打过去,裴爸已经关机了。 她立刻找秦卫帮忙查到裴爸的行踪,得知他买了机票去马来西亚,便立刻搭乘计程车赶去机场。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可前行的车列移动速度却是慢如蜗牛。 裴佩心急如焚,顾不得自己还踩着一双高跟鞋,便支付了车钱,推开车门打算跑去机场。 “该死的老爸,哪有这么坑自己女儿的?我这次一定要逮住他,让他把话给我说清楚!”她嘴里念叨着,心里又气又急。 但跑了不出五十米,忽然前方一辆豪车驶来,眼看着就要撞上裴佩,她下意识地顿住脚步,谁知高跟鞋一崴。 “啊——” 她惊呼出声,一个踉跄,双膝跪倒在地上,身体也下意识地匍匐在地上。 顿时,双手、双肘和双膝都磨破了皮,全身剧痛无比。眼泪都痛出来了,蓄积在眼眶里,难受得她直咬唇。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,她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那辆车,面色顿时一白。 天!对方开的可不是普通的车子,竟然是一辆价值数百万的劳斯莱斯,豆大的汗珠,从她额头上流了下来。 裴佩怔愣的时候,劳斯莱斯驾驶座上走下来一个男人。 那人一下车就骂骂咧咧地道:“喂?你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?这里可是机场路,来来往往这么多车,你怎么走在大马路上呢?知不知道这是谁的车?” 裴佩惊魂未定,一时愣住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 “不知道你乱跑什么?耽搁了我们二少爷的时间,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?!”对方显然是一位司机,大概是仗着主子是豪门少爷,口吻显得很高傲。 明明是对方车子开得太快,却反过来说她乱跑,裴佩眉头一皱。 “我承认我是不该走这段路,但是我是看见没车,才从这里抄近路走的。话说回来,先生,你是不是把车子开得太快了?如果不是你把车开太快,我也不至于摔倒。” “我开太快?呵呵,我看是你就是一个碰瓷的吧?” 一听说碰瓷,周围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。 见周围人越来越多,裴佩憋红了脸,口无遮拦起来,“你话说八道什么呢?你才是碰瓷的呢!你们全家都是碰瓷的!” 她看了看腕表,发现时间还剩不到十分钟,内心不禁越发着急起来,要是她再把时间耗费在这里,肯定赶不及拦阻老爸了! 想到这里,她顾不了那么多,急忙转身往机场大厅跑去。 但皓腕一紧,她回头,那名男子气势汹汹地瞪着她:“站住!” 裴佩皱眉,“我现在不追究你的责任,你还想怎样?” “那可不行,让我先录个视频,免得你这个碰瓷的反悔!”男子说着,真的掏出手机来,打算拍下她的脸。 裴佩也恼了,“我说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?!” “小王,出了什么事?”那辆劳斯莱斯里传来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,口吻有些不悦,透着一股低调的高贵,莫名让人觉得不真实。 裴佩之所以发愣,是因为她隐约觉得车里那人的声音,好像在哪里听见过。 那司机瞪了她一眼,一副‘你看吧’的眼神,搞得裴佩气恼无比,而正在这时,上空中一阵飞机飞过的呼啸声,她抬头一看,正是老爸乘坐的那架飞机。 她暗叫一声不妙,忍着手痛赶紧给老爸打电话。 电话里依然是一阵机械化的女声‘您说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’,她忍不住低咒了一声,胸口里说不出的愤怒,所有的怨气一股老全都涌上来。 她扭头瞪向劳斯莱斯车主,无名火蹭蹭蹭地往上冒。 说她是碰瓷女,是吧? 那好!她就当一次碰瓷试试! 主意打定,她朝着那辆劳斯莱斯走去。 “喂!你别给我赖在车上不下来!你的司机闯了祸,你是不是也该下来看看!喏,你看看吧,他车开太快,害我摔跤受伤,还害我赶不上飞机,你说这个损失怎么赔?!” 咔嚓一声响,车主果然打开了门,从车里下来。 先踏出来的是一只黑色的意大利定制漆皮鞋,继而男人从里面垮了出来,笔挺的西装,一双一米多高的大长腿,下来之后男人还优雅地理了理西装。 裴佩的视线下意识地顺着男人的那双高档皮鞋往上,最后定焦在他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上。 被打理得格外有型的黑发,鬓角没有一丝凌乱,衬托出雕刻般的脸部轮廓。 他的五官很精致,眼睛也是她喜欢的狭长魅惑型,而且也看得出来,他是个爱干净的男人,连眉形都是修理过的。 只是,为什么她觉得这个男人看着很眼熟? 但裴佩确定,除了好闺蜜沈如画的老公,她的老板厉绝以外,她不认识别的豪门贵胄,那这个男人…… 蓦地,她想起什么,指着对方大叫:“是你?楚之衍!”